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

【香索】感官丧失(中长篇,虐藻注意,等级:NC17)

Attention:

1*这是一篇中长篇,原著背景注意

2*索隆的感官丧失甚至死亡注意x不过结局大概是HE吧x

3*后期会有战正太式小绿藻出没xxx

4*终于攒够第一章发出来啦(*ˉ︶ˉ*)

以上☆希望您食用愉快✔

**********

你知道,你存在的价值吗?
                                                            ————题记

Chapter.01『初始』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注意到的时候味觉便悄无声息地逝去了。吃到嘴里的东西变得索然无味,就连辛辣的美酒也如同只能刺激刺激喉咙的白开水,每天看着那金发的厨子在厨房里忙碌,索隆在日常用餐的时候多少会感觉到有些抱歉。

但毕竟他也不愿意不是吗?

除了味觉不正常的消失,索隆发现自己的嗅觉和触觉也在逐渐减弱。在这期间他体验到的不是那种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失去了本应该有的感官的惊惧,而是一点点的,明知道自己在被蚕食却无力反抗的不甘。

也许迟早有一天他的感官会被全部剥夺掉的。这是最坏的估计,也是最现实的。索隆不知道这副逐渐腐朽的身体在被伙伴们察觉之前到底还能撑多久,不过他清楚没必要因为这种事而让他们担心。

因为他有预感,有预感他会死。虽然“命运”什么的说法很可笑,但野兽的直觉一向不会有错。

那么在不得已停下来之前,他是不会停滞脚步的。可笑,他会害怕死亡吗?答案一定是否定的。



嗅觉和触觉完全丧失的第三日,意外发生了。本来索隆以为可以再次依靠演技蒙混过去的,但是因为路飞他们的恶作剧而暴露了——他们在他的饮品里面加了很多的辣椒粉,而他却没有察觉一饮而尽,还由于感觉不到辣味引起的灼痛,顶着一张辣红的脸说了一句“很好喝”,结果不负众望地引来了所有人的侧目,被紧急带去了医务室。

这下就算是想挽回也没有办法了。

他顺从地任小船医为他做各种各样的测试,然后坐在医务室的床上和其他一起,等待那份他早料到的检查报告。

“致病原因不明,已失去了味觉、嗅觉和触觉,病情有继续发展的危险。”

白纸黑字写的清楚,小医生愤怒地举着那个写了病情诊断的小本,一边哭的梨花带雨,一边恨不得跳到索隆的耳边对他吼出自己的气愤。他知道像这种慢性发作的病症索隆是不可能没有察觉的,变成现在这样已经失去三感的情况,距离索隆病发恐怕已经过了很久。可他居然蒙蔽了他们这么长时间,要不是乌索普他们的恶作剧,乔巴不敢想象等他们自己发现的时候,索隆的病情会变成怎么样。

“我没事。”

面对难得连路飞都安静下来的一船人,索隆出奇的平静。他制止了还在喋喋不休的小船医的动作,宽厚的手掌轻抚上对方小小的肩膀,极富安抚意味地拍了拍。

虽然是谎言,虽然指尖感觉不到温度,但这些都是在这个不幸的时刻所必须的。他不喜欢现在房间里的氛围,他想要改变现状。

“就是嘛,索隆怎么会有事!相信索隆吧!”

第一个恢复的是路飞,他露出了和平日一样的笑容,试图让大家打起精神。过去他们这一群人创造了太多的奇迹,而索隆又是那个一向最守信的人,所以他相信索隆,浑然不觉对方说的仅是用来安慰人的谎言。

“我,我会努力找到病因,和治疗方法的……索隆……”

跟着回应路飞的是乔巴,然后一个接一个,大家似乎都重新充满了信心和希望,布鲁克甚至预订要为索隆未来的康复谱上一曲作为庆祝,充分调动起其他人参与进曲子的命名的积极性——除了山治。索隆的视线穿过围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一圈人,看见那个金发白痴叼着一根未点燃的香烟靠在医务室的门边,固执地把头侧向一边。

骗不过去吗?

索隆颇有些挫败感地想。他实在是个不善于说谎的人,方才无奈之际吐出来的谎话虽尚能暂时蒙蔽由于情绪不稳导致判断力下降的伙伴们,可骗不了那个在战斗中他能信任的交予背后的白痴。他们太过了解对方,太了解对方的小动作,那些日常的吵架和打斗让他们对彼此都了解的相较于其他人更为深刻,他知道山治在看到他错开乔巴的视线的时候就明白他说谎了,然而那家伙并没有说出来,为的是不再给他们才有点精神的伙伴们泼水一盆冷水。

不论如何也要守护好伙伴。

身为三大主力之二的他们俩一贯秉持着这一点。

“好了,既然绿藻头没事。说吧,你们这些混蛋晚上想吃什么?娜美桑和小罗宾你们呢?为了美丽的你们,不论什么都可以做到!”

终于山治动了,看上去十分正常的收好香烟做起自己的本职工作,面向两位小姐的笑意却到达不了眼底。



夜晚的风很冷,吹到身上足以使人倒竖起汗毛战栗。不过失去了触觉的索隆感觉不到风的吹拂,自然也感受不到所谓的寒凉,大刺刺的仅着了单薄的一身伫立在夹板上,墨绿的长袍猎猎作响。

“白痴,来的太慢了。”

他的耳朵还是听得到的,厨子放大的呼吸声,包括那里面的蕴含的怒气他也还是能感知到的。山治白天临走出医务室的时候给他比了个口型,要他晚上的时候到夹板上等他,而他当然知道山治提出这个单独会面的目的是什么。

理解不代表能容忍,山治能理解他的欺骗,但不能容忍他的作为。欺骗同伴,这是最不应该的事情了,就算理由再怎么正当,那也是欺骗,是对同伴的不信任。所以山治需要索隆给他一个解释,关于欺骗,亦同样关于那个可怕的真实。

“轮不到你教训我,混账绿藻。”

从容地站到索隆身边,山治递给索隆一瓶酒。尽管这是索隆始料未及的,但他还是习惯性地伸手接了过来,打开瓶塞豪饮,一口气喝下了大半瓶,然后失落地叹了口气。

“什么都感觉不到?”

“啊,就跟白水一样。”

“那还真是可惜了这酒了,明明是大价钱买回来的好酒。”专门给你准备的。

当然,最后那半句话山治哽在喉咙里没说出口。只是他差点一个没刹住就要顺口把那半句话丢出去这件事让他有点后怕。

两人之间的空气忽然变得胶着,索隆闷闷地灌完剩下的半瓶酒,随意地用手臂擦了擦嘴,转过头对着厨子咧开了一个略带讽刺的笑容。他没有读心术,不知道厨子是怎么想的,而且即便他有,他也不想浪费时间在这方面。比起那些不切实际的,他还是更想让厨子为他自己说的欠揍话付出代价。

“喂,混账圈圈眉。”索隆主动挑衅道。

“哈?!你这患病的白痴绿藻想要挨揍吗?!”

“想要我的回答的话先打败我再说吧。”

反手将空空的酒瓶甩进海中,索隆把指节捏的嘎吱作响,同时发觉自己眼前那张涨红了的蠢脸变得有些虚幻。




TBC

评论(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