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兼大型生肉站。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狐汉三。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黑毛组】祝你生日快乐!

祝我的罪君生日快乐!!【儿童节快乐x】(。・ω・。)ノ♡

++++++++++++++++

因为最近突然加大的工作量,鹤阿和湛水罪已经差不多快有一个多月脚不着家了。忙忙碌碌的工作虽然并不算棘手,但机械性的重复和琐碎的细节也让人头大。好容易挨到能在家好好休息几天的时候,湛水罪几乎是撑着眼皮洗了个澡就把自己塞进了被子,以至于忙得忘记了时间的他根本没记起来明天到底是个什么日子。


因而次日上午在一堆布偶里醒来的时候,湛水罪的脑子是当机的。他瞪着自己那双鸦黑色的眼眸有那么几秒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是否还正常躺在自己家里,直到目光扫到自家窗户外熟悉的景色时才重重地松了口气,在布偶海里挣扎起身,一个不留神还抓了一只狐狸形状的玩偶在手里。


鸭子、绵羊、猪、牛、狐狸还有鸽子,各种动物混合在一起几乎淹没了寝室的房门。湛水罪坐在床上思索了一会儿,挑来捡去也只有鹤阿那个家伙会没事跑进自己家里放一大堆玩偶,并且自己还没有中途被惊醒,一觉睡到大天亮。


事到如今,即便迟钝如湛水罪也反应了过来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日子。盯着手里白色的狐狸玩偶看了一会儿,湛水罪最终没能抵挡住可爱毛绒物的诱惑,抱着这个柔软的一团站到了家里的日历前点了点。


嗯……五月、六月,六月一日。


日历上标注着儿童节的那天被谁用红笔画了个并不算好看的花丸,还在空余的地方标了个小小的吐舌的表情,不用想都知道是哪个人画下的。


无奈地柔和下面部的线条,湛水罪把狐狸玩偶揣进衣领,光脚进了厨房。他本来想给自己做个简易的早餐,却在拉开冰箱门的一刻被里面塞的各种菜肴吓了一跳——已经根本不是早餐的级别了,那个程度根本是午餐或者晚餐了吧?呆愣地从冰箱里拿出一碟炒菜,湛水罪混乱的脑袋里想到的只有“根本吃不完吧?”,这一个根本不能算是问题的问题。然后把菜肴放在微波炉里热了热,便有点小心地试了一口。


非常正常,没有刺激性的味道也没有奇怪的添加,正常得不像是鹤阿能在他生日的时候干出来的事情。


虽然对这个结果有点惊奇,但几番思索之后湛水罪还是安心地接受了这份还算不错的生日特别待遇。


那么问题来了,策划了这一切的鹤阿去哪儿了?他们两个在过去的一个月一样累的半死,昨晚到了宿舍就各回各家梦约周公去了,要是按照他自己这个疲惫度,鹤阿到底是什么时候醒过来溜进他家,弄了一大堆布娃娃又用菜塞了一个冰箱的?


百思不得其解的湛水罪享用完美味的早餐后换了一套比较休闲的衣服,准备出门逛逛,顺带看看鹤阿在不在家。凭着和鹤阿搭档了这么多年的经验他猜到对方昨晚这些后十有八九不可能老老实实待在家里,于是只是象征性地敲敲门确定了一下,随后便抱着轻松愉悦的心情上了街,盘算着今天要不要去买点什么来做一顿丰盛的晚宴。




久违踏上村里街道的感觉着实不错,尽管湛水罪并不怎么喜欢和别人交流也很喜欢站在满是人气的街道里,不受干扰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由于上午的蔬果一般比较新鲜,所以他决定现在就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中意的食材,好在晚上试试他之前就有学完却一直没来得及尝试的新菜品。


“哟,湛水君回来啦。要买些什么?今天的菜都很新鲜哦。”


一复一日在菜市场报道的好处就是在菜市里混了个脸熟,差不多所有的老板看见他的时候都要和他寒暄几句。一开始湛水罪还有点不太习惯有陌生人主动和他打招呼,但久而久之也把这当成了习惯,甚至时不时主动挑起一两个话题。


“嗯,请给我装一些茄子和番茄。土豆也要些,刚按往常的量,谢谢您了。”


“欸呀,你才是出任务辛苦了。都快一个月没见了,送你一些萝卜吧,做凉菜也可以。”


卖菜的老板看见久不见面的湛水罪都很热情,简短的交谈间除却要买的食材又塞了一大堆应季蔬果给他。结果左塞几下右塞几下,还没走上小半条街,湛水罪的手上就没了空闲的地儿,连本来预计要买的点心都买不了了。


“嗯?前辈?”


正当他思考接下来是要回家还是去做些别的的时候,不远处熟悉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他自然地出声想问对方晚上要不要来自己家里吃饭,却没想到对方在听见他声音的刹那间像是逃跑一样立刻瞬身转移,留他一人停滞在原地满脑袋问号,整一个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今天穿得很奇怪吗?


湛水罪下意识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穿着,怎么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离最后一道炖菜做好还有三十分钟,湛水罪看了眼时间,手肘撑在餐桌上眼皮上下打架。按理说他昨晚睡得够饱了,现在不应该再打瞌睡,可不知怎么的,他就是驱不散自己的睡意,在一番挣扎之后还是睡了过去。这一睡就不知道睡到了几点,醒过来的时候眼前乌漆墨黑一片,显然是被什么东西蒙上了眼睛。


“……?”


身边很明显有人的气息,熟悉的声音让他提不起一点警惕。他慢慢抬手拉掉那条本来就系得不太紧的布条,一时间明亮起的视野里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仿佛魔法一样,房间变成了巧克力色的天地。各色的可爱物什堆积在各处,原来简洁的有些发空的房间此时被可爱的气息填了个严严实实,即便是最普通的日常用品也被点缀上了可爱的饰品。而无疑是“罪魁祸首”的他的搭档和前辈笑着看着他,一人头上顶了一对毛茸茸的狐狸耳朵。


“祝你生日快乐呀,罪君!”


也祝你,儿童节快乐。




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