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

【双卡】段子一发,字面意思的水仙x


1.大概是暗部卡x六代目✔

2.关于暗部卡,因为是忍术+科学一类制作出来的复制品,以战后六代目做的蓝本,所以并没有写轮眼,但是记忆停留在暗部时期。对于他来说他周围的一切对于他都没有任何意义,只有六代目是他唯一的存活意义,有点病态依赖注意✔

3.算是给@若惜——日常刷不开乐乎 小可爱的点梗吧✔

以上,祝您食用愉快x

++++++++++++++++++

现在是凌晨一点,村子里大多数的人家的灯光已经暗了下来。在无边星穹的笼罩之下,火影塔的那处明亮的灯光仿佛一簇安静燃烧的火焰。

办公室里的人垂着眸,将手里最后的一份处理完毕。长时间维持着同一个姿势让他的肢体有些僵硬,只是稍稍抬起头,一阵撕扯神经的疼痛便扑面而来,使他眼前本来明亮的视野呈现出几秒短暂的黑色。

“火影大人。”

令人安心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卡卡西感觉到有人出现在他的身侧。他自然地把身子往旁边一斜,便不出意料的落入了一个微凉的拥抱。

“在我面前也不摘面具吗?”

乖巧地蹭了蹭来人的颈侧,卡卡西仰头用恢复了视觉的双眼盯着眼前人绘着红色花纹的面具。那人和他相同的银发在并不刺眼的光线中熠熠生辉,可他隐在面具后的那双眸却暗的能吞噬尽映入它们的所有——哪怕是光,也在劫难逃。

闻言,银发暗部利落地用空余下的左手摘下了戴在自己脸上的面具。他不甚在意的把面具弃置在火影的办公桌上,俯下身颇有些小心意味的吻了吻他的六代目大人的唇。

“如您所愿。”

从嘴唇到下颚到颈侧,他的吻不带一丝情欲。他用舌温驯地舔舐卡卡西与白玉无异的肌肤,犹如一只忠诚的犬类在向他独一无二的主人讨求宠爱和嘉奖。

但卡卡西知道他根本不是一条愚忠的犬,而是一头藏起了锋牙利齿的狼。他因无处可归才囚困于此,在渺无方向的绝境下,他的那颗聪明的头脑做出了最明智的判断。

“只有你。”

他知道他在说什么,这里没有他记忆中应该有的一切。

这里没有琳,没有带土,没有水门老师,没有他的父亲,也没有和他年龄仿佛的同期。所以在这里,旗木卡卡西,就是眼前这个少年唯一存活下去的理由。

只有你,是不能够离我而去的。




END

评论(13)

热度(24)

  1. 若惜——雪童子快到碗里来!Guil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