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兼大型生肉站。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狐汉三。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土银】无需言说(一发甜点)

1.一发纯糖无毒小点心✔

2.此篇为一个系列文,送给我爱的cp们,此篇是土银的场合✔

3.算是第三次写他们吧,希望符合你心目中的他们✔

以上,能接受的话,祝您食用愉快(*ˉ︶ˉ*)
ps.我没忘味觉失调,会更的x
+++++++++++++++++++++
如今的时代大家都喜欢把“早睡早起”作为衡量一个人作息是否健康的标准,但真的能两项兼顾的人其实少之又少。大多数的人都只是堪堪占了其中一项,或者是干脆一项都不沾边儿,在自己的生活方式里自得其乐。

鬼之副长土方因为工作是那种晚睡早起的人,而约等于无业游民的银时则是那种晚睡又晚起的家伙。于是作息上的差距让他们轻易地陷入了一种“良宵如梦”的状态,银时早上清醒的时候往往已经日上三竿,身边的位置也早就人去被窝冷。

作为两个有担当的成年人,他们对这件事实际都不怎么放在心上,只有银时偶尔会在晚上喝酒的故意拿这个梗去撩土方的闲,捏着细嗓故作哀怨地提着自己云纹长袖拭去并不存在的眼泪,然后被羞恼的对方扑倒在地,以各种幼稚的方式展开一场“殊死搏斗”。

然而今天却不太一样。银时睁开眼睛的时候便明显感到自己的视野里多了个平时起床时见不着的东西。从窗帘的缝隙中逃逸进来的微光打在那搁在雪白的枕头上的黑茸茸的一团上,在发梢处勾出的零星金色恰到好处地在银时的瞳孔中点上了相同的璀璨。

哟,这不是他家多串君的后脑勺又会是什么呢?

大脑的运转还带着些早上初醒时的混沌,不过这并不妨碍银时弄清楚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隐约记着昨天晚上这家伙回来的时候就不太正常,闷声灌了以往三倍以上的酒就和他滚到了卧室,睡到现在倒也是合情合理,一点都没出他的意料。

反正八成是工作上出了什么情况,能放心地喝到这种程度说不定是被迫休假了。有一天能睡个好觉其实没什么不好的,就算是税金小偷也总得有几天喘口气不是?不然怎么继续和犯罪分子斗智斗勇,对得起他们这些平民百姓天天缴纳的税款——虽然这税金小偷头头的工资现在基本都被他和他家的一对“儿女”以及巨型犬吃进去了。

今天就难得换他早起一回吧。

揉着眼爬出温暖被子,银时走到窗户前,轻轻地将那道散播着光明的狭缝隐回窗帘下,让整个房间重回到适人睡眠的昏暗里。

土银的场合END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