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

【香索/双索】意外发生事件(6)(等级:NC17,中长篇)



日光逐渐暗下,手术也进入了收尾的阶段。看了数小时血淋淋创口的山治显出疲乏的姿态,他砸吧了两下干涩的嘴唇,想要掏出口袋里的香烟却因顾虑到现在的紧张情况硬生生地止住了动作,活动了下身子强迫自己打起精神继续关注手术的进展,余光不经意地瞥见身边医生的表情。那是他的绿藻头不会有的神态,既不是战斗时候的肃杀暴虐,也不是日常的沉寂淡然,更不是和他拌嘴时的生意盎然,而是一种无法具体描述清的,混合着温柔、固执、冷漠和决然的表情。仿佛手下治疗的不仅是一位他们刚认识不久的尚未知晓姓名的少女,而是一位值得拼上全力救治的重要之人。


“好了。”


缝合好表面的创口,医生剪掉多余的线之后摘掉手套,开口惊醒了陷入思考的山治。这台手术做的相当消耗体力,不算好的光线拖慢了他的速度,使得他不得不花上更多的时间确准胸腔内的情况。他知道他们不能在这里逗留过久,娜美临出发前说的很明确,他们只能在这个岛停留几个小时,所幸女孩的癌症还处于早期,扩散较小,肺部切除的部分也小,恢复应该很快,不需要他长时间观察,只要等她醒过来确定没有大碍即可。


“啊,好了啊……那接下来要告诉娜美桑推迟启程时间?这位小小姐需要看护吧?”


“不,等她醒过来就走。这种程度,就算是这个世界的普通医生也能处理,不需要耽误行程。何况你希望你家那个小家伙知道吗?”


医生毫不避讳的戳中了山治的心思。的确,如果他们想要和娜美申请推迟出发时间的话就要说明理由,而有关戒指的事情,山治暂时还不想让索隆知道,他想要给那块木头一个惊喜。


说起来也真是惨啊,分明身为恋人,但到现在仍不能公开关系。不是害怕他们的伙伴接受不了的,而是他们两个本身别扭的成分作祟罢了。毕竟那样一群适应力强的出奇的人想也知道不会反对他们,觉得不自在的只会是他们两个青涩的恋爱新手,特别是索隆那颗死脑筋的大绿藻。


“金毛。”两人的屁股刚挨上椅子,冷不防地想到了什么事情的医生突然道。


“这又是什么鬼叫法啊!果然绿藻头就是绿藻头!”被这么称呼的山治自是很不爽,小绿藻头就算了,这个大绿藻头怎么也乱叫他。


“你和他做了没?”无视掉怒发冲冠的山治的怒吼,医生再次秉持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优良”原则给了山治一记重击。


“什……”


“就是,做爱。解释的清楚一点就是为了满足性冲动而必要的性接触。所以我在问你们做了吗?”一脸禁欲相的男人语调平板地说完了称得上是露骨的一席话,语气就像是在谈论今天的晚餐吃什么一样。


好的,在听明显已经发蒙的山治回答之前,我们先回忆一下医生大人的设定:理性值爆表的儿科主任,现年二十七的已婚青年,某种意义上的常识缺乏人士。这样看来,医生毫不犹豫地甩出这问题也是情有可原。因为你要怎么指望一个探讨人体奥秘十几年、对人体各部分的认知只剩下名称和功能的医生对于这档子事抱有什么羞耻感?据医生的丈夫,厨子说,他们第一次做的时候是医生主动的,而且对方很直接的握着他的命根子对他说“这东西解剖室里见得多了”。


你可以体会一下厨子当时绝望的心情,想来大概比起现在的山治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你……”这是语无伦次的山治。


“你这反应是没做。”这是解读能力刷到满点的医生。


没有任何悬念的,医生完胜。他带着胜利者独有的蔑视目光看着已经惊吓过度的某金毛,万分嫌弃的摇摇头,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


人都说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那他这个异世界的长辈也就帮这两个小辈帮到底吧。


远在在岛的另一侧喝的酣畅淋漓的索隆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冷意。


“奇怪,今天也不冷啊……”


单纯的小绿藻还不知道自己被他的恋人无意识的卖了,当然卖人的那人也不知道他造了什么孽。






耐心地等到少女苏醒之后,医生给她开了一张术后恢复的注意事项,并让女孩子用电话虫联系了她家里仅存的老管家来照顾她。


处理完这些事情之后,两个人便带着戒指离开了。他们耽搁在这儿的时间太久,娜美现在肯定等急了,再不完成采购任务回去的话,他们航海士小姐是一定不会放过山治的。至于医生,怎么说他也是客人,娜美还是要额外照顾一下的,基本没有让对方的怒火殃及的危险。


两个人走的时候没有问少女的名字,而少女也很明白的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的名字的意愿。他们都知道那少女需要一个新生,抛开过去的颓废与软弱,迎来真正的未来。


各怀心思的两人延续了来时路上的沉默,以最快的速度采购完食材回到了船上,成功的在娜美爆发之前熄了这座活火山的怒火,也阻止了快要饿疯的猴子船长的闹腾,及时拯救了一船人饥饿的胃。


在昼夜交替的逢魔之时,桑尼号载着永远都精力充沛的一船人消失在了海平线上。





TBC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