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兼大型生肉站。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99%狐味巧克力 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那什么的鹤阿和罪君♪

是这俩的攻颜啦x大概是乙女向♪有点担心会不会被拖走……好嘛……但愿不会q为啥罪君那个看起来长了点的原因是我想写舔手指……【喂】食用愉快♪

++++++++++++++++++++++
【鹤阿的场合★】

好比被猎食者盯住的兔子,你忍不住向后蜷缩自己的身体。面前男人的目光真挚而锐利,平时的那些吊儿郎当的神态在此刻统统被扫去,里面剩下的只有属于你的慌乱的身影。

他缓缓地缩短你们之间的距离,先前还有些遮挡作用的发帘在这个过程中被他轻轻拨到了好比被猎食者盯住的兔子,你忍不住向后蜷缩自己的身体。面前男人的目光真挚而锐利,平时的那些吊儿郎当的神态在此刻统统被扫去,里面剩下的只有属于你的慌乱的身影。

他缓缓地缩短你们之间的距离,先前还有些遮挡作用的发帘在这个过程中被他轻轻拨到了耳后。你在后背撞到墙的一刻知道自己已无路可退,只是与对方的那双黑眸相对就耗尽了你所有的勇气。

“你跑什么呢?我又不会吃了你。”

你看见他的唇又勾了起来,却丝毫没有你所熟悉的那种轻佻。那两片微凉的唇瓣拂过你的额、你的唇,细密的吻温柔地织起了一张令人沉迷的网。

就这么沉沦吧。


【罪君的场合★】

“你的下面已经湿了吧。”

一向沉默寡言的男人在这个节骨眼上反倒是意外的话多。他将你牢牢地压制在床铺上,一条腿强硬地挤在你的双腿间,让你不得不以门户大开的姿势去面对他,双手也被对方轻松的以一只手紧紧攥住。

“不……那个……”

你听着那家伙平静着一张脸说出了无比下流的话,不由得涨红了脸。即便不能起身,也能感觉到那人空余的手正隔着布料在你的身下流连,薄薄的一层织物根本阻止不了那小小入口的热度蹭上对方的指尖。

“太快了……呜……”

奇妙的感觉融化进你的四肢百骸,你在这从未体有过的体验中被对方欺负的迷蒙了双眼。你有些愠怒地用眼睛瞪着那个撑在你上方的人影,可惜对方藏在发帘后的视线根本无法捕捉。

这绝对是被玩了吧?

羞耻与舒适之中你这么想着,却突然被人舔了指尖。你慌慌张张地把自己神志拽回现实,看到的只是那个黑发的男人拉住你的手,温驯地用唇舌取悦于你。

“什么都可以,我会满足你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