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毕达鸽拉斯。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鹤阿与罪君的二三事儿♪

有关点心的事XD和果子真的超甜的xd所以正确的吃法要配着茶一点点的吃XD顺说甜的茄条和西红柿炒蛋很好吃的xd

+++++++++++++++++
鹤阿轻易是不想尝试湛水罪做的点心的。因为虽然湛水罪和他都不是喜欢甜腻东西的人,但鉴于对方有偶尔也会炒出甜味茄条和甜味番茄炒蛋的前科,他觉得对方做点心的危险程度和卡卡西的雷切根本不相上下。

不过现在的情况好像并没给他什么选择的权利,瞄了一眼站在他旁边还系着那条与本人一点都不搭调的粉红色围裙的湛水罪,鹤阿对于对方手里握着的精进川表示强烈抗议——这是要让他试吃还是给他介错?!就算他每天蹭饭,他也是有人权的啊!

只是这吐槽暂时还是放在心里说说就好,好汉不吃眼前亏,先把这个刀从自己脖子上弄下去,今后有的是报仇的机会,也不差一时这一时嘴快。鹤阿觉得自己自己还是个蛮识时务的俊杰,是落哪儿都能恣意生长的潇洒青年。

于是乎,鹤阿抱着誓死如归拿起一块看上去看上去十分可爱的兔子形状的和果子,颤抖着咬了一小口。

想象中刺喉咙的甜味并没有袭来,舌尖尝到的只有清清淡淡的甜混着些茶花的香气。被咬破的软糯表皮下渗出的豆沙细腻适口,属于红豆本身的甘美完美地将蜜糖的风味融合了进来。

“怎么样?不甜吧?”

身为大厨的某人终于放下了手里的危险物品,随手拿起一块柿子样的果子也吃了一口,像是对自己的手艺十分满意地点点头。

“不甜!”被美食俘虏的鹤阿忙不迭地应道,悲壮的心境一瞬间就成了天边的浮云。在吃完只剩下半边的身子的雪兔之后,鹤阿又从盘子里拈起了一朵樱花。那小小花朵上的纹路精致细腻,如果不是亲眼看着湛水罪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下午,他都怀疑这是不是对方从糕点屋买回来的成品。

“我说罪君啊,你可以嫁人了哦。”

脑洞大开地有了微妙的联想,鹤阿眯着眼逗起罪君来,顺利得到了对方不善的目光威胁。

“然后让你挣一笔彩礼钱?我可没这么好心让你血赚。”

“别说的我好像拐卖人口的一样啊,罪君。”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