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兼大型生肉站。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狐汉三。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坂田银时/旗木卡卡西】不良嗜好

1.此文为坂田银时和旗木卡卡西的cp向文章✔

2.一发甜饼✔

3.世界观合并,我流银毛组,前情请自行翻阅我主页里的银毛组文章✔

4.献给 @狐漢三。 阿鹤鹤,祝你生日快乐!!!(๑´ㅂ`๑)

++++++++++++++++++++

要说炎热的夏天里销路最好的东西,那莫过于冰凉香甜的冷饮了。各种口味、各种形态的冷饮带着丝丝白气落入口中,试问哪一个健全的人类能在热浪的灼烧中抵抗得了那能带来片刻清凉的圣物的诱惑?起码作为糖分大神忠实信徒的坂田银时是抵抗不了的。


委托结束后的那一顿芭菲堪比饭后的一根烟,只要有芭菲的存在,那么不管工作是有多难搞定亦或是委托人有多难伺候都不算什么大事。完成了今日全部委托的银时此刻正开开心心地在甜品屋里享用他的第四杯甜点,一团乱糟糟的银色卷发深埋下去无限贴近装冰激凌的容器。


美食当前哪有理会别的事情的道理。所以顺理成章,银时没有发现到有人透过甜品店挨着大街一侧的巨大玻璃窗看见了他,并且在他埋头苦吃的时候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他的桌边。


“你再这么继续吃下去,下次体检的时候医生会被你气死的。”


来人手里捏了一本橙黄色封面的书,和银时相同颜色的发却直而柔顺。他大约是习惯了银时的做派,走过来之后也不客气,一手将书收进包里,一手捏着银时桌面上最后一杯芭菲的杯座,把那还没惨遭银时洗劫的可爱甜食挪到了自己的一边,拉下面罩吃了一口。


“果然很甜。”


“那你就不要暴殄天物啊,稻草人君。都这个份上了,反正医生都会生气,多吃一个还是少吃一个都没差啦。所以快点放下你手里的草莓芭菲还给我!”


说话的同时,银时也刚刚好解决手里的草莓芭菲,抬起头盯着卡卡西那边最后的美味,眼神就像见了食物的饿狼。但可惜卡卡西并不什么好摆平的人物,他毫无压力地接受着银时眼神的洗礼,细长的指捏住勺柄便一勺接一勺地吃起来,不到几分钟就几乎挖去了半杯芭菲。


“能让你少吃一点是一点嘛,说真的坂田君你要控制一下你这个不良嗜好了,小神乐还在家里等着你买醋昆布回去哟。”


还算好心地提醒了一下对方的处境,结束进食的卡卡西将面罩拉了回去。他笑眯眯地看着对面银时的脸迅速变得苍白,心里暗自估量着对方到底是因为他吃掉了最后一杯芭菲而绝望,还是因为想到挥霍了所有报酬回去后将遭受的苦难而惊恐,又或许两者各占一点,这才造就了银时现在这幅滑稽的表情。


不过这有趣的表情只挂了几分钟,接着银时就恢复了平时毫无干劲的脸,趴在桌子上透过芭菲杯子间的缝隙去看卡卡西。亮晶晶的杯面映着周遭的景物,里面不仅有他自己被拉长的脸,也有卡卡西的,一大块的黑色让人想注意不到都很困难。


“明明稻草人君你天天《亲热天堂》不离手才算是不良嗜好吧?阿银我就吃点甜食,也不伤天害理,你每天正大光明地拿着小黄书到处走,根本是带坏小孩子啊。”感觉遭到污蔑的银时觉得有必要为自己的爱好正名。


“自来也大人的书是艺术,你不懂,这可不是什么不良嗜好。”提到自来也大人的名作,卡卡西骤然也来了精神,严肃地直起了脊背,“影响自己或他人的生活或身体健康的个人习惯才能叫不良嗜好,我只是看看艺术品,可没构成这里的任何一条。反倒是你,银时,这么吃下去真的要得糖尿病了。”


“那我也没得,到现在还活蹦乱跳的。”眼瞧见嘴上暂时没讨着什么便宜,银时撇撇嘴,圈起手指在玻璃杯上弹了一下,“那你怎么不说说你自己那不要命的坏毛病,阿银我上次把你拖回来还报废了一件和服——那件我才拿到手两天!就坏在你身上了!”


想起来那件造价还挺高的和服,银时就觉得心脏一阵抽痛。那是一位富家夫人给的赠礼,面料考究,花饰简朴,穿起来的时候透气清爽,比起他自己的那几件一模一样又粗糙不好洗的和服不知道好了多少倍。然而还没等他把这件衣服穿出去显摆显摆,卡卡西就出事了,弄得他不得不急急忙忙地跑到卡卡西那边把这个不要命的家伙从敌人堆里拽回来,好好的一件高级和服就这么毁在了不长眼的刀剑下,还沾了一大片不知道是卡卡西还是敌人的血。得,他就该知道自己一届俗人,穿不起什么高级货。


银时哼哼唧唧地瞪着对面的罪魁祸首,突然觉得自己或许可以通过这件事借机敲对方一比。


“可说起来这个你也不差呀,坂田君。也不知道是谁上次把新八和神乐扔在家,失踪一个星期最后被我从河里捞回来,害得我和你一起感冒。还有上上次,某人好像还差点让人切了一条手臂,记得吗?我也差点一起被切了啊。”


翻起旧账来卡卡西也不含糊,屈起指节抵着桌面便不紧不慢地数落起最近银时干的蠢事来。论不要命的程度其实他们俩谁都没比谁差,互相把对方从各种奇妙的地方捞回来的经历也都不是一只手就能数的清的,如今真要真去算谁被谁救了多少次,恐怕是要互翻家底说他个几天几夜才能结束。


从自家的忍者大人那里再敲诈出一点点心的希望落了个空,被教训的卷毛青年企图以脸压桌面的方式来逃避现状。他开始有点后悔起为什么要和卡卡西扯这个话题,要知道对面的家伙可和他一样记仇。


一次又一次为了自己珍视的人们付出血的代价,化身为守护他人的利器。


持有着相同信念的他们可谓是最能够理解对方的人,所以他们又怎么会不懂方才幼稚的仿佛国中生的对话里对方抱怨的到底是什么呢?


把一心往地狱里扎的对方拉回人间,这应该是他们最大的不良嗜好了。



END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