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

【香索】同科室的罗罗诺亚前辈(等级:G,路人女第一人称,未完)

Attenttion:

1*本文依然是【酒店老板x儿科主任】的AU设定x

2*喜欢索隆的抹布女第一人称注意哟x

3*突发奇想的脑洞,所以如果招待不周请多多包涵x

4*不会很长,大概下一发就完结了w

5*和《意外发生事件》的剧情大概会有一点点的关联x

以上,如果能接受的话,祝您食用愉快x

*********************************

在金发男人告白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输了,或者说,我从来就没有机会赢。因为不论男人也好,女人也罢,我知道前辈需要的是一个能和他并肩站在一起的人,而不是像我这种连告白都说不出口的胆小鬼,所以我输得毫无悬念也毫无怨言。

第一次见罗罗诺亚前辈的时候,前辈二十一岁。在与他同期的前辈都选择了其他科室工作的时候,罗罗诺亚前辈出人意料地选择留在最不受欢迎的儿科科室,一个一米八一的大男人每天穿梭在一群小孩子之中却让人感觉不到任何违和感。尽管刚来的时候我对前辈一直板着脸的样子有些惧怕,但是时间一长,我便发现原来有些事情原来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种那样子。

前辈他会极其自然地从你身边走过,默不作声地帮你扶起你没注意到的手边快掉落的文件;他会在小病人们不开心的时候走过去轻轻地抚摸他们的头;他特意每天准备一些奶片,在查房的时候分享给孩子们;他会在下雨天下班的时候递给你一把多余的雨伞……

他是如此的温柔,对于他身边的人一视同仁的关心着,却向来不愿意多说一句表露自己内心的话语。在我看来他少言内敛,但是据我周围先来的人说,罗罗诺亚前辈一开始并不是这样的。他们说最初的前辈是一只兽,不羁自在,在科室里一年里才慢慢变得像现在这般沉稳,而我则有点惊讶于他们的回答,毕竟我实在想象不到他们口中放肆张扬的前辈会是怎样的。

但是那个金发男人却让我看到了过去的前辈,在那一天我站在办公室的门外看到了我这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前辈的笑容——只因为那个男人和他的打闹才自然地流露出来的。

我想我大概是在那一刻便喜欢上了他,并且明确知道了这注定是属于我的一场无果的爱恋。

从那以后我更就加注意前辈的事情了,偶尔会感觉前辈已经发觉我在悄悄窥视他的事情。可我停不下来,就连发呆的时候眼神也会不自主地向前辈那边飘,想要看看他在做些什么。原来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是如此的甜蜜又让人焦虑。

不过前辈没有那么多心思关心情感方面的问题,他几乎每天都在不停地工作,见不到他空闲下来的时候,就连抽空喝杯咖啡的时候手里也会端着一本书,其中一本的封皮上写着:古德曼吉尔曼治疗学的药理学基础,据我所知是一本修学药剂师才会看的专业书籍。看样子前辈他除了做医生还在考药师资格证。

我其实不懂前辈为什么要那么拼命,才过了一年,也就是前辈在医院的第三年,他的职位已经升到了主治医师,并且进行了他的首次主刀手术。也就是那次手术让我真切的感受到了为什么没有人愿意来我们科室的原因:那种绝望和窒息感,以及歇斯底里的近乎疯狂的家长,是不会有人愿意面对的。而站在风口浪尖的前辈居然以我从来没见过的卑微的姿态接受了对方的全部怒火。

不能理解。明明她的孩子本来就被判断为无法再继续进行救治,前辈是在她的再三请求下才同意做这台手术的,更不要说手术的费用全部都是由前辈支付,即使手术失败,那个女人也不该责怪前辈,毕竟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去拯救那孩子的前辈,同样悲伤的令人难过,以至于我无法原谅擅自将自己的怒火发泄到前辈身上,利用前辈的愧疚掐住前辈的脖子的那个女人。

所以那天最后拉开那个女人的人是我,我阻止了她不合理智的行径。但前辈沉下去的红眸告诉我,有一些事情已无法挽回,比如,他第一次主刀手术的失败。

虽然隔天一早前辈还和往常一样准时到医院上班,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其他人也都默契地缄口不提昨天发生的事情。但我看的出来前辈的精神状况非常不好,把眼镜拿下来的时候可以清晰的看见他眼底的一圈青黑色,想必是昨晚根本就没有睡吧。

我很担心,连手上的档案整理都慢了下来,安慰的话堵在心里,却根本没有开口的立场。不知怎么的,我焦虑的心情在看见那个金发男人走进来的时候突然归于平静,提着的一颗心在不知名的安心感的抚慰下落回到肚子里,连带着工作也能很好地继续下去了。

那个男人总会给人一种很可靠的感觉,和前辈给人的感觉很像。我其实知道他并不是他口中说的隔壁西餐厅的侍应生而是餐厅的老板,不过我一直没有在前辈面前说破这件事,反正他迟早会对前辈坦白的。也许那个男人每天给前辈送饭时顺道为我带一份甜点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我告诉前辈这件事呢,我看得出来他对前辈的抱有的小心思。

山治。

在别人的口中,我终于知道了金发男人的名字。而且我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很适合前辈的伴侣。

他的心思全部都用在了前辈身上,借口朋友的名义风雨无阻地跑到医院来给前辈送晚餐午餐,带来的菜品在餐馆的菜单上根本找不到,八成是这人自己特意研究给前辈做的。甚至为了照顾在高压下患上精神衰弱的前辈经常变着法的在食物里加进一些可以促进睡眠、安神养心的成分,一个人承担起保障前辈健康的责任。

换作是我的话,恐怕坚持几个月就不行了,然而山治先生做这件事一做就是数年,直到他们正式结婚在一起后也依然不曾放弃,天天和前辈在办公室用爱心便当秀恩爱,惹得一群人羡慕。

“山治先生真是个好男人呢。”

记不清哪天我在和其他护士闲聊的时候这么说过,语气中夹七分欣慰,三分不甘。欣慰是他把前辈照顾的很好,很爱前辈,不甘的是我怎么也做不到他做的那种地步,成不了前辈眼里的“特别”。

TBC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