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在下Guilt,很高兴与你相遇在此。一个巨型的all本命爱好者。近期沉迷索隆无法自拔,香索/罗索爱好者,吃all索隆。Kara Girl ,TMNT男神Leo,女神Miku。

还剩俩小绿藻钥匙扣xxxx干脆就当福利了xxxx有想要的话说一声哦(๑•̀ㅂ•́)و✧

给大人打call(*ˉ︶ˉ*)图太好看了qqqqq

皮皮_弱比何需战斗:

索隆中心,索受注意


p2这两个人大概真的是私奔了

之前答应Bowa酱 @bowa000 画完的水手服正太藻www大概因为是罗养着的所以是小恶魔(๑•̀ㅂ•́)و✧

【田斩】独一无二的你(原著向,部分情节捏造x)


老物了x希望各位食用愉快x

+++++++++++++++++++++++++


废旧的校舍里充斥着木材发霉的味道,昏黑的空间似乎要将手里的光明也一并吞噬。田噛慢吞吞地走在无人的走廊里,漫无目的地观察着四周——无尽的前方和暗色的布景,死气沉沉的,只有鬼怪才能生存之地。


老实说,他已经感到有点厌倦了,虽然一开始就预感到这并不是个容易的任务,可眼下的状态还是让他觉得烦躁。田噛是个讨厌麻烦的人,这点是狱卒里的大家有目共睹的,不过更让他觉得难以忍受的是在明知道麻烦的前提下还不得不去做麻烦的事情。那看起来很蠢,又耗费精力,如果不是身为狱卒的话,田噛是万万不会与这种事件沾上一点关系的。


楼梯唱着吱呀的歌,吵的田噛已经差不多想重新找个舒服的地方睡觉了。这次的任务有斩岛在应该是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不论是出于同伴还是恋人的身份,田噛都是这么相信的。尽管他们这些狱卒的情感意识有些淡薄,甚至像斩岛那样对于这种东西几乎完全缺失,但很奇妙的,他和斩岛真的在几周前确立了“恋人”的关系,而他也第一次对这种明显很麻烦的事情不觉得讨厌。


或者说,微妙的有些奇怪的类似于兴奋的感觉。那个人,那双眼睛,最好只看见他,就算稍微有那么一点麻烦也无关紧要,被那样专注地看着,血液都会沸腾起来。


这就是人类书上所说的“爱”吧。


“哒哒——”


应该是即将踏上的楼层响起了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节奏平稳,像是经过了精准的估测才决定落脚的时间,每两声脚步声之间间隔的时间都丝毫不差,很接近斩岛的作风。于是田噛没再拖延进程,走完最后几个台阶,来到了疑似斩岛在的楼层寻找斩岛或的踪迹,才过了十分钟左右,便捕捉到了熟悉的影子,穿着制服的海蓝眸狱卒。两个人站在对立的方向,谁也没先开口。


田噛隐约觉得有些不对,握住鹤嘴锄的手也悄悄地收紧了一些。斩岛的确是不喜欢和说话,然而他平时在种时候多少还是会做点回应的,立在对面一句话都不说这种情况根本史无前例。何况他与那个“斩岛”四目相对时并没有任何特殊的感觉,仿佛是在看一面镜子里的映像。


冒牌货吗。


放下手里的灯,田噛冰冷地盯着眼前的人。敢于窃取他相守之人的身份的浑渣,他一个都不会放过。因为斩岛……


“是独一无二的。”


高高扬起的鹤嘴锄带起了大片的玻璃碎屑,在暖黄的灯光下创造出满漫天星辰。




END













【香索】厨子和医生的消息记录(消息记录体,AU,糖度百分百)


【03】

厨子

这个时间……你又做噩梦了啊
那些都过去了,宝贝
我在

……

你现在不在家

噗,亲爱的我可以认为你在撒娇吗?
真难得啊,撒娇的小绿藻——♡

也不想想是谁害的
白痴
给我快点滚回来

我知道啦
还不想睡吗?
明天你说你有手术吧



想听我唱歌吗?给亲爱的你的独家福利哦~
多少女士都想听也听不到的

少自恋,要唱就唱

[语音]
[语音]
[语音]

睡着了吗?

晚安,亲爱的



no.3 end







【罗索】花吐症(下篇完结)(原著向,等级:PG–13)


终于我把这篇拖到现在糊完了xxxx临时更改了文的等级xxxx不知道这个结局是否合你的口味呢w可能略微有点快节奏?但我已经努力克制了x@bowa000


++++++++++++++++++++++++++++++++++

“还真是警惕啊,索隆当家的。”被点破的人也不恼,语气里带了些玩味。他并不打算贸然上前去同索隆搭话,反倒是进一步缩短了两个人的距离,放任自己温热的鼻息带动那人翠绿的发尖。

本以为索隆多少会因为他过于亲密的举动而愠怒,没想到对方却出人意料默许了他的举动。由于位置的问题,罗看不到索隆的脸,但他猜想索隆大概还是严肃地板着面部,可能视线都没挪动一下。

可他错了,索隆突然转了过来,抬头直楞楞地和他对视起来,红色琥珀里倒映出的他十分失态地表现出了慌乱。

猎人步步紧逼,陷入困境的野兽也终于发觉无法逃跑了。它高昂着自己的头颅,始终不放下自己无上的尊严,摆出防御姿态的健美躯体里倾注的是不会屈从于任何的桀骜不驯的野性。

天生的王者如何能轻易就范?

满满的侵略意味在视线的交汇中迸发,索隆率先伸手拽住罗的衣领,一个用力便将对方拉向自己,从而顺利的咬上对方的嘴唇,粗暴地在罗的唇角边留下一小处伤口。

生疏的亲吻,牙齿磕碰着撞到一起。起初由索隆开始的这个吻,主动权却渐渐落到了罗的手中,他温柔的撬开索隆紧闭的双唇,灵蛇般的舌扫荡尽对方口中每一寸角落,又小心地邀约蛰伏在对方口腔深处的小家伙共舞,与那柔软紧紧纠缠,不分彼此。

津液、汗水和他们口中白蓝两色的花瓣混合相融,陌生的感触无限接近于原罪,诱人堕落。他们卖力地在情感擦出的火花中体味本能的甜美,来不及细想引发这一切的源头,只能单纯的向对方索取。

月色醉人,麻痹了人的感官。




刨开两位当事人,那天晚上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只有全知全能的上帝知道了。不过大家打那之后惊悚的发现,两位剑士共度的这一夜不仅仅治好了两个人的怪病,还附赠了更加神奇劲爆的功效——让这两个某种程度上很趋近的人成了一对儿每天必须要闪瞎别人的眼睛才开心的甜蜜情侣。别称,整天无辜的在他们这群单身面前放闪光弹的俩混账。

例如现在,索隆正在夹板上躺着睡觉,那戴着绒帽的红心海贼团团长就凑了过去,大大方方地安全躺在绿发剑士的旁边,顺手还往剑士的发间别了朵来路不明的茉莉花。

真是强烈的占有欲呢。




THE END






【香索】AU设定No.2[黑手党教父x神父(高阶恶魔)]

罗罗诺亚.索隆


生活在地狱里的高阶恶魔大人,翅膀是黑色的羽翼而并非骨翼,是随路西法去到地狱的那一半天使中的一员。原来便是杀戮天使,所以堕落之后便更为肆无忌惮的进行杀戮,晋级晋的很快,成为了十三个拥有高阶恶魔头衔的人之一,压倒性的强气。


堕落之后的原罪是傲慢,会十分不爽比他还要嚣张的人,在地狱里敢和他叫板的生物大概都化成了灰烬,除了某位大剑豪。


身为恶魔自然是服从欲望的生物,在性欲方面开放得很,上人和被上都无所谓。参加过几次巫师们的召唤仪式【乱交Party】,和几个人类巫女做过爱,但是没多大兴趣。后来被某任签约者上了之后食髓知味,很自然的接受了做爱被动方的位置,因为很爽。


就算是被动的一方,床上也很强气,只是在伪装成神父引诱山治的时候故意装的很禁欲,很被动,目的是引诱对方沉沦,让对方最后心甘情愿的交出灵魂,算是在玩弄山治。


恶魔是没有爱的生物,所以索隆也不例外,他可以和任何人上床,但是不会爱任何人。和山治签约以后也许是发生了奇迹什么的,居然隐约有了爱情这种感情。


当初选择山治作为新的契约者的原因就是对方作为新任黑手党教父太过自信狂傲,让索隆产生了蹂躏他的想法,索隆的最终目标就是想看见这个家伙一脸狼狈的落魄模样,想看着这个不可一世的家伙屈膝在他面前。


意外的对人类的小孩子很友好,允许他们近身,会露出难得一见的温柔态度,动物们似乎也完全不怕这位恶魔大人,反而很喜欢他。


明明是恶魔却喜欢伪装成圣职人员,甚至还曾经伪装成天使欺骗人类,看着他们对自己敬畏有加的愚蠢模样总是会觉得很开心,也乐得当这么一个神父,偶尔会帮人类驱除那些敢在他所负责的范围内作死的小魔物。


已经2000多岁了,觉得日子很无趣,所以才会决定和人类签约消磨时光。圣水之类的东西对于他这种高阶恶魔来说最多也只是有些刺痛感,并不能对他造成实质伤害。和人类签约之后他会帮人类实现愿望,代价是那人的灵魂。


虽然是恶魔,主食是灵魂,人类的食物并不能填饱他的肚子,但还是很喜欢人类的食物,尤其是白米。剑术高超,是个三刀流的剑士,不过不遇到值得他拔刀的对手,他是不会用刀的,一般都会用自己的力量虐杀对方了事。


据他而言杀戮不仅是杀戮,同样是享受。和同为高阶恶魔十三人的罗是好友,喜欢和对方切磋剑术,也会相约一起去人间玩乐。


喜欢喝酒,尤其是烈酒,而且千杯不醉,所以去到人间最喜欢去的地方是酒吧。






黑足山治:


文斯莫克家族的新任教父,是这个时代黑手党世界的霸主。因为过于自身年轻而受过无数挑衅和质疑,后来凭借狠辣的手段与无人能比的聪慧头脑让那些反对者都闭了嘴。


作风十分张扬,举办的宴会排场都相当盛大,导致每次都安保工作都十分麻烦,但由于山治精明的判断,所以除了被索隆刻意动了手脚的那次一直是平安无事。


对女士十分尊敬,认为女士都应该是被保护的珍宝,对待也会极尽体贴和绅士,故而在黑道中传出了花心的名声,然而实际上他从未和任何一位女士上过床。


没有同性恋的性向,但是在看到索隆伪装的神父那一刻却是真的被吸引了,本来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可是最后完全陷了进去,喜欢上了索隆,一败涂地。在对方揭示自己真实的恶魔身份之后感觉到了被欺骗的绝望,纵然如此也无法抑制的爱着索隆,和对方签下了契约,愿望是对方能爱上他。


有了索隆以后事业更加的顺利,对索隆不能直呼其名,只能叫对方“Master”。在索隆伪装成神父期间会刻意忽略称呼,因为之后知道了对方的真实性格和身份,看着索隆那副清纯神父的伪装总会有种别扭的感觉。


有着一双灵巧的双手,擅长各种食物的烹饪,对于他来说,其实烹饪才是他的终极理想,但他不可能任性地抛下开始败落的家族不管。曾经有过兄弟和姐姐,但是他们全部死在了他十八岁那年发生的暴乱中,他发誓要让那些伤害自己家人的家伙血债血偿,所以更加拼命地登上了家主之位。


由师父哲普传授了强悍的腿技和烹饪技术,山治很感谢对方,尽管会经常吵架然后被哲普教训,但在山治心里,哲普是相当值得尊敬的存在。



END

由于这篇真的没啥必要交代其他人,所以只有这两个人的设定xxx(*ˉ︶ˉ*)




【香索】花见酒01(等级:G,中短治愈,原著向)


『01』



“樱花凋零的时候是最美的。”



耳畔回荡着那个人的话语,低沉的声线夹杂了几抹轻快之意,听起来煞是动人。可本该是说这话的人在山治转醒之际仍躺在铺着白色床单的病床上,紧闭的双眼不见丝毫要睁开的迹象。

这是第十五天了,距离那个剑士被重伤后昏睡不醒已经是第十五天了。按理说那个恢复力强悍的剑士不应该在病床上呆这么久的,在他们的记忆里,他们船上的剑士不论受了多么重的伤,都会在第一时间爬起来进行没日没夜的训练,凭借自身顽强的意志挺过一次又一次的险况。但这次剑士受的伤似乎并不那么简单,虽然肉体的损伤在乔巴的精心治疗下好得很快,然而索隆一直不曾苏醒过,就仿佛童话里中了巫婆魔咒的睡美人,呼吸平稳,睡颜安详。

期间乔巴有给索隆做过全面检查,得出的结论是索隆的脑部并没有任何异常,只是脉搏微弱,处于一种类似于睡眠的状态无法苏醒。而既然索隆无法醒过来,那他无疑不能通过正常进食来维持自己的生命体征,能保证索隆存活的唯一仿佛便是通过注射营养液来勉强支持索隆。

山治从床边站起来,捞起床上那人布满针孔的右手,密布的结痂小孔组成的扭曲图案下一片青色,看样子怕是不能继续在这只手上输液了,必须换另外一只手了。

心脏蓦地有些生疼,山治瞪着那只被他轻轻握在手里的手,突然想起了刚才梦中的索隆举着浅平碗的那只手,有着健康的蜜色和平整的表面,全然没有此刻的病态。

“混蛋……”

说不出口的思念积郁于心底,待到爆发之前纷繁地化为鼻间的浊气。山治沉默地放下索隆的右手,随后轻车熟路地拉起对方藏在被子里的左手,涂上碘酒,捏着乔巴早就准备好的输液器的静脉针柄部,把针刺入清晰可见的血管中,再细心地粘好棉球和医用胶带。

一气呵成做完这些的山治跌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整夜不正确的睡姿害得他全身酸疼,弄完刚刚那些小事就差不多到了极限,不得不找个舒适的地方缓解缓解疲劳。他现在完全不想回忆起过去两个星期他过的日子,不分昼夜地守在这只睡藻床边,却也仅有昨晚梦见了这混账的身影,重新听见了他的声音。

纵然山治在心里百般否认,他还是必须承认他想那颗丑脾气的绿藻了,想念那家伙和他吵架时气急败坏的可爱样子。他觉得床上的这人要是就此醒不过来的话他就要疯了,因为他和他的那些日常早就成为深刻入骨的习惯,无法被抹去,也无法戒除。

焦躁不安的心情爬满心底,梦中漫天的飞樱和前不久那场惨烈的战斗交替出现在山治眼前。他这辈子都不想第三次体会那种感觉了,在恐怖三桅帆船那里他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无能为力和珍贵之物即将被夺走的恐惧,而第二次,即是之前的那一战,叫他再度尝到了那种苦涩的味道,浑身浴血的索隆和那日屹立在废墟中的索隆重叠在了一起。

“拜托你……醒过来好不好……”

不是在缥缈的梦里谈笑自若,而是真正的回到我的身边。




TBC

同人文的真相

全中(´・ω・`)真日常啊哈哈哈哈哈

火立:All虫不完结不改名:

第九,完全就是日常啊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这儿主要是堆放历史同人/欧美的账号,所以请不要随意关注!求您们,我有点被吓到了QAQ】


绿藻君(๑•̀ㅂ•́)و✧ @bowa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