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

【带卡】【点梗】武士x妖狐的小甜饼段子一枚


1.武士土x仔卡外表实际已经二百多岁的妖狐卡✔

2.是甜饼✔

3. @莫明尘丶 sweet的点梗✔

这两天黄/暴期在群里沉迷对车,于是各种拖延症系列xxx

+++++++++++++++++++++++++

“你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那个先前被他捡回来的小妖狐坐在他身边的大石块上晃动着双腿,一双毛茸茸的白色狐耳和九条毛茸茸的白色狐尾在初秋的微风中微微颤动。他看着那惹人怜爱的小家伙睁着好看的吊梢眼斜视着他,青灰色的眸锐利而清澈,好像一眼就能看穿他藏在心底的那点小心思。

“没有,你想多了。还有笨卡卡下来,衣服要弄脏了。”

站起身来,带土直接伸手把小妖狐抱在怀里,规矩地没有去摸对方那看起来就很好摸的兽耳和兽尾。前车之鉴告诉他摸一个狐仙的兽耳和兽尾是十分危险的,除非你已经做好了被对方用仙法电上两下的准备。

卡卡西安静地窝在带土的怀里,像是不大相信他说的话。但狐仙到底是有属于狐仙的自尊,见带土并不愿意说,卡卡西也懒得再问。别看他的体型是个小孩子,但少说他也有二百多岁了,要是连这点器量都没有的话,他也愧对于自己比带土多活过的那么多年岁。

椅靠着的胸膛传出那人有力心跳,卡卡西缩了缩身子把自己往带土怀里的深处塞去。单薄的月白色和服穿在身上实在挡不住空气中扩散的冷意,纵然卡卡西是一只狐仙,但处于人类形态的他并没有能抵御低温的皮毛,所以为了不丢人的患上那些由于着凉而引起的人类疾病,狐仙大人只能暂时委屈自己用人类的身体取暖了——对了,顺便还充当代步工具。

于是不肖一会儿,本就犯了秋乏的狐仙大人便在带土的怀里沉沉的睡去,银白色的小脑袋搭在他的武士的胸口上似乎格外的安心。其实他早就知道带土对他隐瞒了什么,恐怕全天下缔结了共生契约的人中也只有带土这个白痴会忘记结了共生誓约的两人之间是根本不可能有能瞒得过对方的事的。

说到底不就是那一句话吗?一句我爱你。


END

评论(1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