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

【香索】同科室的罗罗诺亚前辈(等级:G,路人女第一人称,完结)

Attenttion:

1*本文依然是【酒店老板x儿科主任】的AU设定x

2*喜欢索隆的抹布女第一人称注意哟x

3*突发奇想的脑洞,所以如果招待不周请多多包涵x

4*本发完结x

5*和《意外发生事件》的剧情有一点点的关联x

以上,如果能接受的话,祝您食用愉快x

**************************************

还真是让人纠结呢。但是,前辈幸福的话就太好了。我再也不想看见前辈失魂落魄的样子了,那张脸真的不适合那种只肖看上一眼,便会产生他被全世界否定掉的错觉的表情。

后来前辈在年仅二十四岁的时候当上了儿科主任。二十二岁年末的告白停留在那个冬季,前辈身上的担子却没止步于一个四季轮回的结束。儿科大大小小的事务现今都由前辈亲自处理,本该协助前辈的副主任一职因为人员不足的问题一直没有合适的人就任,弄的向来不怎吃药的前辈的桌子上多了一小瓶的安眠酮*,实在无法休息的时候前辈会服用少量来帮助自己小憩,呼吸浅的像是死去了。

……

会死吗?不会吧。有时前辈睡得很沉的时候我会胆颤心惊地盯着他,害怕他就在睡梦中逝去,再也看不到前辈美丽的红眸中跃动的浮光,失去和喜欢的他说早安的机会。

我守望着前辈,而前辈守望着无数的生命,将死亡的阴影隔绝在身后。

平静的日子犹如流水,背着我们结婚的前辈和山治先生也依然每天都保持着热恋的感觉。要不是前辈突然人间蒸发,这样的时光应该还会普通地继续下去。

对,前辈失踪了。对于儿科科室来说这百分百是个噩耗,原因无它,那就是我们根本没有能暂时代替前辈主持日常工作的人选,稍微能帮上忙的医生全部都外出学习了,没个十天半个月的根本回不来。更令我们抓狂的是,很明显前辈这次失踪和以前的迷路压根不是一个等级的,不然我无法想象山治先生会抛弃他的绅士风度直接闯进儿科主任办公室急吼吼地问我们今天最后一次见到前辈是在什么时候,弄的我们全科室都担心起前辈的人身安全来。

好在上帝保佑前辈没事,山治先生在前辈失踪的第三天过来给前辈请了一个月的假,告诉我们前辈没事请我们放心。虽然很疑惑山治先生是怎么知道前辈没事的,不过既然是他的肯定,我们也可以暂时松一口气,鼓足精神处理眼前的烂摊子等前辈归来。

我们要向前辈证明,我们才不是一直需要前辈照顾的小孩子!前辈能做到的事,交给我们也完全没有问题!

带着万分坚定的信念,这辛苦的一个月我们圆满的撑了过去,期间山治先生还是一如既往的天天来医院报到,只不过做的事情不再是送爱心餐而是收拾前辈的办公室。我们不是没有向他提过前辈的东西我们来收拾就好,但他拒绝了我们的好意,坚持自己来做,我们也无可奈何地任他去了,顺带目睹他每天在打扫完毕后一动不动地坐在前辈的座位上发呆的全过程。

最终我们等了一个月的前辈按时回来了。他出人意料地凭空出现在办公室里,站在趴在他办公桌上睡着了的山治先生身后轻笑,食指抵住薄唇对着即将惊讶出声的我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脱下身上的白大褂小心地披在熟睡的人身上,自然地用手轻轻地揉了揉对方看起来就很柔软的金发。

发觉成了电灯泡的我很自觉地退了出去,临关上门前我听见了前辈细不可闻的呢喃。

“辛苦了,白痴。”

那是对谁说的当然一目了然。

他们故事的结局是怎样的呢?我预测不到未来。不过他们手上新添上的那对闪闪发亮的婚戒告诉我,他们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终章。

祝你们幸福,前辈。

还有,我爱你。

THE END

*注:安眠酮是镇静药,服用多了会导致上瘾,大量服用会有生命危险,主要用于治疗神经衰弱和失眠。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