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

【带卡】论斯坎儿是情敌的可能性(下篇③)[完结]

这大概是一个被穿越过来的六代目大人NTR的仔土的故事✔

仔土和仔卡✔

属于仔土仔卡的更美好的未来✔

继续不明真相吃醋的仔土✔

继续温馨的六代目和仔卡✔

完美HE达成✔

上篇    中篇    下篇①    下篇②    下篇③ 

感谢追到这篇文结束的各位o(≧v≦)o这更接近4000快要榨干我了XD为了细节和对话以及暴力魔改剧情复习了339话TV二十多遍来回倒带的我【躺尸】请给我爱和力量TvT最后有彩蛋XD

以及给你们个预告,下一更是【Sweet Devil】,一颗【回村迟钝少年土x傲娇暗部少年卡】的一发完结的糖XD约会日哦o(≧v≦)o

++++++++++++++++++++++

“你确定今天不和我们一起去吗?”收拾好装备的小卡卡西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卡卡西奇怪地问,隐约觉得今天的卡卡西有些不对劲。


“啊,今天三代目大人找我有点事情,所以任务就不能和你们一起去了。”银毛的六代目搔搔自己的一头乱发,露出了一个煞有介事的抱歉表情,然后不知从哪儿拎出了一个很忍具包很像的小包递给了小一号的自己,“这个上忍礼物就算是补偿吧,抱歉抱歉。”


接过小包在手里颠了颠,小卡卡西判断出来里面装的大概不是忍具一类的东西。他狐疑地瞟了一眼笑的让他脊背有点发寒的男人,不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抱着拆易爆品的心态去打开这个状似无害的小包,接着毫无防备的被里面的一大堆诸如染发剂、眼影、眉笔、隐形眼镜一类的东西惊的嘴角抽搐,脸色发窘。他嫌弃地拿起了其中的一支眉笔对着卡卡西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最先的那点感动之情瞬间湮灭在这一大堆化妆品里。


“别激动嘛,你早晚会用到易容的,我这是给你提前准备,免得你以后用的时候还要现准备。”


眼见小卡卡西即将暴走,六代目大人赶紧好好解释了一番自己的良苦用心。他清楚解开了心结的傲娇团子依然是傲娇团子,惹炸毛可就不好玩了。


勉勉强强接受了对方的解释,小卡卡西撇撇嘴将小包收进自己的口袋。他在转身前又凝视了几秒这个和自己共处了几个月的未来的自己,发自内心地在面罩下绽开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我出门了。”


“嗯,一路顺风。”


站在门前一直目送到少年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六代目合上拉门,返回室内开始忙活起自己的伪装。他换上了一套这两天好容易搞到的暗部的装备,继而轻车熟路地给自己化上斯坎儿的妆容。所谓的三代目大人的事情当然是假的,他今天仅有的一件要事就是改变神无毗桥一战中水门班的命运。


绘有鲜红油彩的面具扣上斯坎儿的面庞,镜子里的棕发暗部单手成拳抵在了光滑的镜面上。




“总之今天卡卡西就是队长了,到国境之前我会同你们一起,之后就分头行动,开始执行任务。”


“是。”


四只手叠交在一起又散开,每个人的目光都坚定无比。他们知道这次的任务是一场至关这场战争结果的重要任务,倘若任务失败,战争的火舌将会进一步蔓延到他们的国土之上,导致更多人的死亡和流离失所。


谁都希望战争快点结束,谁都希望和平早一些到来。战争是一只吞噬生命的熔炉,而这只巨大的熔炉早就燃尽了太多人的生命。


为了木叶的未来,他们必须全力以赴。




行走在濒临火之国边境的森林里,四人踏着柔软的草皮一路推进。在顺利的用改良后的千鸟解决掉企图伏击他们的一名岩忍和他的十九个影分身后,卡卡西成功收获了来自两名队友的崇拜和师长的啧啧称赞。


一向看起来成熟内敛的小天才在这个时候也忍不住有些得意,像一只尾巴翘上了的小白猫一样抬起下巴吐槽,说是要不是因为带土最近总是粘着他,打扰他的训练进度,他的千鸟可能比现在这样要厉害更多。


卡卡西的抱怨叫带土一下子就蔫儿了。他那为了防止斯坎儿对卡卡西动手特别制定的方案居然打不仅扰到了卡卡西训练,还拉低了卡卡西对他的好感度。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带土君在心里不知道扎了多少个斯坎儿的小人,想要回嘴反驳却怕继续拉低自己在对方心里的形象。他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句完整的话,最后在老师和琳的安抚和催促下委屈地跟上其他人的脚步,继续他们的行程。


他们的脚程很快,天色刚完的时候就基本到达了边境。考虑到作战需要充沛的精力,所有人一致通过今晚就在树林中央的一片空地上驻扎休息。


明亮的月光照亮了并排坐在一起的两位少年的脸。卡卡西抱着双膝坐在巨大的半圆形的岩石上,漂亮的吊梢眼微眯着,略去锐利的黑色瞳仁里缓缓流淌着漫天星河。


这个时候卡卡西显得很温顺,一头柔软的银发没了护额的束缚而肆意舒展。带土紧张地用余光观察着身侧人的举动,心跳地瞥见那缕缕银丝随着对方不时的小动作漂浮晃动,在清澈的月色里近乎在发着柔光。


想要靠近,想要霸占这光辉。


受到蛊惑的黑发少年双手撑着身下的岩石探过身去,两人的脸之间隔的距离不过十几厘米。另外的银发少年虽对于对方的行为感到诧异,但是并没有立刻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直到两个人的唇差不多要贴在一起,薄脸皮的银发少年才思索起要不要给这个疑似中了邪的家伙来一下清醒清醒,压根没料到对方会真的拉下他的面罩直接亲上来,夺走了他真正意义上的初吻。


舌与舌的交缠绵长诱人,两位青涩的少年一方执着地掠夺,一方一味地迎合。他们不懂什么接吻的技巧,甚至不懂这个吻为何开始。可他们的确在这一刻紧密相拥,在唇瓣相蹭的瞬间体会到荷尔蒙爆发带来的冲动与甘美。


岩石边的女孩子和青年还在睡着,静悄悄的夜晚里剩下的就只有细微的水声撩动着冷凉的空气。暧昧的丝线连接了少年们的舌尖,翩翩起舞的薄雾在两人的鼻息间孕育诞生。


“卡卡西……我,我,我喜欢你。”


断绝了所有回旋的余地,带土凑在卡卡西耳边低语着。因为害怕自己收不住激动的声音吵醒队友和师长,他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只能选择与对方亲密的耳鬓厮磨,期冀着银发少年的答复。


他看不见卡卡西的脸,不过他能看见卡卡西烧起来的耳尖。白白的耳染着一层嫣红,让人联想到三四月份里盛开的八重樱,美的不可方物。


卡卡西没有推开他,他的少年没有拒绝他。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动荡世界中,还能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吗?


他想大概是不会有的。




在边境的竹林里,四个人按照先前的分配分成两组。卡卡西带着琳和带土朝神无毗桥的方向疾驰而去,沿途一边对照地图矫正方向,一边有条不紊地排除可能对己方有影响的陷阱。


昨晚的小插曲使得两位少年的配合尤为默契,两个人的气氛融洽连琳都觉得不可思议。她隐约知晓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有什么非比寻常的事情发生在两个少年身上,而那是她不能也无法参与的。


踏入一片水潭时,卡卡西灵敏的鼻子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他停下脚步对着身后的二人打了个“注意”的手势,冷静地抽出背在身后的白牙。


一个人?不,两个人。


大量尖锐的竹刺被烈火焚烧殆尽,卡卡西持着白牙迎上了对方的攻击。金属刀刃碰撞在一起的清脆声音响彻竹林的上空,在应付对方凌厉攻击的同时,卡卡西持续扫视着四周,搜寻另外一名敌人的踪迹。


“哟,小鬼。在战场上轻视敌人可是会死的。”


轻松抵挡住卡卡西几次斩击的岩忍看出了卡卡西的意图。他加紧对卡卡西的压制,刀刃攻击的角度愈发的刁钻,迫使卡卡西必须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部投入到他目前所面临的战斗。


银白撕裂了卡卡西的衣物,鲜红色的液体洇湿了他身上的深蓝。剧烈的痛楚影响着握刀右臂的发力,卡卡西吃痛的眯起眼,利用对方得手后的分神猛地抓住了对方的肩膀,不顾流血的伤口凶狠地用刀刺穿了对方的下颚。


“啊!”


女孩子的尖叫声令卡卡西刚刚松懈了一点的神经再次紧绷。他在降落到地面的途中踹开插在刀上的尸体,一个回转便稳稳地立在刚刚回过头的带土身边,两人共同对峙着挟持了琳的敌忍。


“琳!”


仅剩下的敌人狞笑着把陷入昏迷的琳拎在手里,轻蔑地直面着两个少年的怒视。同伴摔在一旁,还在流血的尸体于他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他自大的认为这就是他和这些初出茅庐的小鬼间最大的区别,也是他会成功,而这些乳臭未干的小鬼会失败的根本原因……


“这家伙就交由——”


傲慢的饯别语还没有说完,一把长刀就倏然刺破了他的前襟。在场尚处于清醒的三人难以置信地盯着那截自这个健壮的岩忍身体里露出的白刃,扎眼的血珠顺着刀刃一滴滴坠落到地面上,在空中拉出了一道漂亮的血线。


“啊呀,不好意思。这孩子可不能交给你啊。”


温润的声线在岩忍的耳朵里恍若死神的宣判,他僵硬的扭过头,想要看清晰杀死他的人的样貌,入目的却只有一张惨白的动物面具和一头深棕色的微卷短发。


“你,你是……谁……?”


“抱歉,无可奉告。”


抽出刀刃的顷刻间,敌人倒下了,飞溅出的血液被接住少女的棕发暗部不着痕迹地躲开。两个年轻的少年张口结舌地看着对方摘下了面具,露出了一张他们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斯坎儿,那个按卡卡西的说法理应还在木叶呆着的人。


“斯坎儿?!你,你不是应该还在木叶吗?!这个暗部装又是怎么回事?!”带土没形象地大叫起来,“卡卡西,不是你说他被三代目叫走的吗?”


“呵。看来我被骗了啊,斯·坎·儿?”卡卡西收回白牙,冷冷地瞪了对方一眼。


“啊哈哈,别,别激动嘛。三代目叫我过去是想让我加入暗部,你看我这不是领完装备之后就来支援你们了吗?”斯坎儿讨好地苦笑着,将琳倚靠到一根竹子边坐好,“琳被敲了后颈,过一会儿就会醒了。卡卡西你的伤口需要马上处理,我帮你包扎一下吧。”


无视带土在一边想要撕了他的目光,斯坎儿勾着卡卡西的脖子到离带土稍远的地方包扎。戴着黑色手套的双手拉开雪白的绷带一层一层的缠上少年臂上鲜血淋漓的伤口,动作轻柔干净,尽力避免了可能造成的二次损伤。


“喂,你焦虑了这么多天,就是因为这次任务吧。”挽起袖子任对方包扎的卡卡西凉凉地开口,手中把玩着昨天临走前斯坎儿送的那个化妆包,“你在这里面加了定位术式。”


“我还以为你要晚一点才能发现。”斯坎儿出乎意料的没反驳,一丝不苟地用琳送给卡卡西的便携医疗包里面的手术剪剪去了多余的绷带,“没错,所有的准备都是为了今天,为了……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他这话说的很露骨,卡卡西听完便打住了继续问下去的想法。卡卡西确信如果不是未来的他经历过什么,这个男人是绝不会以这般低沉的嗓音说出结尾的那半句话。所谓“一个更美好的未来”的潜台词不就是“一个本该叫人绝望的未来”吗?是多么残酷的命运才会让未来的自己宁愿冒险改变未来也不愿让一切遵循原来的轨迹发展。


聪明人和聪明人的对话不需多言。卡卡西垂下眼捉住了斯坎儿替他整理医疗包的手。


“怎么了?”


“谢谢……”


少年小小的手掌温暖炽热,透过手套传递过来的暖意足以捂化雪山峰顶的积雪。




细密的雨点打湿了庭院里的万物,雨的气息在卡卡西的鼻尖快乐地玩耍嬉戏。他倚在旅馆回廊的支柱上悠悠转醒,唇上残存的余热提醒着他那几十个日夜并不是他空想出的一场梦幻。


“带土,你也应该看看你小时候多可爱啊。”


回想起临别之际他当着少年带土面的第二次和少年的自己上演的亲吻,可敬的六代目大人唇角勾起了一个大大的弧度。


“下次盂兰盆节回来的时候别乱用瞳力了。”


掀开身上凭空出现的薄毯,卡卡西无可奈何地抱着毯子回房了。





END


++++++++++++++++++++++++++


彩蛋:【不同的卡卡西,同样的腹黑】


“卡卡西!那个变态又亲你!”


“又……?”


“你之前睡着的时候他亲过你!你肯定不知道吧!笨卡卡,被占了便宜都不知道!”


“啊……其实也没什么吧?我又不讨厌斯坎儿。”


“什……什么?!卡卡西!你,你不是答应……”


“哈?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努力吧带土君。目前比起你我更喜欢斯坎儿。”


“喂……不……不带这样的……”


“好了,哭包。加油吧。”


【ps.对于仔卡来讲,反正都是自己啦,亲一个又没什么xd逗逗带土挺有趣的xd】



评论(15)

热度(109)

  1. 某君酸梨Guil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