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

【罗索】花吐症(中篇)(原著向,等级:PG–13)


久等了q大概,还差一点(´・ω・`) @bowa000

——————————————————

梦里的世界很模糊。遍地的蓝色融进渐暗的夜空,张开双臂拉近彼此的距离,暧昧地交换着情人才会读懂的讯息,用独属他们的色彩,不容置疑地霸占去索隆的眼,流入他的心田,载着一天积累下的心绪全部消失在这片深浅不一的海,还给他被意外剥夺的安宁。

其实不是一点感知都没有,那触摸不到的无形之物躲躲闪闪,不时地跳到他的耳边反复低语。只是微弱的声音传达不到双耳的深处,粘连的字句听着和一串不成调的噪音无异,冗长而无趣。令人无论如何都提不起认真倾听的兴致,也就自然而然地被索隆随便的无视掉了。

花海流动起来,花与叶沙沙作响,撩过他裸露的脚踝。索隆涉“水”而去,足部的肌肤被玫瑰的刺吻出道道红痕,却依旧止不住他的脚步。

没有目的的漫步,虚无的疼痛是换取清醒的代价。剑士不允许迷茫魇住他的双眼,阻挡他的前进。他会用血液和刀光铺平他的路途,以磐石般的决心磨锐手中的刀刃,除去万般杂念。

这是剑士的觉悟,不容许任何人质疑的骄傲。宁愿负桎梏一搏生死,也不愿故步自封,画地为牢。

疯长的花棘繁密妖娆,拖着索隆的身躯陷落入无边的海洋。它们亲昵地绕上他的四肢、颈肩,将自身的祝福渗在它们给予他的苦修中,用深嵌于血肉的爱意拂去多余的不安。

沉溺,下坠。

梦境同现实交错,未睁开眼之前,扑面的花香就穿越过遥远的距离盘旋在索隆的鼻尖,静候着他的苏醒。在对方抬眸的一刻又调皮地敛住气息,一溜烟地跑开,徒留缀上沾满了红色浆液的花朵的浅色薄毯铺展在他眼前。

毛毯?

索隆眨眨眼,确认自己不是因为睡得太久而出现了幻觉。他和罗待的房间里根本没有床铺,自然也没有毛毯这类的用品,思来想去也只有房间里另外的罗有可能拿来毯子,但……

瞥了眼抱着鬼哭浅眠的罗,索隆表示有点想象不能。他不觉得罗是会为他盖被子的人,冷静过度的思维模式让这个家伙会极力避免对他的一方毫无利益的行为。而为索隆盖被子按理来说亦应当属于费力不得利的事情,预计是在罗考虑范围外的,可这人却出乎意料地做了,成功地打破了他对他的刻板认知。

口腔里弥漫着腥锈味,掀开毯子的手也略显无力。索隆任由柔软的情绪在心底生长,双眼却锁定住花朵上的撞色,理性地评估起他不妙的身体状况。

已经不光是割伤的问题了,内里怕是同样跟着腐朽了。那些花由内而外地侵蚀他的身体,每一次呼吸的震颤都会带来撕扯神经的钝痛,胃里反出一股子恶心的混有花香的甜味。

迟早罗和他都要沦落到这个地步,不快点找到治疗的方法的话,谁也保证不了他们还能活多久。索隆并不是什么怕死的人,只是一想到自己未来可能死于这种莫名其妙的疾病,他就恼火的很。

晃晃悠悠地起身站到窗边,看着窗外风平浪静的海面,索隆的眸沉了下去。

“醒了的话就不要装睡了。”

即便没有回头,索隆也能知道那人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后。虽然多年锻炼下来的敏锐洞察力提醒他现在的气氛有些不对,但他下意识的选择信任罗,放心地用后背对着对方——他从不把后背暴露给敌人。




TBC

评论(17)

热度(24)

  1. 啊啊啊啊啊零酱~Guil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