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

【带卡】Sweet Devil(高糖约会日)


1.回村迟钝少年堍x傲娇暗部少年卡✔

2.高糖注意,小心蛀牙✔

3.故意诱惑但不说的傲娇卡✔

4.灵感来源殿下的歌《Sweet Devil》✔

5.最后迟一些的卡卡的生贺,祝卡卡西33生日快乐✔

+++++++++++++++++++++++++++

下意识地伸手理了理浅灰色毛衣衫的袖口,卡卡西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发愣。这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的头一遭——没有穿便于行动的战斗服而是换上了一套极富有少年感的休闲装。

为了带土提出的那个约会,卡卡西破天荒地去了一趟成衣店。没有任何搭配经验的他在导购小姐的悉心指导下,好说歹说算是买下了一套他勉强能接受的与他气质相符的衣服,然后拖着在镜子前站了好长时间的疲惫身躯回到远离街市的木叶大宅。

具体那天他到底忍受了怎样的“非人对待”,卡卡西表示他已经不想回忆。他瞥了一眼墙上时针快要指到十的挂钟,犹豫两下还是抓起搭在衣服架上的围巾围到脖子上,企图用那条深色的针织品遮挡住他没戴面罩的下半张脸。

他才没有特别想和那个哭包认真约会呢。没有,绝对没有。

以比平时更快的速度走向他们约定的地点,卡卡西在心里默默念叨着。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周身的气场仿佛前两天和阿斯玛手牵着手穿行在人群中的红那样,就差实体化出粉红的背景在他背后晃悠了。



“果然是带土啊,约会也能迟到。”

黑发的少年气喘吁吁地抵达了他的目的地,两只手撑在微弯的膝盖上,整个人有些狼狈不堪。他今天真的是有特意提早出门的,甚至特意避开了他平时经常去帮忙的几位老人的家门口,借此狠心不去管那些总是被不便缠身的老人,只求能按时出现在卡卡西面前,向他证明这个日子的重要性。

但是显而易见,他失败了,败于小瞧了老人们强大的行动力。他在不同于平时行走路线的途中遇见了好几位他认识的老人,而他们又无一例外都深陷在自己无法解决的困境中,像是说好了一般齐刷刷地等带土来帮他们处理这些琐事。导致道德品质良好的老好人带土根本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涛涛善意,忙前忙后足足迟了约好的时间三十多分钟才赶到,刚缓口气就迎上了自家恋人恰到好处的讽刺笑容。

惨了。

这是正撞枪口的带土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不过当他看清楚卡卡西今天非同寻常的穿着之后,那微不足道的想法很快就被铺天盖地的“卡卡西真好看”的迷弟式呐喊淹没在内心深处,接着一点不剩被大量的赞美之词冲出了意识。

洁白的里衣外套着浅灰色的毛衫,少年那张白皙又清秀的脸脱出厚重的围巾完整地展现在带土的面前。他看着卡卡西迈着裹在修身黑色长裤的笔直双腿一点点缩短他们两人的距离,唇角噙着的那抹教人火大的讥笑此刻也成了勾人魂魄的亮点,在他的眼里划出星点的光明。

“卡卡西,对不起……那个,我……你,那个……”

被美景诱惑的带土面红耳赤,既想要解释自己约会迟到的理由又想要夸卡卡西今天穿的这身好看。他手舞足蹈地纠结了一会儿,心脏激动的砰砰直跳,明明一句话便能解决的问题硬是让他这个怂劲憋的不成句子,挂在嘴边的那句“好看”转悠几轮到底还是滚回了肚子。

“你想说什么?嗯?”

骄傲的少年挑了挑剑锋似的眉,像是要看什么好戏一般故意把围巾拉的更下,左侧唇角的小痣拜这个动作所赐变得更为显眼。

“那个……我是想说——对不起卡卡西我今天有努力去避开老人了但是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又出现了所以我迟到了还有你今天没戴面罩我感觉很意外!”

随着对方靠的越来越近的脸一齐袭来的淡淡薄荷香弄的带土有些心痒。他再顾不上去组织什么语言,只得对着那张把他吓得浑身一颤的放大版俊脸一口气吐出了一大串不带标点符号的胡言乱语,希望用这些他说完之后就根本不记得内容的话搪塞过对方的讯问。

“哦?你是说我不戴面罩你不喜欢吗?”

明知道对方此刻的异常是源于自己的举动,旗木·AKA·腹黑贤十坑人不偿命·卡卡西还是泰然自若地顶着稍有愠怒的表情瞪着带土。那感觉就仿佛如果带土接下来说一个“是”字,他就会让带土真的尝尝一个月没有甜食供给的滋味——尽管从约会迟到这件事来讲,带土是百分百是逃脱不了这项惩罚了。

“不不不!我喜欢!怎么可能不喜欢!”

被唬住的傻孩子急急忙忙地蹭过去给了站在原地的白毛腹黑一个熊抱,湿润着黝黑的双眸生怕卡卡西甩掉他离开。见好就收的腹黑倒也没再多余为难这只扑在自己怀里的可怜犬类,装模作样地叹口气后便推开对方,率先踏上了商业街的土地。



肩并肩挤在熙攘的街市里,两个人四手空空地融在一大群面带幸福的情侣之中。将近半个头的身高差和卡卡西那略中性的打扮让两个一米七几的大男人能够看起来毫无违和感地混迹在其中,加入情侣优惠节的虐狗大队,体验一把碾压单身狗的爽快感。

不过两个当事人看起来并没有十分享受这份特别体验。毕竟初次约会的两个十七八的少年根本不清楚约会的套路也不知道和喜欢的男孩子在一起究竟应该做点什么。他们顺着蜿蜒的街道漫无目的地游荡,相邻的两只手不时擦碰在一起却没有任何一方主动牵住另一方的手。

就差一个契机,就差一个借口。卡卡西装作不经意地扫了一眼身旁紧张脸红的少年,青灰色的眼里盛满了难以说出口的羞怯和爱意。

所有隐藏起来的情绪离破土而出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无法放下骨子里的自矜的卡卡西在过去的十几分钟里多次以自己冰凉的指擦过对方依然温热的手背。可过于谨慎的暗示完全无法将正确的信息传递给同行的黑发少年,过多的触碰换来的只有会意错误的对方更尴尬的远离和沉默。

真是迟钝啊,所谓空着的右手就是要被人牵住不是吗?一开始积压起来的心情于这个节点全面爆发,卡卡西在带土不明情况的注视下强硬地握住了对方的左手。仅有的几根露在宽大衣袖外的手指死死地箍住对方,力气之大让人难以想象到这是一个约会中再普通不过的十指交扣。

“笨,笨卡卡?”

“闭嘴,木头兔子。”

鲜艳的绯红烧上了银发少年的耳尖,指尖上传来的另外人的体温让他刚刚爆发出的气势一瞬间土崩瓦解。他不满地回敬了一句还处于懵懂状态的带土,顺便抛弃掉自己早熟的小大人形象,无比怨念的给对方取了个崭新的绰号:木头兔子,一只不解风情的呆兔子。

莫名其妙被恋人嫌弃了一脸的带土不知所措地任由卡卡西牵着自己气呼呼地朝一家甜品店走去,当机了的大脑对于目前超出他理解能力的情况做不出什么反应。他晕乎乎地进了店门,又晕乎乎地坐在了木桌的旁边。直到卡卡西点完单,而服务员恭敬地端上两大份仙草烧,他才晓得苦着一张脸表示拒绝,然后叫散发着黑气的卡卡西一个眼刀怼的没了声音。

浸泡在鲜奶里黑色固体在勺子的搅拌下上下浮动,萦绕在口中的微甜带苦的味道激的带土双眼一阵无神。他实在难以理解为何眼前这种不伦不类的东西会被算作甜品,并且身为咸党的卡卡西居然对这么一款品相糟糕到极点的甜品热衷不已。

放弃挣扎的带土眼睁睁看着自己对面的卡卡西像是突然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一样迅速干掉了第二碗仙草烧,一滴乳白的汤汁从唇角淌下又飞快地被对方粉红色的小舌舐去。

本来这没什么的,本来只是个每个人都做过的小动作而已。但一旦配上旗木卡卡西的这张禁欲美好的脸,带土立刻就觉得这个动作色气的简直令人发指。

水润的薄唇,白嫩的肌肤以及鲜艳的小舌。

带土吞了吞口水,机械地把自己那份的仙草烧推给貌似还未满足的对方,光明正大地观察起自家恋人大快朵颐的可爱姿态。他的目光一寸寸地粘着卡卡西持着勺子的两根洁白如玉的手指,在对方用舌尖蹭掉手指上的汁液时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微妙地透过这一层无害的表面联想到深一层的、他们之间还未发生的禁忌。

那双唇会是何种滋味?那条舌会是怎样的柔软?

他痴痴地幻想着,在恶魔无声的引诱下吻上那对方那两片晶亮的花瓣,出乎预料地换得了一个大概等他等了很久的迫切热情的拥抱。



END

+++++++++++++++++++

既然你一生无法任性放纵,那么在这里我便给你一个可以任性的机会。生日快乐哟,虽然迟了不少。

评论(13)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