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兼大型生肉站。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99%狐味巧克力 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带卡】长发(仔带卡,头发变长的卡卡西,甜点)

1.什么都没发生的前提,仔土x头发突然变长的仔卡✔

2.一发纯糖甜饼✔

3.给阿鹤鹤 @狐漢三。  的Sweety Magic!希望这个能让你开心起来✔

4.是可爱的水门班✔

以上,祝您食用愉快(๑´ㅂ`๑)

++++++++++++++++++

蓄长发的男孩子在这个时代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光是和带土他们同期的伙伴里就有五六个头发放下来能过肩膀的真汉子。而带土本人虽然对这种发型一直不怎么感冒,但他也从来没起过去干涉别人兴趣爱好的想法。


然而今天一大早赶到集合地点的时候,带土被吓了个够呛,指着站在他面前面色难堪的卡卡西结结巴巴地组织了半天语言,最后却只脱口而出一句欠打的“卡卡西你脑子坏了吗”。接着不负众望的被低气压的白毛小天才赏了结结实实的一脚,凄惨地与积在地上的一大堆银发作了伴。


“你以为我想吗?吊车尾。”


语气凶狠的卡卡西扔掉手里的苦无,忿忿不平地扯着自己过腰及臀的一头长发,眼神就像是要把这可恨的东西烧出一个洞来。他一大早起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头发变成了这个样子,不论怎么割也还是会很快地长回这个长度。本以为水门老师能帮他解决这个问题,谁知道老师看了之后也说不知道怎么回事,甚至因为没有什么副作用还建议他要不就干脆放过他的头发吧——开什么玩笑,他才不想要这种拖累行动的发型。


“其实卡卡西,我帮你扎起来的话,应该也没那么妨碍行动的。”


和劝解卡卡西无效的水门老师交换了一个眼神,一直在旁边没出声的琳提出来一个折中的解决方案。她看着卡卡西折腾他自己的头发快半个小时了,那被割了一地的优质头发她看着都心疼。要知道她打小就一直有精心护理的头发都没有卡卡西这刚长出来的柔顺,简直是多少女孩子求都求不来的头发。


听闻琳的提议,卡卡西即便不情愿也不好再纠结下去了。本着任务第一的原则,他是万万不想因为自己耽误任务的进行的。于是他无奈地在原地坐了下来,拘谨地等着拿了梳子的琳在他的身后一点点梳理他的头发。


头一次由别人梳头的感觉很奇怪,卡卡西僵直着脊背,分毫不敢挪动自己的身子。虽然琳的动作很轻柔,梳开头发时用的力度也很是小心,可把自己脆弱的背后暴露给别人的紧张感总会追着卡卡西戒备地紧绷自己,让他在这本应该放松的场合焦虑得不知所措。


“好啦!”


少女悦耳的声音在他的身后炸开,那一秒卡卡西觉得自己得到了赦免。他就像一只受惊的猫咪迅速离开了原地,束成一束的漂亮马尾跟着他的动作在空中划出一道亮色。


“这不是挺不错吗?卡卡西。好了,既然问题解决我们就出发吧。”


看到问题圆满解决,水门微笑着给了卡卡西的新发型一个肯定。旋即拍了拍身边才爬起来不久的带土的肩膀,善意提醒了一下看呆了的孩子快些回过神来。


“知、知道了,老师……”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少年红了脸,挠着自己毛躁的短发不自然地别过头去。




那次任务结束以后,卡卡西的头发也没能变回原来的长度。来来回回去医院检查了几次,得出的结论也是:卡卡西身上没有被施了忍术的迹象,全身上下毫无异常。那突然间暴长了十几寸的头发就仿佛是用什么非自然的能力变出来的一样,任人修剪也愣是不让一分长度。


眼看着这头长发算是摆脱不掉了,逐渐平静下来的卡卡西终于认命般地接受了这个无可更改的既定事实,潜心跟着班里唯一的女孩子学起了扎头发。可无奈他在扎头这方面的天赋确实不高,连学了一个星期也没多少长进。扎出来的辫子不是太低就是太歪,再不就是后脑的头发拢得乱七八糟,好好的秀发全让他这一手“神技”糟蹋的不成样子,让身为老师的琳连连无奈地摇头。


艰苦的扎辫子特训持续了差不多两三周,我们的白毛小天才可算是遇见了他人生中的头号大敌。一向学什么都快的卡卡西罕见的在看似简单的梳头身上跌了个大跟头,还变成了那种跌倒了就再也爬不起来的类型。


认清了男神“学不会扎头”这个事实的琳倒是没有强求卡卡西继续学下去,反而十分聪明地提出了以后由她来负责给卡卡西梳头的提议。一来他们是同一组的比较方便,二来卡卡西头发手感确实很好,多摸几下也不是什么罪过。


思来想去,摆在卡卡西面前的也只有接受现实的这一条路了。就算再不情愿,他也得每次出任务之前都让琳帮他扎好头发。


不要看卡卡西的头发之前一直炸着,实际上发质软得很,这点在卡卡西的头发长长之后便变得格外明显。平时没任务的时候大家会经常看见卡卡西站在哪儿,如瀑的银发柔柔地搭在他的肩上,水似地流动着。


有了卡卡西这般的好资源,一直短发的琳可算是找到了实践各种新式发型的地方了。然而这可苦了同队的带土,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毒舌又臭屁的死对头卡卡西在他面前一个月十八变,越变越好看。不用看脸都比他认知里的大多数女孩子漂亮出个五六分,整个颠覆了他过去十几年的三观。


不过头发长了,看起来眉目柔和了些,并不代表卡卡西在训练场上会手下留情。身着黑色无袖的银发孩子动作利落,身姿迅捷。瘦小的身体总能在刁钻的角度发出惊人又富有爆发力的攻击,给予他的敌人严苛精准的打击。


消耗战不是卡卡西所擅长的领域,他必须要在体力严重损耗前打倒带土。先前模糊重点的攻击已经成功地吸了带土的注意力,依靠攻击脆弱的关节处,卡卡西很轻松地破坏了带土的平衡,使僵持的态势一下倾倒向己方。


接着的是针对这个突破点展开的行动。卡卡西猛地架住带土袭过来的手臂,一个横扫便准确地踢在了带土的肚子上。巨大的疼痛促使带土的身体短暂地麻痹了几秒,而卡卡西则巧妙地利用好了这宝贵的间隙让带土再无翻身的机会。


结果和过去的训练结果一样,带土还是没能赢过卡卡西。这是不出意料的结果,但仍叫人不甘。秉持着输了比赛也不能输了志气的理念,当带土在被卡卡西死死压制在脚下的时候,他倔强地抬起了头。


迎着那刺目的阳光,在一片融化的天空里看见他这一生都难忘的景象:居高临下的卡卡西以锐利的眼眸看着他,黑亮的双眸配以万千在空中轻盈飞舞的胜雪软发,竟有种说不出的逼人帅气。


于是带土突然懂了女孩子们讲的卡卡西帅气是什么意思了——即便是那样柔美的象征也不能让这个银发少年的锐气减去分毫,他就和一把上好的刀一样,刀锋永远反射着凌厉的冷光。




“拜托了,琳!教我怎么梳头发吧!”


向琳提出这个请求的时候,琳正在给自家窗台上的花浇水,让带土这个突兀的请求吓得差点失手把手里的水壶掉到楼下。虽然班里的两个男孩子关系其实还不错这件事她比谁都看得清楚,但如此明目张胆的表现真的是他们组班以来头一回,以至于她不由自主地看了看窗外,再三确认了一番天上并没有掉下什么奇怪的东西。


“可以是可以,可带土你怎么突然想学这个?是因为卡卡西吗?”看透一切的琳一言即中,分分钟猜到了带土的那点不能见光的小心思。


“不不不!我只是——怕累到琳你!你看你每次都要给那家伙梳头发,多给你添乱啊!”


有史以来最烂的蹩脚借口就这么从带土嘴里溜了出来,惹得带土一脸尴尬,眼睛四处游移,看哪儿都不是。生怕自己一不留神对上琳的目光,就羞耻的把所有东西都招供个底儿朝天,在对方面前弄出一个大洋相。


“好啦,我知道了,多谢你啦。那带土你可要好好学哦,我这儿刚好有个假发模特可以给你用。”


幸好琳善解人意,没打算拆穿带土的谎话。她放下水壶笑了笑,给带土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加油哦。”




尽管有了女神大人鼓励,带土的学习之路依然不太顺利,一个月下来也只是将将能做到给人扎个马尾。规规矩矩,成型速度慢却也还能看得过去。


辛辛苦苦练了这么长时间,当然只有实践才能检验带土这么久特训下来的效果。但卡卡西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家伙,一连请求了几次,这人才不情不愿地给了他一个机会,任他摆弄自己的身后忙活起来。


其实带土一开始的目的只是想摸摸卡卡西的头发,摸到之后却又发现自己追求的远远不止这些。他的手指小心地穿插在那一缕缕的白绸间,那微凉细腻的触感是他在先前的练习里不曾体会到的。


温柔地拢住卡卡西的头发,带土娴熟地拾起早早准备在一边的黑色头绳把手里的发扎紧,顺利地完成了他的第一次实际操作,而且避过了卡卡西预想中会发生的所有失误。


“看不出来,干得还不错啊……”接过带土递过来的镜子看了看,卡卡西意外地感叹了一声。


“那是!笨卡卡你可不要瞧不起人!毕竟我——”


“你?”


“不!什么都没有!”差点要说漏细节的带土悻悻地闭上了嘴,转而挑起了另外一个话题,“对了!以后别总是麻烦琳了,笨卡卡。你看我也能帮你梳,干脆以后就由我来好了。”


“可以啊。”卡卡西少见地肯定了带土。然而还没等带土来得及高兴,他就听见卡卡西压低了语调一字一顿地说出下半截让他的好心情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的话。


“如·果·你·能·不·迟·到。”


要是有一天卡卡西不损带土的话,那就不是宇智波带土认识的旗木卡卡西了。


END

+++++++++++++++++

最后附赠一个活在大纲里的结尾,因为时间跨度太大了,不太好写就直接贴出来了:

终于在带土成为上忍的第一天,带土在给已经成为暗部第六班队长的卡卡西梳头发的时候告白了,为此做好了被卡卡西绝交甚至暴打一顿的觉悟。可卡卡西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是继续看着手里的卷轴,然后淡定地说【你都给我梳了这么多年了,难不成你之后还想跑?】


评论(22)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