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毕达鸽拉斯。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带卡】你是那么的喜欢他(一发甜饼)

1.大概是一个全员生还的世界,没有毁容的少年堍x没有被划伤眼的少年卡✔

2.是颗纯糖段子,小心蛀牙✔

3.这其实这是我心血来潮的一个QQ个签写文系列,虽然没什么说的必要,但是是写给我爱的cp们的,这篇是带卡场合✔

以上,祝您食用愉快w

+++++++++++++++++++++
外面还在下着雨,山洞外的景色被厚厚的雨帘盖的一片模糊。湿乎乎的潮气顺着被血黏在身上的衣物爬上歇息于山洞中的人的身体,让不抗寒的带土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

虽然大家都说笨蛋不会感冒,但是在这种潮湿又冷飕飕的天气里这么呆下去八成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更何况宇智波带土从来不承认他自己是所谓的笨蛋,所以为了他自身的身体健康着想,他麻利地施了一个小型火遁,把卡卡西离开前拾来的一点干柴点着取暖。

不愧是卡卡西啊。

带土哆哆嗦嗦地蜷在火堆边无聊地想到,眼前又浮现起卡卡西站在山洞口皱眉望着天空的样子。那时候他们已经决定由卡卡西先回去给水门老师报个平安,而带土暂时先留在这里继续观察情况。他想彼时卡卡西应该就已经从什么现象里判断出之后要下暴雨,这才一声不吭地捡了一堆干柴丢在这儿,以防他在他离开后冻死在山洞里。

暖暖的光映着带土的脸,他在这惬意的温度里很快有了倦意。半梦半醒中他继续念着卡卡西临走前捡柴火的样子,那人没什么精神地垂下眼拾着柴火,专注平静的眼眸深烙在了他的眼中——就像他们第一次接吻时那样,懒散又充满了光辉。

这一瞬间睡意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山洞里沉淀下的寂静被那杂乱的心跳声搅动碎裂。带土红透了一张脸坐在原地,突然有点庆幸卡卡西此刻并不在这里,不然不知道要被对方怎么揶揄。

少年间的亲吻是小心翼翼的,他还记得他当时凑过去的时候是有多么的紧张。他将比自己要稍瘦一点的少年压在身下,几乎是屏住呼吸才控制住自己的心脏没跳出来,慢慢地把自己的嘴唇贴上了卡卡西的。

满足感还是什么其他意味不明的东西在血管里游走扩散,那个吻仿佛为带着魔力一般使一切都变得更为美妙。开始的简单触碰渐渐变成了舔舐和挑逗,衣衫凌乱间他温柔地拨开对方的刘海看见的仍是那双只注视着自己的青黑,然后便没出息地掉了几大颗眼泪。

到底为什么会那么执着于卡卡西的眼睛呢?时至今日带土也没有得出答案,他只觉得卡卡西的那双眼像是他的执念,他今生就想被那双完好的眼一直看着,直到他黑发不复、大限将至。

带卡的场合END

评论(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