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兼大型生肉站。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狐汉三。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证明我今天在干活……xd是和阿鹤鹤的联动xxx

【带卡】星海与船

1.可爱的少年们✔

2.是空间的关键词点梗,关键词RT是【星海与船】✔

3.一发很温馨的短打✔

以上,祝您食用愉快(。・ω・。)ノ♡

+++++++++++++++++++

“你可别睡着了。”


身后传来了令人不快的声音。带土固执地盯着头上缀着一片星辰的天空,既不回话,也不愿转过头分给他那同班的死对头一点注意力,撑在船面上的双手有些发酸。


不用想也知道现在他身后的卡卡西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带土在心里气呼呼地想着,在心里快速地勾画出了一个骄傲又刻薄的白发少年的形象,连眉毛上扬的弧度都精准的卡在了对方总爱停下的位置,一双偏狭长的眼放松着生出一股子尖利。


他是讨厌极了这张脸,也讨厌极了对方不饶人的嘴巴和傲慢的态度。但今天的卡卡西似乎有点不同,那张总爱挑他刺的嘴这个时候安静得不似真实,像是他在这叶漂浮在水面上的小船上做的几个好梦中的一个。


没有得到回应的卡卡西在他的身旁坐了下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在他们中间隔了大约一小臂的距离。尚且稚嫩的少年们抬头仰望着没有尽头的星空,银色的碎屑跟着月光流进了他们的眼里、心里,于这战火纷飞的时代给予了他们一点微不足道的慰藉。


——死去的人会化为永恒的星辰,然后在天上注视着人间。


这是某个夏夜,一对父子间说过的故事。


END

【双黑】工作证

1.来自空间的关键词点梗,本次关键词是【工作证】,双黑无差✔

2.小练笔注意,一个交换情报的cut✔

3.女装宰注意✔

4.影帝双黑出没✔

以上,祝您食用愉快>3<

+++++++++++++++++++++

杯里的咖啡快要喝完了,但一同下单的简餐却迟迟没有被端上来。男人焦躁地看了看腕上的手表,额前的亮橘色发丝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划了个弧度,把清晨阳光好容易带来的一点热度都挥散殆尽。


这看起来显然不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从那双毫不掩饰愤怒的眼眸里便能窥见几分。他大概是每个工作日早上都要抓着时间追赶公车或者地铁车次的那几亿人中的一个,到了晚上也许还有面临各种无聊辛苦又没有额外酬劳的加班,等到没有办法回去的时候才将将做完上司临时加派的工作,随后无奈地顶着黑眼圈睡在椅子上迎接第二日的到来。


“喂,你过来!”


距离最近的女侍者被男人用粗鲁的声音叫了过去,脸上维持着礼貌的营业性笑容。过膝的长裙摆在她转身的时候绽成了一朵花瓣微拢的花,蹬着四五厘米的高跟鞋的笔直双腿没有一丝颤抖,让男人不由自主地咋了咋舌。


“请问您需要什么呢?”


略低的声线听起来有些不符女服务生这一身可爱俏丽的打扮,那不含任何情绪的公式化询问让男人的火气顿时又上了几分。他似乎是故意挑了这么一个看起来还很年轻的小姑娘发作的,像很多人一样,在自己不顺心的时候,随便找了一个比自己弱小的目标作为负面发泄情绪的出口——何况此时此刻,他有足够正当的理由去责难眼前的女孩。


“我需要什么?怎么不看看你们刚刚的点菜单!你看看,还有三十分钟就要九点了,都快来不及赶车了!我要的东西还没有上来!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满是愤怒的质问声让咖啡厅里的空气凝固了,店里播放的本来能让人放松下来的钢琴曲在此刻沦为了无用的背景音。所有人都悄悄把目光向投向了爆发了冲突的那一桌旁的两人,不约而同地确定了他们今天茶余饭后的闲聊内容。


女孩看起来有些绷不住了,一开始上扬的唇角也隐隐有下垂的趋势。其实对于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八岁的女孩子来说,她已经做的很好了,即便已经有些红了眼圈,她还是努力地控制自己,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失态,不明显地深吸一口气,向着面前发难的男人深深低下了头。


“我很抱歉,先生。这是我们的疏忽……为了不耽误您的行程,我们现在马上给您打包一份,另外给您免单,您看这样……可以吗?”


像是不敢面对眼前气势汹汹的男人,女孩子规矩地维持着动作,声音里透着些哽咽。而要求得到了满足的男人见状也放软了口气应允下来,没再为难对方,自顾自地在座位上拿出手机刷了几下,等着自己的东西送上来。


也许是想尽快把他这个瘟神送走,女孩前脚刚离开三五分钟,后脚就带着套好了纸袋的餐盒走了回来。她勉强对着眼前的男人挤出一个笑容,然后转身就逃一样地快步远离了他,连句敷衍的客套话也没说。


不过这也足够了。


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服,男人拎起没什么重量的纸袋走出了咖啡厅的门,纸袋里面静静躺着一张伪造的工作证和一份详细的线路图。



END

【新快】乐高

1.可爱的一发日常✔

2.来自空间的关键词写脑洞,本次是【乐高】,特意用作复健认真写了✔

3.和之前写的脑洞【北极熊】有所关联✔

以上能接受的话,祝您食用愉快(๑´ㅂ`๑)

+++++++++++++++++++

建造一座桥梁需要花费几年的时间,烤出一盘香喷喷的苹果派则需要几个小时。不论是复杂还是简单的创造都需要以小时为单位来计量,可如果借由手里这小小的立方块来实现,上面那些东西也不过二十三分钟就能建造完毕——按理来说本来应该是这样的。面对眼前那一大堆五颜六色混杂在一起的积木块,黑发少年泄气般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顺势将右手攥着的那一小块积木丢回了由它的同伴组成海里去。


牛皮吹得太大,牛会飞到天上爆掉。


如此浅显易懂的道理,从小开始就在快斗的耳朵里进进出出过不下几千遍。可时至今日,在吃了不下十几次的亏之后,他还是重蹈覆辙,再次栽在了这个年代久远的坑里。


魔术师灵巧的手可以从虚无中捏出一只玫瑰,却不能在简单图示的指导下轻松地拼接出一只鞋子。眼瞧着离工藤带两个小魔头回家的时间越来越近,只拼出了三分之一的模型是万万拿不出手的。毕竟在两个小不点离家前他可是信誓旦旦和他们说过这世界上可没有什么能难得到他这个魔术师的事。


就算一直干盯着眼前的惨况,积木也不可能自己跑到自己应该在地方。在普通地完成任务的可能性已经无限接近于零的情况下,黑羽果断地开始在脑袋里搜寻其他解决问题的方法,捏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旋即露出了一个狡猾的笑容。




“我们回来了。”


去超市大采购了一番的三人拎着一大堆的东西(其实只有工藤在拎)走了进来,还没来得及放下食品袋就看见黑羽得意洋洋地托着一个盖着红布的东西向他们走了过来,那副心情大好的样子让工藤本能地感到背后一阵恶寒——凭这么久的同居经验来讲,一旦黑羽无缘无故地露出这种笑容,那就代表他离倒霉不远了。


线索:出门前的约定、被红布盖着的不明物体、黑羽莫名的笑容。


只见在头脑里飞速整理出一条思路的工藤身子一颤,丢下手里碍事的重物就要往最近的厨房跑。可早就做好了安排的黑羽又怎会让他顺利溜走,电光石火间便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带着过于浮夸的演技和工藤来了一个激情碰撞,硬是把原本还算整洁的玄关在几秒钟内变成了车祸现场,日用品同食物可怜兮兮地躺在散落得满地都是的乐高积木间,不幸成为黑羽肉垫的工藤只觉得自己的后背受到了一万点伤害,离瘫痪可能就只差那么一点点的距离。


“痛痛痛,糟糕!名侦探你怎么也不接住,我拼了半个小时的杰作就这么全毁了,要怎么给他们看啊——”


预料之中拉着长音的埋怨在头顶上方响起,知晓了黑羽到底在打什么算盘的工藤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心情嫌弃起对方近期明显增加的体重。不就是给自己拼不完积木找理由吗,要是他今天从地板上起来发现自己后面起了淤青,他百分百要断了黑羽快斗一周的点心。


“好了,我要被你压死了。快起来收拾。”


熟悉了套路的工藤不打算接黑羽的话茬,平淡地把还在喋喋不休的人从自己身上推开。要是过了这么久还习惯不了对方的做事风格,那他现在恐怕就不能安稳地在家里发愁怎么收拾黑羽造成的混乱,而是直接被气死躺在棺材里了。


不过好在目的达成了的黑羽也不在意工藤的态度到底如何,只是心情好地从工藤身上慢悠悠地爬起来,拍拍自己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眼瞧着就要闭着眼昂首阔步离开“犯罪现场”,却在前脚落地的那一刻痛苦地发出了惨叫,接着失去平衡回归了大地母亲的怀抱。


踩到乐高的疼痛级别是几来着?


冷漠地盯着被黑羽踢到自己手边的乐高,工藤又默默在后面添了句“活该”。



END

欢迎我家宝贝儿们(๑´ㅂ`๑)太可爱了www

ML的b5超厚合志,r级注意,281r不包邮xx  2P是其中一页xx有意请私信x

徒野太太的银时中心小薄本,大概是二十代的银桑的故事xxx第二部分w第一部分链接见评论w

徒野太太的银时中心小薄本,大概是二十代的银桑的故事xxx第一部分w第二部分链接见评论w

卡卡西中心合志【Remember】里面的一则x卡先生和七班www复健慢慢来……过两天再写文啥的……【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