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毕达鸽拉斯。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带卡/土银/香索】我和我令人头疼的邻居们

综合——大概是现代AU吧XD路人珩亚小姐第一人称wwww很短,也就是随便写写的平淡向的东西w带点私心有我和阿鹤鹤的两只人设在里面hhhhh卡先生的养子们hhh

各种考虑就不带tag了x随缘看吧hhhh

+++++++++++++++++++++++++

尽管挺突然的,但是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远山珩亚,是这栋奇妙公寓的住户之一。我的邻居很多,平时大家也都相处的很友好——虽然我并不想知道为什么这栋公寓里除了我好像都不是女性的原因。

搬进来住只是因为这里的房租低廉,就像各式倒霉的恐怖故事主角一样,我和他们一样是个贪图便宜从而惹祸上身的家伙。倒不是说我住的这间公寓闹鬼,只是我的邻居们比起鬼是更强悍的存在。

我的对门住着的是旗木卡卡西先生一家,身为一个二十多奔三的年轻男人带着两个八、九岁的孩子度日也是很不容易。卡卡西先生为人很好,就是喜欢戴着口罩,住过来一年多了我也没见过他的几次素颜。他偶尔忙不过来的时候会请我稍微照顾一下两个黑发的孩子,两个小家伙也不像其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那样讨人嫌,大多数的时候他们会窝在一起玩一些游戏,安安静静的从不打扰我的工作。

讲到这里一切看起来都还好,我对这一家的印象也不算坏。然而卡卡西先生那位穷追不舍的青梅竹马实在叫人困扰,每次他偷偷摸摸地在卡卡西家门前徘徊的时候总会让我升起一种“这人一定是个变态吧”的想法。

不光如此,这位麻烦的青梅竹马还总是招惹两个孩子,鹤阿和湛水罪明明是两个乖巧又可爱的小家伙,但是这人对两个孩子总是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并且据两个孩子说有几次趁我和卡卡西先生不在,他还打了他们。

这个混账,下次再看见他偷偷摸摸接近卡卡西先生家和两个孩子我就揍扁他!

不过其实这还不算什么,我楼上的那两对儿才叫人头疼。那个姓坂田的先生总是和他家的那位土方先生打打闹闹,而他们家对门的罗罗诺亚先生和他爱人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两对儿夫夫整天在楼上折腾,搞得我和卡卡西先生几乎每天都生活在巨大的噪音之下,一个月上门警告不止六七次。

顺便一提,其实最危险的是他们真的动起手来。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邻居们似乎都武力值高的不得了,但是我知道如果他们要是哪天真的吵的动了真格,我们这栋公寓的房盖都可以被他们掀飞。鉴于他们上次成功因为打架而拆了我和卡卡西先生家的天花板,我觉得这也许就是未来的真实写照吧。至于从窗户飞出来的武士刀什么的,这就已经是最轻量级别的了。

吵归吵,闹归闹,实际上我觉得我的邻居们感情还是超级好的。我曾经无数次在阳台上晒太阳的时候看见过坂田先生和土方先生在楼下肩并肩地向小区的大门走去,也曾无数次的在回家上楼的时候与挽着手的罗罗诺亚先生和山治先生擦肩而过,我甚至不小心撞见过卡卡西先生和那个“偷窥狂”在小区的树荫下唇齿相交,那两个人温柔的表情叫我一下子红了脸庞。

总而言之,我并不讨厌我的邻居们,往深了讲还很喜欢他们。我知道他们其实都是相当温柔的那类人,不然又怎么能在这一复一日的乏味生活里包容彼此的缺点,下定决心同对方走过接下来的人生呢?

欸呀,真让人羡慕呀。

望向窗外被银白掩埋的世界,我眯着眼思索着今年的新年礼物要送些什么好呢。

END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