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

【带卡】论斯坎儿是情敌的可能性(中篇)


这大概是一个被穿越过来的六代目大人NTR的仔土的故事✔

仔土和仔卡✔

调皮的六代目大人✔

六代目大人和仔卡安定的水仙(?)✔

上篇    中篇    下篇①

+++++++++++++++++++++++++++++++++

总体来讲,任务的进行十分顺利。三名小忍者在两名火影大人的带领下可谓是轻松愉快的完成了此次的护送任务,不仅在预计的时间之内返回了木叶,还余下了不少宝贵的休息时间,可以用来消除因为战争而不得不持续工作的身体的疲惫。

对于水门班这自然是个好消息,不过对于带土来说这简直就是最糟糕的事态。观察了斯坎儿一路的带土似乎认定了对方就是个对卡卡西别有所图的变态大叔,并且坚定的认为如果没有他的全程陪护,和斯坎儿单独相处的卡卡西一定会陷入危险中。

沉溺于妄想的带土君被自己想象中的卡卡西“误入大灰狼手中的小绵羊”的形象洗了脑,根本忘记了他的笨卡卡哪里是什么温顺的小绵羊,而是一只会挠人的小猫的事实,暗搓搓的朝正和斯坎儿交流忍术的卡卡西投去了诡异的目光。

嘶,这哭包又发什么神经。

感受到背后盯了他全程的视线变得愈加热切,卡卡西不禁打了个寒颤,下一秒就果断拉着斯坎儿跑路了。无辜的小白团子怎么可能猜得到自己的队友到底是哪根弦搭错了才会把那粘糊糊的目光放在自己身上,只是大脑下意识作出的判断让他觉得不管三七二十一,还是先离开此是非之地为妙。

于是等带土回过神来的时候,原地就只剩下了他和准备去火影楼交任务的琳与水门老师三个人,那对儿不令人放心的组合早就趁带土发呆的空档跑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不好!

暗自责怪自己太过大意,带土一拍大腿,也顾不上和老师他们道别了,就直愣愣地顺着大道冲了出去。一边跑,一边还不忘四处张望,希望能快点找到那个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的小白团子,顺带劝说对方和那个斯坎儿分开。

七八月份的阳光尤为毒辣,刺目的光芒打在人的身上就像是在拿火把炙烤脆弱的肌肤。一连找了个几个小时人后无果的带土气喘吁吁地挪腾到第十训练场的树荫下,二话不说就一屁股坐到了草地上,浑身散发着热气的模样几乎可以媲美新出炉的包子。

那个笨卡卡!平时说教说的倒是挺溜,现在却自己把那个什么警戒心给吃了吗?!

带土腹诽着,倚在身后的树干上滩成一摊烂泥。夏日的热度侵入了他身体的每一处,肌肉松弛且缺乏水分的身体连动一下手指头都相当的艰难了,更不要说支撑他去寻找不见踪影一上午的那两个人了。

“咕——”

饥饿的胃部发出了相当大的声响。带土扁扁嘴,懒塌塌的从地面上爬起来准备先去填饱肚子再回来继续找人。毕竟不管怎么说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饱了哪有力气去救笨卡卡啊。

给自己找足了充分理由去吃饭的带土刚打算离开自己呆的地方,一只脚还没来得及踏出树后半人高的灌木丛,就看见他找了半天的俩目标极其和谐的待在不远处的空地中间的那棵少说也有几百年的古树下面。一个安静的看书,一个安静的窝在看书的人怀里打盹,后者甚至还穿着一条超级短的短裤。

卧槽什么情况?!

受到惊吓的宇智波·我的眼睛一定出问题了·带土同志本能地收回来刚迈出去的脚。他死死地扒住身前的那棵苦命的树,觉得自己要么是中暑出现幻觉了,要么就是中了幻术。

开什么玩笑?!那个对肢体接触深恶痛绝的小天才卡卡西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就愿意和一个刚认识几天的人做这种亲密的动作?!何况那小白毛自从毕业之后一年四季都坚持把自己裹得像个粽子,今天怎么会突然换个短裤出来?!

——明明早上回村的时候卡卡西还穿着正常的衣服啊?!

仔细瞄了几眼那条箍在卡卡西白花花的大腿上的短裤,带土的脑袋里唰地闪过一丝灵光。他想起来那条短裤是打哪儿来的了!那是去年夏天休假的时候,他们三个打赌,卡卡西输了之后被迫穿的那条短裤!

有关那次的情景,带土记忆犹新。当卡卡西慢吞吞地走出试衣间,在他和琳面前站定时,他们的眼睛都快被卡卡西的那两条长腿晃瞎了,白嫩的肤色在对方那下身仅有的一块黑色布料的衬托下显得几乎是在发光。

大概是太久不见卡卡西露腿的样子,又或者是那条短裤实在太短。当天难得一道捉弄起卡卡西的两位最后竟都支吾着红了脸,对着那身形抽得修长的少年抱歉地别开头。

说实话,带土没想过今生有幸能再看见卡卡西穿短裤的样子,但在眼下这种情况,他根本高兴不起来。他眼睁睁地瞧着银白头发的少年在那男人的怀里翻了个身,搭在那人手臂上的嫩生生的双腿便互相磨蹭着转了方向,露出了更大片藏在裤腿里的部分,柔软的莹白在织物的束缚下鼓出了一个可爱的弧度。

不妙,非常不妙。

十三岁的少年正值气血方刚的年纪,对于性的理解亦不是特别的清楚。对于宇智波带土这类根正苗红的五好少年来讲,他一没偷看过什么未成年不宜的黄色读物,二没掀过女孩子裙底,三没对自己的发小产生过什么非分之想,是个纯种的童贞兼纯情。虽说要他面对此种“大尺度”画面确实有些强人所难,可你看现场能拯救卡卡西于水火的就只有他一个人,他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

强行在一片混沌的脑回路中理清思绪,带土艰难地吞了口口水,催眠自己要矜持,要赶在斯坎儿对卡卡西做什么不好的事之前把卡卡西抢回来才行——不,不对。衣服都换了,恐怕不好的事情已经做了吧?!

一想到卡卡西有可能被胁迫着和斯坎儿做了些他是没见过,但是偶尔从大人们那里听过的不太好的事,带土就觉得气血上涌。一股子无名火烧上了他的头,粗暴地命令力竭的身体伸直蹬在身后蓄力的右腿,好允许他飞奔过去打飞那个抱着卡卡西的变态。

不过在他能够有所行动之前,一个人便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后,在伸手揪住了他的衣服后领的同时仍不忘堵上他那张即将要大喊出声的嘴巴。

“嘘,带土君。安眠妨害可不好哦?”

和在不远处看书的那人相同的声音回荡在带土耳边,犹如当头的一盆凉水给他浇了个透心凉。先不说这还没打人呢就让人逮个正着,就说这人到底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的他都没有察觉,要是对方真动了杀心想干掉他,那他肯定是活不成了。

可即便认识到了双方实力的差距,带土也毫不示弱地挺直了腰板,回头死死的瞪住拎着自己的斯坎儿,一双灼亮的杏眼认真的叫斯坎儿有点想笑。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他的小学同学是个内心戏如此丰富的家伙,才看了他和他的少年期几分钟,小家伙的脸上就翻书般换了好几个表情。

“我警告你,离卡卡西远点!”

迅速瞟了一眼还在熟睡中的卡卡西,带土压低声音威胁道。

“哦?为什么?你看我和卡卡西相处的很好啊。”

意有所指地扬起眉毛,斯坎儿满意的看见吃瘪的黑发少年皱成一团的脸。

“因为你……你是……总之不行!”

气的双颊通红的宇智波同学差点就要把“变态”二字脱口而出,然而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他还是努力把那个不雅词汇吞了回去,继续颓废加耍赖式的逃避现实。

可俗话说得好,姜还是老的辣。在过去四天的任务里被狂刷“卡卡西”的某人开启了新世界大门的六代目大人很不厚道地打起了坑人的小算盘。只见他笑着指了指自己的本体和小卡卡西,免费给带土上了一堂他即将终生难忘的情感教学课。

那么请问宇智波带土君看见了什么呢?

答:一头棕毛的斯坎儿用书遮住他和卡卡西的脸,貌似是吻了下去。



TBC.

评论(32)

热度(138)

  1. 某君酸梨Guil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