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

写手挑战的REPO,内含文豪堍x青行灯卡的洞,甜食x

1.分享码字的常用软件
其实我习惯用便签xd硬要说的话偶尔用WPS★

2.分享喜欢的BGM和码字时的字体
BGM啊,最近带卡的话公主殿下的音伪物语XD字体是随意的w

3.分享一个脑洞

那就讲讲文豪带土x青行灯卡卡西的脑洞吧w设定背景比较模糊就不要介意了hhh

青行灯卡是借人的言灵来达成开启鬼门目的的青行灯族群中的一个普通的青行灯,但是这孩子是个异类,并不喜欢听别人的故事,偶尔混在讲故事的人中也只是偶尔心血来潮想捉弄人罢了,对于自己青行灯的身份完全没自觉。

虽然他是一只如此不合格的青行灯,但总归他也这样优哉游哉的过了几百年,听过了几百年的故事后,不仅积累了很多稀奇古怪的见闻,容貌也从小孩子长成了青年。几百年的时间也足够磨去人【鬼?】的性格的棱角,加之他又是一直不合群的那个,比起妖怪倒是作为人的形态的时间多的多,慢慢的变得不再整天冷着一张脸,会经常眯着一双眼混在一群人之中沉默地听别人的讲述。

作为青行灯的他懒得引诱人去讲完一百个故事,往往讲到第九十九个故事的时候,会主动以各种各样的理由阻止第一百个故事被讲出,但有时候他也会故意做讲第一百个故事的人,坐在一群呆傻的人面前弯着眉眼,背后是敞开的鬼门——说到底一切都只是消遣而已,只怪是漫长的岁月太过无聊,无聊到模糊了时间的流逝和时代的变迁。

就在他觉得这无聊的世界快要无法继续下去的时候,无意间他进到了一个文豪的家里。这文豪是这个时代赫赫有名的专门写妖怪小说的作家,想法天马行空富有创造力,可有趣的是这文豪本人却十分怕鬼。

他第一次来带土家的时候也没想隐去身形,结果带着一大堆的鬼火和鬼怪的双角出现在这人面前的时候,差点把这人吓晕。好心【觉得有趣】的卡卡西当即就用法力给吓到的带土泼了一盆冷水,把湿漉漉又怂兮兮的文豪先生的魂儿叫回来,在文豪先生睁眼看见他再晕过去之前,津津有味的看着堍桌面上稿纸开口说话了。

“先生你不是写鬼怪小说的吗?怎么看见我倒是晕了?难不成本质上是个怕鬼的哭包——这还真是新奇了。”

带土听见这个倒也管不上害怕了,这是质疑他的能力啊,他可是堂堂文豪大人啊!然后他就顶着被浇成落汤鸡的惨样就开始和卡卡西撕逼【交流感情(?)】。

卡卡西觉得这人类太有趣了,写的故事也挺有趣的,感觉可以用来消磨时光啊。于是卡卡西就成了带土这里的常客,每次来的时候都猝不及防突然袭击,专挑子时半夜造访,变着花的吓写东西的带土。久而久之,被吓习惯的带土倒也不怕卡卡西了,有的时候还会凑过来挺有兴趣的观察卡卡西身边的鬼火,而卡卡西倒也不介意,就任他和自己的鬼火小跟班【?】玩,一副甩手掌柜的傲气慵懒的样。甚至有一天卡卡西以正常人的姿态来了,带土还有点不习惯,转着圈看卡,仿佛好奇宝宝第一次见小动物一样【结果被揍了】。

经常来访的卡卡西也不是只是吓带土,他会一边看着堍的手稿,一边告诉堍一些他听过或者经历过的有趣的事情,给带土带来灵感。他喜欢带土的文字,带土也喜欢听卡卡西的故事。卡卡西就仿佛是带土灵感之泉,带土也是卡卡西鬼生中这突然出现的一簇照亮前路的火焰。

他们有时也会一起喝酒,每次都是带土喝的大醉,而卡卡西清醒如故【因为对于卡他们妖怪来说,人类的酒太不烈了】,樱花坠在他们的酒杯里,皱着波纹的酒面映着圆月夜晚和樱树,那漫天繁樱中的卡卡西一双青黑色的眸亮的叫人疑心这是什么虚无缥缈的春秋大梦。

带土觉得他可能喜欢上这只不太一般的妖怪了,随着他们共同度过的年岁,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卡卡西了。他知道这是不太对的,但是这是发生在他身上不可回避的真实。

他喜欢卡卡西,而卡卡西呢?带土觉得卡卡西也是喜欢他的,而且事实也正是如此,卡卡西喜欢上了这个有点傻气,但是有着灵性和执着的人类。他认为带土写的故事是他听过的最好的故事,他也默许这个人融进了他的生活。

也许妖怪算不上是真正活着的,但是这又何妨呢?

“带土,你死之前要不要来玩一次‘百鬼夜行’?”

“好啊!不过笨卡卡啊,到了地狱你可要让我选个好的妖怪做——我可不想变了什么没人样的妖怪。”

“只要你别先被吓破胆就行,我可不想带一个怕同族的妖怪,你会把我脸丢尽的。”

END

4.分享一个段子
下次糖度百分百组更新段子你们就看见了XD【耍赖】

最后,感谢文字挑战我没打带卡tag,不然我就不能活着站在这儿了XD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