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兼大型生肉站。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狐汉三。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鹤阿与罪君的二三事儿♪

一个罪君在下位时sex完毕之后的描写【笑】希望不会被大和谐x

+++++++++++++++
爱情旅馆的床很舒服,不过终究比不来家里的。将将睡满三四个小时的湛水罪没骨头一样从带着汗味和腥气的白色薄被里探出头,散乱的发丝下难得露出了一对带着淡淡青黑的眼。

看样子睡得有点过头了。

忍着腰部传来的疼痛,湛水罪缓缓将自己从温暖的被窝里拔出来,前倾着身子拉开窗帘。材质上佳的被单在他的动作下顺着光滑的脊背一路下滑至尾椎,温柔地吻过那些因为粗暴的对待而留下的青紫。

窗帘被拉开的一刻,阳光如瀑一般灌满了房间。湛水罪在突如其来的强光下下意识地放低了头,无形的金色撒在他长长的睫毛上,犹如清晨挂在草叶上的闪闪发亮的水露。他在光的沐浴下悄悄舒展开满是痕迹的身体,跪在床边的谦卑姿态几乎会让人错把他当成一个亟待救赎的教徒。

光滑过他的额、鼻尖、嘴唇,乃至他的胸膛、腰腹、腿间。它尽心尽力地为这个青年带去它的热度,然而这青年并不感谢它的给予,仅仅是在自己的身子得到足够的温暖之后便无情地将窗帘盖了回去,在重新变为暗调的房间里挪下床,想要去穿回自己的衣物。

不管是平时穿戴的普通衣物还是基于对方恶趣味带来的情趣服装都规整地叠放在几步开外的椅子上,湛水罪对此感到颇为奇怪。对于他们这种只会有一夜关系的人来说,基本都是做完就拍屁股走人,根本不会有闲情逸致为对方打理行事中散乱到各处的衣物。今天要不是他被做的实在没能起来,他也会在清理完毕后立马离开这里——他可没有在爱情旅馆过夜的习惯,即便做爱的时候注定会脏一些,可后续的洁净还是必要的。

手腕上一道道的勒痕过于明显,只要伸出手就能由此联想到昨晚在这个房间里发生的情事。拥有青色头发的男人急不可耐地突入翕张的软穴,于那狂风暴雨之中热切的与他的目光相接,映着他赤裸的身影的瞳孔中燃烧着他熟识的欲求。

那时他的回应是怎样的来着?以双腿灵活地环住对方健硕的身躯,又用涂了蜜的呻吟去引诱。无论多么让人脸红心跳的台词都是可以说出口的,仅需双唇轻碰,舌尖一点,就可以把人拉入无上的自满和沉溺感之中,心甘情愿的被他所主导。

这分明是一场双方都会高兴的交易,“各得其所”是每个参与的人都心知肚明的条件。不过面前这张躺在衣物上的留言证明了昨晚的人显然不是什么守规矩的好合作者。自以为大胆地向一夜情的对象请求交往,难道还会有比这更蠢的事了吗?

觉得无趣的湛水罪冷淡地将纸张揉作一团丢进垃圾桶,决定下次找人玩乐的时候挑人再仔细点。

END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