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兼大型生肉站。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狐汉三。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三月的废话记事本


3.1
银桑+罪君=新抖S组
银桑+鹤阿=欸呀我什么都不知道不关我事组
卡卡西+罪君=工口文学组
卡卡西+鹤阿=笑眯眯的都是切开黑组
鹤阿+罪君=平和
银桑+卡卡西=平和

3.6
『称呼一览』:
银时→鹤阿【市丸君(外号,取死神市丸银)/鹤阿君】
银时→湛水罪【人偶君(外号)/湛水君】
银时→卡卡西【稻草人君(外号)/旗木先生(开玩笑)/卡卡西】
卡卡西→鹤阿【鹤阿】
卡卡西→湛水罪【罪】
卡卡西→银时【银时/坂田君(开玩笑)】
鹤阿→卡卡西【前辈】
鹤阿→银时【银桑】
罪君→卡卡西【前辈】
罪君→银时【坂田君】

3.16
虽然从以前开始就没觉得上学的阶段有哪个阶段是好的,但是高中实在坏的让我印象深刻,以至于半数噩梦都与它有关。大概那个时候实在没有什么安全感,也做不到初中置身事外冷眼旁观,在那样的一个糟糕的地方看见了纯粹的恶意,被无端对准的时候更觉得无所适从。

总觉得我大概是没办法体会所谓高中的情谊了……不如说因为那些东西会被我记到永远,所以我无法去谅解任何人。只要是为了逃离伤害我可以不惜代价,讨厌的东西就只想丢进垃圾桶。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