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在下Guilt,很高兴与你相遇在此。一个巨型的all本命爱好者。近期沉迷索隆和卡卡西无法自拔,香索/罗索,带卡/四卡/和卡爱好者,吃all索隆,all卡卡西。Kara Girl ,TMNT男神Leo,女神Miku。

【双卡】段子一发,字面意思的水仙x


1.大概是暗部卡x六代目✔

2.关于暗部卡,因为是忍术+科学一类制作出来的复制品,以战后六代目做的蓝本,所以并没有写轮眼,但是记忆停留在暗部时期。对于他来说他周围的一切对于他都没有任何意义,只有六代目是他唯一的存活意义,有点病态依赖注意✔

3.算是给@若惜——日常刷不开乐乎 小可爱的点梗吧✔

以上,祝您食用愉快x

++++++++++++++++++

现在是凌晨一点,村子里大多数的人家的灯光已经暗了下来。在无边星穹的笼罩之下,火影塔的那处明亮的灯光仿佛一簇安静燃烧的火焰。

办公室里的人垂着眸,将手里最后的一份处理完毕。长时间维持着同一个姿势让他的肢体有些僵硬,只是稍稍抬起头,一阵撕扯神经的疼痛便扑面而来,使他眼前本来明亮的视野呈现出几秒短暂的黑色。

“火影大人。”

令人安心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卡卡西感觉到有人出现在他的身侧。他自然地把身子往旁边一斜,便不出意料的落入了一个微凉的拥抱。

“在我面前也不摘面具吗?”

乖巧地蹭了蹭来人的颈侧,卡卡西仰头用恢复了视觉的双眼盯着眼前人绘着红色花纹的面具。那人和他相同的银发在并不刺眼的光线中熠熠生辉,可他隐在面具后的那双眸却暗的能吞噬尽映入它们的所有——哪怕是光,也在劫难逃。

闻言,银发暗部利落地用空余下的左手摘下了戴在自己脸上的面具。他不甚在意的把面具弃置在火影的办公桌上,俯下身颇有些小心意味的吻了吻他的六代目大人的唇。

“如您所愿。”

从嘴唇到下颚到颈侧,他的吻不带一丝情欲。他用舌温驯地舔舐卡卡西与白玉无异的肌肤,犹如一只忠诚的犬类在向他独一无二的主人讨求宠爱和嘉奖。

但卡卡西知道他根本不是一条愚忠的犬,而是一头藏起了锋牙利齿的狼。他因无处可归才囚困于此,在渺无方向的绝境下,他的那颗聪明的头脑做出了最明智的判断。

“只有你。”

他知道他在说什么,这里没有他记忆中应该有的一切。

这里没有琳,没有带土,没有水门老师,没有他的父亲,也没有和他年龄仿佛的同期。所以在这里,旗木卡卡西,就是眼前这个少年唯一存活下去的理由。

只有你,是不能够离我而去的。




END

来自kazu桑的再录合集x第一个小故事www

断后路,码个梗x大概是下一坑x

回村土x继承了所有其他时空卡卡西记忆的写手暗部卡(๑•̀ㅂ•́)و✧

虽然带土并没有挂,这里卡卡西也没杀死琳,然而因为继承了其他卡卡西的记忆,他发现似乎所有的“他”的人生都是悲剧,总会有个谁在他面前死去。他在日复一日的梦中会梦见他的手穿过了琳的胸膛,会梦见父亲在他面前以各种模样死去的样子,会梦见带土以各种理由毁掉了半边脸,最夸张的是某一个他的记忆里他毁了一个世界。

叠加起来的负面情绪几乎压垮了他,他加入暗部,尽量远离同伴,以巨大的工作量麻痹自己。但是这没有用,他依然会在梦里梦见那些东西。他觉得自己快崩溃了,觉得自己好像全身都沾着和他相关的人的血。

于是卡卡西迫切的想要找到一个发泄的途径。由于他经常看各种有关自杀的小说【比如那本[如何死去]】,所以他决定以小说来减缓自己的负面情绪,成为了一名笔下世界非常黑,而且主角基本BE的畅销小说作者。

然后卡卡西自然靠着小说拥有了一堆书迷。带土原本没什么兴趣,但被琳卖了安利之后也成了卡卡西的书迷【虽然他们并不知道那是卡卡西写的】,一直暗搓搓的追啊追,期间有犯蠢还给作者本人安利过【卡卡西的心情相当复杂】。后来意外发现卡卡西就是他心中的神一般的作者的不久后,卡卡西正在连载的这篇文也恰好完结了。BE,相当惨的BE,然后带土就被虐哭了,大半夜跑去卡卡西家夜闯民宅堵卡卡西,结果正好撞见BE报社的罪魁祸首从噩梦里惊醒,疯狂的洗手……

咳咳x后面就不说了诶嘿嘿www总之应该是个HE(๑•̀ㅂ•́)و✧题目暂定《悲剧主义美学患者》= ̄ω ̄=

【和卡】教导失败(一辆车,暗部时期少年时代的二人)

Attention:

1.大部分色/诱/术卡注意,也就是案山子出没注意x

2.长发的大和注意x

3.时间点是大和刚刚到暗部一段时间,两个人已经确立了恋人关系的设定x

4.肉肉肉,觉得以上第一条无法接受请不要戳开x

最后,祝您食用愉快x上wb地址x手机党链接请见评论第一条x

+++++++++++++++++++++++++++++

https://m.weibo.cn/5026589736/4141536616625490


那啥,凄凄惨惨戚戚的300FO感谢q
200FO的债还没还完系列(因为那个有点长)q
300FO开放点梗,有想看的梗请在评论留言x大概会挑有趣的梗来写,不能全部都写的原因是会忙不过来x
带卡/双卡/卡独都OK(๑•̀ㅂ•́)و✧我会尽量满足你们的xxx

#TMNT2012#RL#日常段子一则

挺久没写的了x有点手生xx不过食用愉快w

+++++++++++++++++++++++++

他们又吵架了,一如既往。他愤怒地指责着他系着蓝色头带的兄长,眼中的怒火近乎要将对方燃烧殆尽,蒸干那两潭暗流汹涌的深水,探知到那人心底积郁下的一切。

温度仿佛降至了零点,剑拔弩张的不安萦绕在他们其余两个弟弟的心头。但年长的两人最终却没有动手。红色头带的变异龟反常的沉默不语,紧接着连一句话都不愿留下,大步离开了他们地下的巢穴。因他脚下生风而飞舞起的尘土散在空中,弄得剩下的三人不自觉的打起了喷嚏。

穿梭在楼房之间,夜晚的纽约仿佛一片沉着繁星的海。他疾行在这翻滚着海浪的地域中,翻飞的血红在他身后肆意张扬。此刻的他全身心的将自己投入到这场直到他的能量耗尽为止才会停下的奔跑,塞了太多令他烦躁的画面的大脑在窒息感中变得空白。

血、差点被刀刃刺穿的胸膛、碎掉的双刃和——那双看不到底的眸。

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又看见了地狱,短暂的失神让他脚下一滑重重的摔在某栋高楼的楼顶。他俯身在那冰冷的水泥表面上剧烈的喘息,胸口紧贴地面。尽管缺氧带来的麻痹感拂去了脚腕上传来的抽痛,但长时间的超负荷的运动依然让他动弹不得。

发黑的视野中不知为何又浮现出他哥哥的那张阴魂不散的脸,那人扬起的温和笑容叫他作呕。就因为这个人的自以为是,他今晚差点就要再一次体会到失去自己的兄长的感觉。他眼睁睁看着那该死的大脚帮的忍者的刀刃逼近兄长的胸膛,若不是紫带的弟弟及时出手,恐怕他今晚一定会抱着那混账的尸体回家。

狗屁的自我牺牲,狗屁的责任。

他咬着牙翻了个身,仰面看着漆黑的夜空。温热的液体在他眼角旁的布料上晕染开一片深色,浅淡的痕迹很快就被夏日温和的夜风吹干了。

“多少,也试着依靠我吧。”

微不可查的呢喃不知飘入了谁的耳。




END

【带卡】论斯坎儿是情敌的可能性(下篇①)

这大概是一个被穿越过来的六代目大人NTR的仔土的故事✔

仔土和仔卡✔

贤十的六代目大人✔

被六代目大人坑了的仔土✔

六代目大人和仔卡的温馨时刻✔

上篇    中篇    下篇①

+++++++++++++++++++++++++++++++++


 这个世界是虚假的!

精神遭受了巨大打击的宇智波带土君生无可恋的抱着膝盖蜷缩在树下碎碎念,一副可怜兮兮的要哭不哭的表情差点让看戏的六代目大人破功——当然,是笑破功,要他对傻乎乎的小不点升起什么所谓的怜悯心,这是不可能的。而且实际上,六代目大人还觉得自己挺委屈的,毕竟从头到尾他就只是在帮小时候的自己完善千鸟、加强训练和给对方当靠垫而已,要不是带土自己追过来还明显在心里面给他扣了个不好的帽子,他才不会没事给自己找事做。

至于那条短裤?

那只不过是他怕小不点夏天中暑所以随便翻出来给对方套上的,在实用主义的指导下他们一致认为把这条短裤穿出去并没有什么问题。

这厢黑发的小宇智波仍抽抽搭搭个没完,那厢玩心大发的六代目大人已经开始挖下个坑等着这单纯的孩子往下跳了。他挨近浑身散发着颓废气场的小孩,故意怜悯地拍了拍小不点的肩膀,换来了一记幽怨的对视。

“别那么失落嘛,带土君。你也想和卡卡西试试的话现在也可以啊,反正他还没醒。”顺着带土歪掉的思路说下去,六代目大人脸不红心不跳的出演了一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无耻大人的形象。

“诶……?等等!别把我和你说的一样!亲……亲卡卡西那个笨蛋……我,我才不要!我,我又……不喜欢……”

幸好六代目大人有先见之明的布下了隔音结界,不然就凭刚刚带土那么大的声音,即便是一头猪也能让他吵醒了。

“既然带土君对卡卡西没有意思的话,那就请带土君不要缠着卡卡西了。不管怎么说,你这样打扰我追卡卡西可是很麻烦的呀。”

“不……你,你说什么?但是你们……你们都是……而且,而且卡卡西他,他还没成年啊?!”

再次遭到无情打击的带土涨着红彤彤的脸结结巴巴的反驳。这算什么?他的小他一岁的未成年男性队友正在被一个同性变态大叔追求,不仅被亲了还可能被做了这样那样的事情,而他现在正受这伪君子的威胁必须远离他的队友,好让这人更容易的骚扰自己队友?就算打不过眼前这人,他也不允许。

“没人规定过同性就不行吧?至于年龄……不是我说,带土君你又不喜欢卡卡西,有什么资格来管这件事呢?何况卡卡西并不排斥我。”

前一秒还满满的斗志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带土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将将直起的脊背迅速弯了回去。是啊,这家伙说的没错,卡卡西不讨厌这家伙,他宇智波带土喜欢的也不是卡卡西。他一直以来都认定自己喜欢那个棕发的温婉少女,每次他看见她笑的时候,那股发自心底的暖意也并非虚假。但是……

男孩顿了顿,脑子里蹦出那个骄傲的白发少年站在河边甩出手里的鱼钩和鱼线的样子。落日的余晖撒在那人的身上勾勒出一个金闪闪的轮廓,看得当时站在一边偷窥的他脸颊有些发烫。

那是看着琳的时候完全不会有的感觉,心脏噗通噗通地狂跳不止。他满心满眼里印着少年的背影,看着对方静立在浅滩上,娴熟的起杆收线。上钩的河鱼在空中用鱼尾甩出一串晶莹,肥硕的身形令他忍不住出声赞美少年精湛的技巧。

这怎么可能不是喜欢呢。全身心的投入在这一人之身,他的目光一直都不曾离开过这人。

“斯坎儿!”

被点到名字的六代目大人在心底笑了起来,知道自己这个神助攻的目的达成了。他对着重新燃起气势的少年偏过头,青灰色的眼底毫无波澜。

“我喜欢卡卡西!所以你不准动他!”

哟,鱼儿上钩了。



小卡卡西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家里干净的被褥上,室外的太阳已经有一大半沉到了地平线以下。他动了动自己睡的有些发软的四肢从褥子上盘坐起来,清凉的风穿过拉门撩起了他的发帘,吹去了白昼间附在他身上的热度。

一切都看起来很美好,除了他不记得他是怎么回到家的。

“开饭了,过来吃饭吧。”

一股子浓郁的鱼香跟着叫他吃饭的卡卡西飘了过来,小卡卡西稍稍嗅了嗅,立马就认出了这是他最喜欢的盐烧秋刀鱼的香味。

“嗯,我知道了。”

强烈的饥饿感扼住了他干瘪的胃,小卡卡西来不及问卡卡西些什么,在阵阵的闷痛下趋步进了餐厅,坐上他的位置,等着卡卡西入座。他很长时间没有和别人在一起吃秋刀鱼了,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他自己在家里做好秋刀鱼一个人享用。因为琳和带土不习惯秋刀鱼的苦味,而他和其他同期的关系也不是特别亲近。

父亲。

面对两盘表皮油亮的秋刀鱼和两碗热气腾腾的米饭,小卡卡西想到父亲尚在人世时,他们总会在父亲执行长期任务平安归来的当晚或者是第二天的晚上像这样做上两盘秋刀鱼吃。高大的父亲往往同小卡卡西坐在一起,带着和蔼的笑容听小卡卡西谈论起他离开这些天小卡卡西在家的生活。

自头顶打下的暖光为那些记忆增添上温馨的色彩,幸福的几乎不是他能拥有的东西。可现在,他居然阴差阳错的再一次拥有了置身于这情景中的机会。虽然,陪伴他的不是他的父亲,而是未来的自己。

这算是神的垂怜吗?

端正坐好的两人默不作声的互相看了一眼,四目相交后又默契的合上了。

“我开动了。”

叠交的声音穿越了时间。



TBC


【香索】Cat(发/情/期的猫化索隆,一发完结的车,原著向)


1.此文与【意外发生事件】的部分剧情相关联,时间点是在【意外】完结后x

2.猫耳猫尾的索隆的发/情/期x

3.这是童/贞山治君的第一次x

4.原著背景的香索x

5.一发完结的车x

以上能接受的话,祝您食用愉快x下面放微博地址x

+++++++++++++++++++++++++++++

https://m.weibo.cn/5026589736/4139049037563086

就一个西装ver的仔卡的练手xxx天啦,33的头发我终于糊的有点型了q睫毛是我的爱好xxx不要打我xxx

啊,就算是抹布本命,我也希望还是温柔一点吧,毕竟sex是以双方的享受为前提的吧。不是说不可以疼,而是那疼痛是否是被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