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毕达鸽拉斯。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鹤阿与罪君的二三事儿♪

男子组与女子组的混搭XD两边画风不大对系列hhhh

++++++++++++++++++++
【鹤阿♂&湛水罪♀】

好歹是生长在木叶这个造就了一批怪物英雄的地方,鹤阿在他过去二十多年的人生经历里当真见过不少奇奇怪怪的忍术和各种诡异的情况。但现在这种微妙的状况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让他没办法正常地把那叫人看着就感觉寒气一阵上窜的微笑端正地挂在脸上,心如止水地接受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性转了的设定。

“鹤阿?”

熟悉的冰山脸、左眼下的泪痣,毫无疑问这就是他一起工作快十年的搭档湛水罪。然而那如瀑的黑发和胸前的两团大得抢眼的人间凶器令鹤阿有点发怵,不知道自己是该笑终于比身为女孩子的对方高了一头,还是该哭自己莫名其妙地被扔到了这个完全错乱的世界。

“呃……是我,罪——子?”

称呼说到一半,鹤阿低头看着面前仰视着他的湛水罪,默默将嘴边的那个“君”咽了下去。

“你果然不是我认识的鹤阿,”湛水罪一脸“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绕有兴趣地上下打量着鹤阿,就像能在他身上看出朵花似的,“而且穿衣风格你比她差远了,不太行。”

——???!!

被对方锐利的目光戳的有点哆嗦的鹤阿在听见对方后半句话的评价时觉得气血上涌,差点一口老血堵在喉咙里没出来把自己憋死。敢情儿这姑娘审问犯人一样地盯了半天就是想贬低他的穿衣风格?天地良心,他鹤阿的穿衣打扮就算不能在整个木叶称得上第一,那也是属于时尚先锋一类的主儿啊,怎么到这就成了“不太行”?呵,就算对比对象是自己,他也不会认的。

“哦?那你说到底哪里不行?今儿让我见识见识?”

挑眉递了个挑衅的神情,鹤阿借着身高的优势伸手按住对方的头顶。

“嘛,裹得严实的像个粽子的人谈什么时尚。”

面色不好的湛水罪拍开自己头上的手,突然眯着眼笑得那叫一个如沐春风,分分钟勾起鹤阿仅有的一次关于笑起来的湛水罪的惨痛回忆。

“不如你亲自试试什么叫时尚好了,鹤阿她的衣服挺多的,不差给你试这几件。”

鹤阿蓦地记起以前听谁说过,女人是种可怕的生物来着。



【鹤阿♀&湛水罪♂】

“要吃点什么吗?现在是中午了,光喝红茶也不行吧?”

盛着红茶的玻璃壶的壁面结了一层细密的水珠,冰凉的红褐色液体在阳光下泛着甜蜜的金色。这是湛水罪昨天用特意买回来的柠檬泡的,里面加了一些蜂蜜用于调和茶叶的苦味与柠檬的酸涩,非常适合夏天的时候喝来去暑。

“随便啦,罪君的手艺不管是哪个世界都不会差的吧。”

满足地喝光杯子的红茶,鹤阿撩开耳边的鬓发。那细白如葱段的指柔柔地勾起一小缕的青丝,看似随意地将其搭在耳后,却把这个简单的动作表现得极尽女性的优雅妩媚。

“你这个样子我还真没办法把你们当成是一个人……虽然脸是一模一样的。”

把整个过程尽收眼底的湛水罪端起自己的那份茶具放到托盘上,不无好奇地看着笑得温柔的对方为她自己又填了一杯茶水。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换回去呢。呆的时间再长点儿,你就能知道我们是不是一个人了。”鹤阿的唇角大幅度地勾了起来,迎光舒展开的眉眼里此刻倒是真的有了些男体的他平时神情里经常会带有的狡猾,“罪君你要知道,反正是可爱的女孩子,做什么都会被原谅的哦。”


END

++++++++++++++++++

鹤阿(子):【对了,罪子(君)你是怎么这么容易接受我是另一个世界的鹤阿的?】

罪子(君):【你是个精少废啊,怎么可能没事儿用查克拉跟我开这种玩笑。】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