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毕达鸽拉斯。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土银】你是那么的喜欢他(一发甜饼)

1.初次写土银,有些地方还在摸索中,希望还符合你们心中他俩的形象✔

2.是颗纯糖段子,小心蛀牙✔

3.这其实这是我心血来潮的一个QQ个签写文系列,虽然没什么说的必要,但是是写给我爱的cp们的,这篇是土银场合✔

以上,祝您食用愉快w

++++++++++++++++++++++
“你这天然卷混蛋,要从这儿滚下去,那两个孩子该操心就不是你又跑去哪儿了,而是给你挑哪儿的墓地了。”


“哟,多串君。擅闯民宅还爬人家屋顶可不是一个合格的税金小偷该做的事哦。阿银我的意见是你立马放下手里的袋子走人,或许我还能考虑一下不对别人说起这件事——嗯,再给点封口费的话封口几率更高哟。”

任务刚结束的真选组副长提着一袋子啤酒爬上了万事屋的房顶,对着某个身带重伤还擅自逃院的家伙万分无奈。他看着那个可恶的银毛半死不活地呈大字型瘫在房顶还算比较平缓的地方还不忘回嘴,脑子里甚至产生把对方一脚踹下去一了百了的冲动。

但鉴于这次对方受伤是因为他的事,所以土方最终并没把自己的想法付诸于实际行动,只是坐到银时的旁边,从塑料袋里拿出了两罐啤酒。

“是起来喝酒把嘴闭上还是从这上面滚下去,你选一个吧。”

土方拉开手里罐关啤酒的拉环,也没管身边的银时,自顾自地灌了一大口。他听见他的身旁传来悉悉索索的布料摩擦声,紧接着是一声清脆的气体冲出易拉罐的声音,期间还夹着某种带些调侃的轻笑。很明显病人是不应该喝酒的,可他在便利店里转悠了几圈还是在点心与酒里面选择了后者,毕竟两个人一起的话,酒比甜到发腻的点心要让他觉得能接受得多。

两罐啤酒几下就被两个人消灭个精光,还不觉得满足的银时捏扁罐子往楼下随手一丢,也不管哪个倒霉路人的惨叫,就挂着贼兮兮的笑容开始翻土方带来的手提袋,翻了又翻,除了另外两罐啤酒、一包香烟和一袋炒面面包就什么都没有了,根本没见到一点他最爱的甜食的影子。

“我说啊,多串君你这也太没诚意了啊?贡品居然不带点心?小心遭天谴啊,糖分大神是不会放过你的!”

美美喝了一罐子酒的某人此时已经活了过来,大大咧咧的也不管身上什么伤不伤的就靠了过来一把揽住土方的脖子,哥俩好的架势就仿佛以前把对方揍的半死的不是他俩似的。而被迫“哥俩好”的土方副长倒是也没露出嫌弃的表情,只是伸手不轻不重地碰了一下对方的肋下,就轻轻松松叫人老实地把手收了回去,躺回屋顶龇牙咧嘴。

“混蛋!嘶……你谋杀啊?!”调戏不成反蚀把米的银时吼了一声,然后又自作孽不可活地痛的把自己缩成了一团。正当他在脑子里构想了无数种他康复之后报复对方的方案时,土方却把什么东西塞进了他的嘴里,成功阻截了他脑子里可怕的想法。

嗯……圆的、草莓味的、甜的。是糖!

吃到甜食的银时心情得到了一点平复,就连对方伸出爪子开始“蹂躏”他的一头卷毛也没有太大反应,就是象征性地拍了两下,见没什么大用也就随它去了,反正已经够乱了也不差这一点。

“一个星期的草莓牛奶和点心,老老实实回医院躺着。”手上动作不停的土方冷不防地开出了条件。

“你当阿银我那么好打发吗?在床上躺着会发霉的,就算长出蘑菇也——”

“三个月。”

“成交。”

觉得被顺毛顺得差不多的银时又笑了起来,一双血红色的眸里满满都是目的达成的狡猾。

鬼之副长的工资卡又要被刷掉多少钱呢?嘛,谁知道啊,反正副长先生花的起。

土银的场合END

+++++++++++++++++
之后还会陆续写些温暖的东西的XD

评论(6)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