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兼大型生肉站。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99%狐味巧克力 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那什么的罪君♪

就是那什么的罪君!

++++++++++++++++++++
“你是新晋的上忍吧?”

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你正把他压在身下,笨拙地用艳红色的绳索结结实实地捆住了他的双手。突然被认出身份的你有些畏缩地缩了一下脖子,挣扎了几秒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他的问题,唯恐自己做错了什么而惹到了对方。

“是的……湛水前辈。”

人生中第一次约/炮就约到了自己的前辈——还是一个平时看起来冷冰冰的、严肃孤僻的前辈,相信这肯定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体验到的刺激体验。在旅店门口认出对方是传闻中的那个“二人组”中的湛水罪时,你一瞬间是有种跑路的冲动的,然而很不幸他在你打算拔腿之前叫住了你,低沉的声音并不想给你任何选择的余地。

然后你便恍惚地跟着你的前辈进了旅店,又恍惚地坐在床边等着他洗澡换衣服。他倒是很守约地带了件红色的和服,那衣服松松垮垮地披在他的身上衬得他的皮肤更为苍白,富有美感的线条看得你忍不住偏过头。

“……那这次,就当是前辈给你的庆贺礼吧。”

猝不及防地,他抬起身子将嘴唇凑到了你的耳边低语,火热的吐息对比冰凉的嘴唇让你禁不住颤抖。你在这始终都没有换过表情的男人的撩拨下手足无措地几乎想要抽身离开,但他赤/裸修长的腿却在你分神思考的空档里热情地绕上了你的腰,封锁了一切可能。

“请用。”

游刃有余的男人这么说着,凑过来如同猫一般吻了你的嘴唇。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