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兼大型生肉站。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99%狐味巧克力 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带卡】信仰者(一发甜饼)

1.非正常性的勇士带土x龙卡卡西✔

2.一发甜饼,甜死人不偿命✔

3.大概是童话吧【?】老早的脑洞,如今终于补完✔

以上,祝您食用愉快

++++++++++++++++++++++

龙是一种只存在于传说里的生物,起码现在根本没有哪个人见过那种浑身披着鳞片的残忍又霸道的生物。虽然村庄里的孩子们依然会兴致勃勃地聚在一起听老人们讲起那些从以前便流传下来的故事,但是无论是说故事的人还是听故事的人都只是把这当做一种无聊之中的消遣,因为这里除了工作和游戏并没有别的事可做。到了天黑的时候大人们总会早早地把他们领回家关紧房门,以防森林里的野兽跑到村子里袭击。


只是故事终究也有说完的那天,老人们说到底也只是故事的复述者,创造不出什么新的东西。时间一久,大一点的孩子们都已经听腻了了,只有年纪尚轻的孩子们还愿意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听着,明明在心底认定了其中的虚假却仍执着于这种不算高明的安慰。


但就如同世间时不时会出现的那种事一样,一大群白色的山羊中突兀地出现了一头黑色的异类,而这些不相信有龙存在的孩子中站出了一个深切相信着这世间有龙的孩子。那孩子今年早就过了十三岁,却还是每天都准时蹲在一群比他小得多的孩子里面听老人讲那些他几乎能倒背如流的故事,听到精彩处还会闪耀着眼眸小声地跟着老人附和。


宇智波带土相信着龙的存在,也相信那些故事的真实性。他经常会坐在家中的屋顶上,撑起下巴望向他长这么大从没去过的远方,想象自己也像故事里的勇者那样,提着利剑、穿着盔甲,穿过不知名的河流与丛林,威风凛凛地站在巨龙的面前,仰望对方庞大的身姿。


那该会是那么奇妙的场景呀!那巨兽的模样到底会是怎样的呢?它真的是像故事里一样长着一对长长的骨翼吗?眼瞳是像蜥蜴一样的竖瞳吗?一个接一个的疑问让人觉得激动又满是疑惑。带土觉得自己如果再不去寻找答案,他的心脏就会因此而兴奋地炸开。


于是少年穿上了他向往的故事里的勇者们的装扮,在天蒙蒙亮的时候悄悄溜出了村子。他告别了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故土,对着自己每天都会去喂的小猫挥挥手,便顺着村口那条唯一通向外面的路大胆进发,志气满满地握紧了身后背着的背包的背带。


一开始的旅途很愉快,他见过了各种他没见过的东西。他亲眼见着一头小鹿在他面前一闪而过钻进树丛,又看见乘荫休息的树下长了一大束他未曾认识的花草。轻快的小曲中他将双脚浸在冰凉的泉水里,抬头看见的天空都仿佛比在村子里见过的更蔚蓝一些。


然而不管怎么说他也只有十四五岁,又还没成为真正的有勇气的男人。所以在夜晚降临的时候,听着耳边各种野兽的低鸣带土很没出息地怕了,他抱膝坐在他自己点燃的篝火旁,目光不安地巡视着四周,企图找到来时的方向却是徒劳——作为一个之前从没出过自己的那个无名村庄的小孩子,他不认得回去的路。


无可奈何的他只得接受现实,吞下卡在喉咙里的恐惧强迫自己睡在这只有他一人的林中。第二天一早草草吃了点干粮,然后继续他的旅途。


大陆分为三个国家,国家和国家之间又隔着无人管束的荒芜。他的双脚踏过那一片片甚至没有人造访过的土地,走走停停,在寻找龙的路途上耗费了数年的光阴,慢慢从一个少年蜕变为一个青年。他的模样变得高大成熟,可他还是始终坚持着自己的理想:成为故事里那样战胜巨龙,拯救人类的勇者,就算他未曾看过一点龙存在的痕迹。


背后嘲笑他的人很多,也有过人由于一时的兴趣加入他的旅途中后来又失望的离去。身边的人去去留留,一直没有停下脚步的只有带土自己而已,逆着人流背负起与梦等价的孤独。他有种没来由的自信,相信自己一定会证明那个奇迹。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那常年被云雾淹没的高耸入云的山间,带土见到了龙。一头货真价实的、有着光滑鳞片身形威武的龙。但奇怪的是那龙并不像故事里的那般可怖。它用那双沉淀了几千年时光的黑色眼眸看着他,目光平静的好像一位垂暮的老人。


“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想成为勇者。”


沉重的吐息吹散了他们身边的云雾,让带土得以更清楚地去观察眼前的龙。他注意到了龙在他开口说出“勇者”二字中眼中漾起的波纹,那好比夏日时坠入湖面的第一滴雨水造成的震动,一圈圈地在对方眼中带起了什么他还不能理解的情绪。


“那你来这里是想杀死我吗?”


龙又开了口,吐出的的字句让他少有的迟疑。确实他是想成为故事里描绘的英雄,可时至今日,比起那可有可无的名誉,他更执着的东西此刻就在他的面前——他见到了他想证明的存在。


“……”


“不,我不会,因为你看起来……不是勇者应该杀死的恶龙。”


他的舌尖携卷着温柔,深色的双眼将所有的真挚都献给了对方。


“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你好!初次见面!我的名字叫宇智波带土!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后来忘记了家的所在的勇者留在了名为“旗木卡卡西”的龙的身边,过起了和过去十多年没有区别的日子。他每天白天的时候在山间樵渔采猎,夜晚回到他的龙身边,听卡卡西讲起它所怀念的遥远过去,把它和其他龙的陈年往事悉数道来——作为世界上的最后一条龙,孤身多年的卡卡西拥有的就只有这些了。信仰是龙诞生的理由和条件,没人类相信的话,龙这种存在于神话中的生物当然也会随之消失。


”可能就因为你相信有龙,所以我才苟延残喘到今天吧。”

在卡卡西身旁度过的第一晚,带土听见它如此说。明亮的兽瞳将整片星空都囊括其中,漂亮的不似现实,令带土呼吸一滞。



END

++++++++++++++++

有一点没办法写在上面的大纲上的后续【怎么又x】:


他们就这样一起度过了几十年,耗光了带土作为人类的所有时间。他们在这时间里面他们慢慢学着接纳习惯彼此,在几乎模糊了岁月的山间过得安稳且不失有趣——因为卡卡西描绘那些只存在于很久以前的有龙存在的世界是如此的美好绚丽。


等到带土老死那天,卡卡西也随着他一同死去。但它并没和他的其他同族一样化为世间的一捧尘土,而是在带土灵魂的祈愿下,和带土一同轮回进入到下一世,成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用平等的身份和这个一直信仰着他的人纠缠度过下一段从开始就拥有彼此存在的时光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