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

【带卡】发夹(糖度百分百组的段子系列01)

1.糖度百分百组的小段子系列,设定戳前面✔

2.这次的糖度实际不大够,但我觉得还是甜的,而且我还特意补充了一下后续对话,以免你们觉得吃到了玻璃渣x信我,你们看设定就知道了这个故事本身后面就是个甜腻向的✔

3.算是给 @咚长一米八_手可摘星辰 的点梗段子✔

4.关于意志活动减退的科普在最后✔

以上祝您食用愉快(๑•̀ㅂ•́)و✧

+++++++++++++++++++++++++

01【发夹】


处于青春期的少年发育的飞快,就连头发的生长的速度也提高了不止一截。带土眼瞧着卡卡西没有护额束起的发帘在这万物复苏的季节也像植物般长势凶猛,一片的银白不出几天就把对方的双眼遮了个严实,严重影响了卡卡西的视线。


虽然起初带土是想帮卡卡西剪剪头发的,但一考虑到利器对于现在的卡卡西会产生的影响,他便果断地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对于一个意志活动减退的人来说,一把锋利的剪刀实在太危险了。谁知道对方会不会在生病的情况下,趁他不注意拿剪刀自杀呢?毕竟卡卡西的意志力减退已经相当严重了。


思来想去,带土在某天早上带着红豆糕回家的途中终于灵光一闪想到了办法。他兴冲冲地跑去一家卖小饰品的商店选了一小盒五颜六色的发夹,厚着脸皮排在一群女孩子后面等待付款。


不能剪掉的话,别起来不就好了吗?


好容易顶住女孩子们好奇的目光跑回家的带土顾不得吃上一口热气腾腾的红豆糕,便提着装发夹的袋子半跪到坐在回廊边缘的卡卡西身前。他用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指轻轻拨开对方如雪的额发,在让那双异色的眸一点点地重新展露在他的面前的同时,捏着几支红色的细发夹笨拙地别好被扫到两边的头帘。


“卡卡西……”


他张张嘴,低声唤着对方的名字。决定下次还是不要给卡卡西别红色的发夹了——那发夹的颜色与对方左边眼眶里的写轮眼太过相和,刺得他眼睛有些酸涩。




“卡卡西,你的头帘又长了。”


“哦,那你给我别上吧。我手占着看书呢。”


“不要红色的可以吗?”


“随便,你别就行。”


TBC


+++++++++++++++++++

意志活动减退表现:


意志减退表现为患者意志活动呈显著持久的抑制。临床表现行为缓慢,生活被动、疏懒,不想做事,不愿和周围人接触交往,常独坐一旁,或整日卧床,不想去上班,不愿外出,不愿参加平常喜欢的活动和业余爱好,常闭门独居、疏远亲友、回避社交。严重时,连吃、喝、个人卫生都不顾,甚至发展为不语、不动、不食,可达木僵状态,称为“抑郁性木僵”,但仔细精神检查,患者仍流露痛苦抑郁情绪。伴有焦虑的患者,可有坐立不安、手指抓握、搓手顿足或踱来踱去等症状。


严重抑郁发作的患者常伴有消极自杀的观念或行为。消极悲观的思想及自责自罪可萌发绝望的念头,认为“结束自己的生命是一种解脱”,“自己活在世上是多余的人”,并会促进计划自杀,发展成自杀行为。这是抑郁症最危险的症状,应提高警惕。长期追踪发现,约15%的抑郁症患者最终死于自杀。自杀观念通常逐渐产生,轻者仅感到生活没意思,不值得留恋,逐渐产生突然死去的念头,随抑郁加重,自杀观念日趋强烈,千方百计试图了结自己。


——来源【百度百科】


再补充个说明,务必结合设定看哦!最后的对话之前都是卡十四岁还发病的时候,后面的对话卡已经二十五咯!


【带卡】小甜饼的段子一发✔


1.仔土和仔卡,回村土哦哦哦✔

2.给 @狐漢三。 阿鹤的爱的投喂✔

3.基本梗来自刀剑圈的一个非公式bot,但是其实还是挺不一样的……大概?【x】✔

4.最后,食用愉快✔

++++++++++++++++++++++
带土很生气,因为可恶的卡卡西顺走了他给他准备的秋刀鱼。虽然那条秋刀鱼一开始就是他准备好送给卡卡西的,但礼物被要送的人这么一声不吭的拿走还是让他觉得很不愉快。

“我要去找他算账!”

忽略掉某人在早上就出门去做了任务的事实,带土气势汹汹地就要出门去追人讨个说法。好在一旁的琳和凯拉的及时,这才避免了不长记性的宇智波带土同志因为无许可出村而被判禁闭的惨剧再次发生。

不过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他一个大活人还逮不住一个一定要回家的卡卡西?于是智商上线的带土气呼呼地坐到卡卡西家门前蹲点,咬着一盒新鲜的红豆糕就仿佛被弃在家的小狗仔,委屈巴巴的坐等接任务接到连轴转,几乎不着家的卡卡西回家。

一大盒红豆糕很快进了带土的肚子,没有吃食补给的时光难熬无比。带土盯着脚边的一小株还未开放的野花,沾着零星红豆糕碎屑的手指轻柔又胆怯地戳了戳花儿那还没有他的小手指的指甲大的叶片,谨慎严肃的表情就好像他面前的不是一株柔弱无力的花朵,而是一颗即将爆炸的炸弹。

“笨蛋卡卡西……”

他低声地念叨着,对着那不能说话的小花开始肆无忌惮地抱怨起卡卡西最近过分的地方。自他们从神无毗战里死里逃生,卡卡西就变得越来越奇怪了,不仅脱离了他们的小队,甚至还加入了暗部,虽然他承认对方的态度确实比以前好了,可是……

想了想上次撞见的对方破破烂烂的模样,带土的脸扭作一团。

——他不喜欢卡卡西受伤。

没有恶意的数落还在继续,太阳也在无声无息中缓缓移去。当带土说的口干舌燥,不得不站起来活动活动酸麻的腰和双腿的时候,消失了整整两天的卡卡西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了。带土看着银白发的少年撑着一只无精打采的眼睛不明所以地注视着自己,戴着黑色手套的手在白色的面具上蹭开一块块的红 。

第二次的,带土生气了。连带着之前被拿走秋刀鱼的怒火,带土气势汹汹地开口质问道:“喂,卡卡西。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一声问得很理直气壮,带土那明显认真的表情让卡卡西有些迟疑。他不记得自己最近做了什么能让带土这般置气的事,而且事实上他们俩最近都没有怎么碰面,更不要提什么拌嘴吵架了。

思索无果的卡卡西认命地叹了口气,衣物黏在身上的感觉真的十分的不好。为了不让自己在带土身上浪费更多的时间,无可奈何的卡卡西试探性地开了口,希望带土能快点放过他,让他去冲个清凉的澡。

“呃……我回来了?”

简单的一句话神奇地浇灭了带土的怒火,他的两只本是高昂起来的手臂也在这无缘由的宁静中卸了力气。卡卡西略带犹豫的话犹如一股清风吹拂过他的心灵,把埋在他心底的那颗蕴含着不知名情感的种子吹生出了娇嫩的芽。

“……欢迎回来。”


END

甜吧wwww我是甘党XDDDDD

想了想把P1删了留张好看的xddd女装注意xddd非性转的仔卡xd我爱水手服和发夹xd

唔啊啊啊啊qwqqq阿鹤我爱你啊啊啊啊啊qqqq这组我发誓写出来啊啊啊啊啊

狐漢三。:

「晚上好、故事已经开讲了唷。」

@Guilt 君的文豪带土与青行灯卡卡,卡瓶颈没有图力,打了一万个草稿也画不出来想画的场景,先随便摸个小鱼吧。

【卡卡西相关】个人文章产出整理集合★

带卡


[糖度百分百组相关]


【糖度百分百组设定】

见此


【我亲爱的旗木卡卡西先生】(完结HE)

01



[独立中短篇]


【论斯坎儿是情敌是可能性】(完结HE)

上篇    中篇    下篇①    下篇②    下篇③


【悲剧美学主义患者】(连载中,HE预定)

上篇    中篇


【Sweet Devil】(完结HE)

01


【Lonely Shit】(完结BE)

01


【接文】【恶紫夺朱】(完结,HE)

见此


【点梗段子】【武士x妖狐】(HE)

01



[独立长篇]


【假的卡卡西】(连载中,预定开放性结局)

01


【交错】(缘更系列,HE预定)

01




和卡


【教导失败】(完结HE,车)

01




带卡/双卡


[依存组相关]


【依存组设定】【暗部卡x六代目卡】

见此


【六代目贴身暗部的一天】(完结,HE)

01


【段子集合】

01    02


+++++++++++++++

归档会持续更新✔


【带卡】悲剧美学主义患者(中篇)

1.回村书迷土x悲剧畅销小说作者暗部卡✔

2.继承了所有时空卡卡西记忆的暗部卡✔

3.确认HE,请放心阅读✔

4.有关卡卡西写的小说里面的人物的设定请戳这里

5.感谢沙场不懈的催稿  @沙场醉魂 ✔

上篇

我错了q最近实在忙成Dog而这篇一次更新量又太大q是什么让我有了这篇能三章完结的错觉……下篇会分成一二两部分的q不然又要挂了q这篇完整估计是1w+吧……

++++++++++++++++++++++++++++++

带土敲门的时候卡卡西正在为倒数第三章的稿子做最后一点润色,带土这猝不及防的暴力敲门法吓的卡卡西手一抖,差点把墨水洒到已经准备好的稿子上。卡卡西的手速在《繁花锦》的签约作者里算是十分快的的了,再加上这个故事他本身也构思了很久,所以虽然明面上连载才到中前期,但实际上在他的手稿里,这篇故事已经接近尾声,就差最后两章,这篇故事就将走向终结。

从容不迫地收拾好桌面上的稿纸和相关用于写作的东西,卡卡西倒也是不担心带土会突然闯进来。他在大宅的门和窗口都布设下了小小的防卫设施,倘若带土要强行闯入的话,他是肯定要先被电个全身麻痹,不过个十几分钟是无法行动的。而至于带土自带的那个神威外挂,卡卡西表示带土要是敢用那个进来,他就开神威把他怼回去。

再三确认所有东西都放好了后,卡卡西撑着一双死鱼眼踱步到门前开了门,冷着脸将自家可怜的房门从这个下手没轻没重的人手里拯救出来。他极为嫌弃地瞟了一眼面前明显目的不纯的人,作为久别不见的见面礼,张口就给带土来了一句直白的嘲讽。

“哟,许久不见,你是继续往肌肉白痴的方向发展了吗?”

“笨蛋卡卡西!我这是好心来叫你!你肯定又想逃了这次聚餐是不是?!别想跑!还有我这是结实!总比你个豆芽菜要好的多!”受到竹马久违嘲讽的带土几乎是立马就没心眼的被对方撩了起来,瞪着仅存的一只眼睛俯视着对方,分分钟忘了出发前的宏伟大计——是的,大卡卡西一岁且正处于发育期的带土今年身高突然比卡卡西多窜出了半个头,可算是给他找回了一点胜于卡卡西的平衡感。现在他们站在一起,卡卡西只能仰视着带土。

“哦,那也不是你差点干掉我家门的理由。”卡卡西危险的把视线落到带土放在摇摇欲坠的门上的手,成功让对方讪讪地把手收回身侧,小老虎一秒变成怂兔子,“进来吧,我换件衣服就和你走。”

随意地把某人丢在客厅,卡卡西便径自回了房间换衣服,往上身紧贴着肉的黑色无袖装备暗部的马甲和护具,打开的衣柜里一大堆熨烫整齐、几乎一模一样的战斗服能硬生生逼疯任何一个生活丰富多彩的正常人类。他明知道他自己执拗地穿着暗部制服的行为会惹辛久奈不高兴,可他仍是宁愿选择这件方便随时应对突发事件的衣服,提防所有潜在的危险。

扣好护具最后一个扣子,卡卡西回到了客厅,想要告诉带土自己已经做好准备,可以出发了。但是当他回到客厅的时候却发现那只大个的“兔子”不见了,他疑惑又有点局促地叫了一声带土的名字,顺着对方的查克拉抬腿地走向了自家的书房。

直到四年前,旗木大宅的书房里面放置的还一直都只有旗木朔茂故去前的藏书,大大小小的书架积了一层薄灰无人打理。而如今这方采光良好的房间里不仅一尘不染,在书房的右角也多添置了一书架卡卡西珍爱的书籍和一套崭新的桌椅。

经历过神无毗桥一战的卡卡西可以心平气和地重新打开这间书房,然而这不代表他可以忘记父亲的死亡和梦里的那些“他”的人生。鲜红色的诅咒温柔地拥抱了他,他用尽一生也偿不完他的罪孽。

“带土……?”

缓缓拉开书房的拉门,卡卡西的呼吸在他自己都没觉察的情况下停了一下。他惊诧地看着带土认真地捏着书架上他不经意放上去的杂志社送给他的样刊,对方眼中那闪闪发亮的光芒令他觉得眩目。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呢?

贤十的大脑少有的没派上用场。卡卡西失语般盯着黑发的发小,像是看见今天的太阳是打西边升起来的一样。在他的印象里带土是绝对的厌书派,今天怎么会拿着刊登了他写的小说的杂志,还一脸兴奋呢?一定是错觉,错觉……

“卡卡西!原来你这家伙还是有点品味的嘛——来来来,让带土大人给你推荐推荐好文!我和你说啊,秋刀鱼老师的文都是精品,你一定要……”

呵,错觉个鬼。

生无可恋的忍受着向自己卖着自己写的小说安利的带土的狂轰滥炸,卡卡西表示这清奇的发展就和脱缰的野马一样,完全不受控制。

于是乎,在接下来他们两个去往水门老师家的路上,带土喋喋不休的说了一道。而听的耳朵磨出了茧的卡卡西简单总结了一下,对方的中心论点也就三个:一,秋刀鱼老师文笔好;二,秋刀鱼老师全能万岁;三,秋刀鱼老师是神。以一言蔽之,就是全力捧他,顺带夹了几句希望这次的连载Happy End。

能得到带土这么高的评价和期待,卡卡西心里五味杂陈。一开始他写作就只是为了宣泄心理压力,其实根本没想过他写的东西能如此受欢迎,甚至成功的让他基本不看书的发小喜欢上了看书。且另外他目前刊登着的这个连载的结局他在提笔时就确定了一个相当悲情的结局,于他设定的这个世界里,那两个少年的未来是不会有“未来”可言的。

刚刚有些解冻的心脏此刻又堕回冰窖,卡卡西停驻在水门家门前,强忍住找借口逃走的冲动僵在原地。他强迫自己抢在带土之前率先敲响了眼前的房门,在忐忑的等着里面的人来开门的几秒钟里冷静地切断了自己的退路,全身的肌肉在大脑分泌的肾上腺素的刺激下不自觉地绷紧。

不能让他们发现异常,起码不是现在。

情感离开了身体,理智在血管里游走扩散。卡卡西的身体和灵魂被人为地分成了两部分,纵使灵魂怎样哀哀地嘶吼着,身体也岿然不动地显出一如过去的冷淡。

灵魂的他眼睁睁看着身处现实的他和带土还有琳坐在了水门家餐桌的一侧,另一侧的老师面带笑容,嘴巴一张一合的像是说了些什么,却一句都进不到他的耳中。热情的辛久奈师母为他们端上了香喷喷的饭菜,充满活力的神态感染了除他之外的在场每一个人。

他在那木质的椅子上如坐针毡,唯一感到些许安慰的是鸣人在他们来之前便吃饱睡下了。卡卡西一点都不想面对鸣人那双清澈的水色眸子,原因是每当他看着那双眼,就觉得自己这种混入其中的脏污是不应该存在,不应该被看见的。

小孩子的眼是如此的明亮无垢,映出来的他又是如此的不堪。

想到这里卡卡西觉得更难受了,嘴里的可口秋刀鱼也变得没了滋味。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节奏,大脑一阵阵的刺痛扰得他无法对焦上视线,连自己伸出去的筷子都不知道具体戳到了鱼的哪个位置,只是胡乱的一挑,将下一口鱼肉送进了嘴里。

苦涩的味道,眼前闪现出手抽出尸体的画面。幻想中温热的血飞溅到他的脸上,卡卡西的瞳孔猛地放大,握住筷子的手也轻轻地抖了一下。

“卡卡西?最近太累了吗?”观察细致的水门关心道,忧虑起自家最优秀的学生的身体。他可以说是几人中最常见到卡卡西的一个了,但碍于工作,他亦有好长时间没和卡卡西聊过什么,关于对方仅有的一点情报也只限于和卡卡西同队的人报告的只言片语。

“没有,老师。只是有点小感冒。”

以事实来讲,卡卡西没有说谎。他的确患了轻微的感冒。虽然这和他刚刚的失态没什么关系,但也足够成为一个掩饰的理由。

“卡卡西,你确定你没事吗?用不用我帮你看看?”

“是啊,让琳看看吧?我可是刚刚从琳这儿学会了大补汤哦!正好可以一展身手!”

“嗯,我没事,不劳费心了。”

游刃有余地推拒了琳和师母的建议,卡卡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决掉完晚餐,抢在在身边的那颗不定时炸弹爆炸前撤离了餐桌,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很累了,不想再节外生枝和带土拌嘴,也不想在离开前再出什么差错。

突如其来的倦怠感爬上了他的身体,卡卡西陷在水门家柔软的沙发里昏昏沉沉地起了睡意。大抵是他太久没接触到这种安心祥和的氛围,在无人打扰他的情况下,他的意识竟自然的随着时间汩汩流去,托着他滑向无梦的深黑。



木叶夜晚的街道总是格外寂静。带土背着卡卡西融在夜色中,不知为何满脑子都是背上睡的正熟的人。

伏在带土背上的卡卡西很温顺,呼吸浅的他几乎无法察觉。没有护额收拢的银发随性地向下耷拉着,有一下没一下地磨蹭着带土的后颈,撩的他心里痒痒的。

旗木宅离水门老师的家有些远,徒步走大概要三十多分钟才能到。由于卡卡西在聚餐上发低烧睡着了,四个人一商量也没忍心叫醒他,简单给他喂了点退烧冲剂,就派了没什么事的带土送卡卡西回家休息。

受了琳和水门教训的带土没敢用神威带卡卡西回家,仗着自己有时空忍术乱开神威的下场就是右眼视力的下降。多亏入秋凉爽的天气,背着一个一米七几的少年走了这么远,他倒是也没出多少汗。只肖夜风一吹,额前那薄薄的一层便无影无踪了。

脱鞋开灯,带土先轻手轻脚地把卡卡西放到沙发上,随后直奔对方的卧室而去,拿出对方壁橱里的棉被铺到榻榻米上,将烧还没退的卡卡西转移过来,为其掖好被角。

这不是他第一次进到卡卡西的房间,不过这是他第一次能自由地在卡卡西的房间里活动。带土借着写轮眼良好的夜视能力在熄了灯的房间里探索,闲不下来的手好奇地把玩过卡卡西桌面有序摆放的小物件,还带了点坏心眼地拉开了卡卡西书桌的抽屉,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到些卡卡西的小秘密。

“嗯?这是……?”

写满了字的一打稿纸孤零零地躺在抽屉里,上面的两个名字瞬间吸引住了带土的眼球。


TBC

好的x卡掉码了XD请给我爱与支持……QwQ一次更新3000+要死q

hummm,群宣,带卡only,48小时之后删tag( •̀∀•́ )

主要目的……看群名qwq求甘党求he同好x想吃甜腻腻的带卡xd

以上xd欢迎脑洞旺盛的孩子xd我们是甘党,甘党(。・ω・。)ノ♡

Guilt不太会说就这样啦【捂脸】

【带卡】假的卡卡西 01


1.回到过去cosplay仔卡的四战土✔

2.全程被骗的仔土✔

3.论两个堍如何演完剧本✔

4.基本全程活在回忆里的卡卡西✔

5.谁才是赝品呢( •̀∀•́ )✔

6.中长篇,开放性结局✔

++++++++++++++++++++++++++++

我是谁?

淅沥沥的水声停歇在淋浴的开关被合上的一刻,浓重的水汽消散后出现在光滑的镜面里的是一位少年的身影。那少年冷着一张精致的脸站在浴室的镜子前,银白色的乱发在水的作用下乖顺地贴在他的面颊上,调皮的水珠顺着下垂的发尖毫不犹豫地纵身跃下,在瓷砖上炸成千百点细碎的晶莹。

旗木卡卡西。

任谁看见这张脸都会叫出这个名字,尽管几乎没有人见过旗木卡卡西面罩下的那半张脸。那头辨识度极高的银白色的头发就像这个小天才本人一样惹人注目,在众人的默认中成为了这个少年的一大醒目标识。

可少年知道他不是,也不可能是旗木卡卡西。因为在那天他亲眼看见了旗木卡卡西的死亡,不论是属于这个时空的卡卡西的,还是本应该属于他的时空的卡卡西的。

血涌的到处都是,翠绿色的草坪被大滩黏稠的猩红色污染得看不出原来漂亮的模样。他看见那银发的男人的右手沾着鲜血,而他脚边的银发少年闭着眼,被洞穿出狰狞空洞的胸口早已没有了起伏。

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十几年前的那天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死去的人变成了卡卡西。银发的男人笑着在他惊诧的目光中举起了还缠绕着丝丝电光的右手,那双异色眼眸中的流露出的坚定犹如淬火的利刃一般割裂了他的神经。

“这是最好的开始,带土。所有人都会幸福——只要没有旗木卡卡西。”

在那句话的尾音收起的刹那间血花四散,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反驳什么。那银发的男人就如同先前的银发少年一样跌落在地上,更多的血把这片土地化为地狱的坟场。他呆愣着看向眼前两具渐失温度的躯体,两个血肉模糊的、直接贯穿整个身体的空洞灼伤了他的眼睛。

卡卡西已经死了,真切的死在他的面前。这个世界再无那个骄傲如刃的天才少年或是一个温柔强大的精英上忍,有的只是一个顶着“旗木卡卡西”皮囊的可悲赝品罢了。

“赝品。”

他用额头抵着镜子说,像是要借此更加凑近镜子里的那张线条仍很柔软的面庞。可镜花水月终究是无法存在于触及到的彼岸之处的东西,这徒劳的行为得到的回馈也只有镜面刺骨的冰冷,冷的足以冰封一个残破的世界。



“卡卡西?你在走什么神。”

身边的上忍轻轻推了推他,压低声音提醒带土现在还在任务中。他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虽然有些迟疑但还是迅速反应过来身边的这个人是在叫自己,并且迅速地把自己的注意力拉回到眼前的任务中。

说来讽刺。他,曾经的宇智波带土,自称谁也不是的男人,今日也变成了他口中的“赝品”。他为了卡卡西的愿望以“旗木卡卡西”的身份生存,为的就是卡卡西口中的永远幸福的世界。

没有人痛苦的世界,理所当然的这个世界的宇智波带土也不应该痛苦。或许卡卡西并不清楚自己在宇智波带土心中所占的分量,但他明白,对于那个咋咋呼呼的黑发少年来讲,水门班就是少年小小世界的全部,倘若缺失一角,便会造成整体的崩溃。

失去了卡卡西的世界不会美好,而他却无法指责卡卡西的想法。因为卡卡西的想法不是没有根据的无端猜测,像他那样的思维缜密的家伙能做出这般偏离实际的判断,他错误的表达也一定是其中占了大比例的因素。

换句话讲,事情会发展到目前这个地步,一半以上的责任都在他。

炫目的蓝光跳跃在他的指尖,他承受着由卡卡西开发出的忍术带来的细微的刺痛。使用封印术来完美伪装成另一个人的代价不是没有,只是那代价在本身就拥有柱间细胞和万花筒写轮眼的带土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

“千鸟。”

火属性的查克拉在封印的作用下悉数转化成了雷属性。利用记忆中有关千鸟忍术的记忆,带土在水门班成立之前便使这个忍术重生在这个崭新的世界。他携着雷电与鸟鸣破开了敌人的身体,在右手这骤然盛大的光亮中恍惚间想起了银发人曾几何时的利落姿态。

那才是卡卡西。

“啪嗒。”

缓慢地将手抽出敌方的身体,带土能感觉到对方伤口处烧焦的组织还在运动着箍住他的手腕。血液的腥锈混杂着肉被烧糊的异味,他微微皱了皱眉头,无法理解卡卡西为什么能忍受的了这种叫人恶心的触感。

卡卡西第一次用千鸟的时候十二岁,用千鸟杀死琳的时候十三岁。彼时的卡卡西在以自己的手穿过自己同伴躯体的心情他无法想象,纵然他此时的躯体承载着一个看惯生死的灵魂,他也想不到当年那个比他们小上一岁又见证了父亲死亡的少年在拔出陷在女孩子血肉里的细嫩手指时是带着怎样的心情。

以前的他不曾注意过这些事,现在追悔莫及也为时过晚。他既已犯下了一次大错,那么这次多少也让他做些能弥补的事情吧。

“任务已完成。”

模仿着记忆中银发少年的模样,他侧过身厉声道。


TBC

啊啊,我一定快点把写手卡卡西更完q就这两天qqqqq这个假期其实根本没闲着啊【躺尸】

最后请给我爱与支持啊qwqqqq

十月份的重计更新单(ΦωΦ)


1.《悲剧美学主义患者》中短篇完结

2.《假的卡卡西》中长篇不一定完结

3.《灰色辛德瑞拉》一发完结

4.糖度百分百组段子若干

5.双卡组段子若干

6.剩余点梗x2

7.sz坑的漫长旅途【不是】

8某个sz/lawz的点梗【死目】

9.追加卡卡西中心向

十月份的废话记事本


10.1
昨天在酒店住的还算开心,然后退了房跑到车站旁的KFC等下午的母上,结果可乐全撒了……一个人还没法去买新的,好渴……TwT

10.9
哇哇x感觉自己又开始玩命爆梗了xd

10.12
男神们到了xd挂了一钥匙honey心情不错x

10.13
痛哭流涕……我当初是怎么才傻的以为我能三章结业的【】
明天写段子调调……点梗x1,答应阿鹤的梗x1……【还有读书作业】……

10.15
手绘不能撤销键!!好烦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