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毕达鸽拉斯。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坂田银时/旗木卡卡西】越界行为(双性转,一锅口味清淡的肉)

1.此为坂田银时和旗木卡卡西的cp向注意✔

2.双性转注意✔

3.一辆gl的车✔

4.理论上是互攻,但是因为是gl看你们自己理解吧✔

5.大概是 @醉月 的点梗,虽然性转了但是请不要在意✔

6.简述一下应该是现代AU,两个人都是医学生x虽然案山子并没眼睛伤口和换眼,但是四代啊,带土啊,papa啊还是都挂了,银子那边也是一样的x不过两个人从小学就认识了,互相在最低谷的时候拽着也好好活着了✔

+++++++++++++++++++

起因不过是一句没什么所谓的话,坂田银子这家伙最擅长的事情就是惹人生气和卖弄乖巧。本来那句话要是放在平时的话,是不会引起什么波澜的,但错就错在她们在谈话中不自觉地灌下肚的几杯酒上,苦辣的酒精比任何麻痹药物都来得有效。


“小案山子啊,你不是要认真的吧?”


大大咧咧地被有着银色长发的女孩子按倒在地上,坂田银子依旧保持着开玩笑似的态度。她向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种类型的女孩子,演戏方面也十分地在行。尽管此刻她是有点被旗木案山子的行为惊到了,不过凭心而讲她还是毫无惧意的。她有信心像案山子这样平时就很守规矩的女孩子是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的。


“你说呢。”


案山子回答的声音很冷,可和平时的那种冷又听起来不太一样,薄薄的一层冰面下仿佛潜藏着什么危险的情感。她居高临下地审视着身下的银子,那双纤瘦的能看清血管的玉手出奇的有力,掐着银子的手腕甚至勒出了淡红。


用“异常”来形容骑在她身上的案山子显然是不太合适的,因为对方从表面上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无论是那冷漠的语气或者是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都是银子万分熟悉的,她从进入小学就看着这张脸过到现在,她们身边的人走了又走,对方却始终陪在彼此身边。


大概这次她不得不服软了,银子想,她刚刚说的话确实有些不合时宜。很久以前她们就只剩下了守护和对方,随口脱出的“只剩一个人的漫长人生”什么的实在太刺激人了,怪不得微有醉意的案山子的反应会这么过激。


“好啦好啦,别生气嘛,我给你读亲热天堂好不好?就算那东西不符合我的美学我也会给你读的!所以我的小案山子别这么严肃嘛。”


一个平常的亲吻按理说应该能抚平这一切。死都不会承认错误的某人如同过去做的千百次那样抬身亲吻了案山子的嘴唇。少女的嘴唇细软且娇嫩,涂抹的甜甜的唇膏吃进嘴里也是一股子冰激凌的甜美——那是银子特意给案山子挑的,她一点也不想接吻的时候尝到薄荷的苦味。


不算长的亲吻带着讨好的意味,银子的舌轻轻地拂过案山子唇边的小痣,灵巧地将那一小点濡湿。从以前她就格外地喜欢案山子的这颗小痣,喜欢到每次都要在这在这极为艳丽的一笔上留下自己恶趣味的标记。


在没有支撑点的情况下提起上半身极为累人,不过两三分钟的亲吻已经让银子的腰和肩膀有些酸痛。她恋恋不舍地离开案山子的嘴唇躺回到坚硬的地板,本以为会被松开的双腕却出乎意料地被捏得更紧,力道大得让她皱起了眉头。


“案山……子?”


定睛看清楚眼前到底是什么样的光景,银子的声音因不确定陡然变了调。那双她熟悉的青黑色眼眸在昏暗的室内闪闪发亮,湿润的水光流转着几乎在顷刻间打败了银子的固执。


事到如今,做就做了吧。


反手抓住一只箍在她手腕上的手,银子目不转睛地对着案山子的眼睛,把对方的手引导到自己的唇边,大胆地咬上了案山子左手无名指的指根。


后面的部分戳这里


END


+++++++++++++

大概是第一次的gl,希望你们喜欢啦xd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