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

【香索/双索】意外发生事件(4)(等级:NC17,中长篇)



大街上人来人往,吵吵嚷嚷的沸腾了小岛凉爽的空气。沿着街道一路朝西,行路两旁各种商铺比肩并立,或简洁或花哨的招牌吸引着过路人的注意,使尽了浑身解数为自家主人招徕顾客。


显然,这里不是采购食材的地方。绿发男人打量着周遭的环境,忿忿不平地嚼碎了嘴里的奶片。早上下船的时候他先是猝不及防的遭到了山治的拦截,然后没等来的及吃上早饭又稀里糊涂的被迫和这小子组成一组去采购食材,最后居然还让那小子给领到了和集市完全在两个方向的中心商业区——就算他不识路,他也认得刚刚指示牌上的字,鬼知道山治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你和索隆的喜好差不多吧?”走在前面带路的山治拿下嘴里的香烟回头突兀地问,僵硬的动作在医生看来煞是好笑。


“我拒绝回答无聊的问题。”气头上的医生没去管山治的窘迫。他一向讨厌拐弯抹角的试探,更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 没人能够强迫他做他不想做的事。


这么说着,医生加快了脚步。


“等等,别乱走!我直说还不行吗?!婚戒,我想请你帮我挑婚戒。”大概是怕医生真的跑的无影无踪,某人追在后面悻悻地开了口,视死如归的壮烈表情引来一路上百分百的回头率,围观的路人八成都在想这两人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好在山治请求援助的对象还算通情达理,在听闻他一系列怪异举动的缘由后,医生脸上快持续一上午的不愉快立马烟消云散,当即表示愿意合作。既然是成人之美的好事,他当然没理由摆出一副臭脸。只不过不敲一比报酬的话,医生觉得实在是太亏了,何况他确实迫切的需要一些安神的药物来帮自己平稳情绪。


“可以,不过天下没有白来的午餐啊,小鬼头。”心里小算盘打的噼啪乱响的医生笑而不语,言外之意他相信山治一定会领悟的。


约莫十分钟,山治和医生从距离他们不久前站的位置仅有十米的医药店里走了出来,手上多了好几个袋子。里面除去安神用的软膏顺带还有几罐有奇怪功效的药品,是供医生拿回去咨询小船医这些药品的成分做学习研究的。毕竟难得来到不一样的世界,他希望能够在回到自己的世界之前掌握这里的医药学基本知识。


满足了医生的要求,两人提着袋子又走了一段路。苦苦搜寻了半天才在街道的角落觅到一间冷清的珠宝店,青空下纯黑牌匾搭配红漆拉门的怪异风格着实解释了这家店门可罗雀的原因。


说真的,如果不是实在没有选择了的话,他们也不会选这家连握住门拉手都会感觉到有一股寒气往上窜的奇葩店铺。


伴随着木板相互摩擦的声音,店铺内的简单布设慢慢的在两人面前铺展开来。先是几盏分散摆放的兽首铜灯,再是在摇曳的光芒下同背后的墙分离的乌黑的家具物什,整个房间内的东西都被主人打理的井井有条,黑色的展柜和几件精巧的工艺品羞怯地藏在屋子最深的地方,周身明显是一圈特意空出的空间。


“请问两位客人要些什么呢?”


有谁向他们走过来,鞋跟敲击着铺了地板的地面发出闷响。倏然,一张属于十三四岁少女的脸毫无预兆的从灯光无法照亮的暗处浮现,过长的刘海让两个人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我想要买一对戒指,美丽的小姐。”


山治破天荒的没有发花痴,医生也情不自禁的多分给眼前穿着华服的女孩子一些注意。他发现自己做了儿科医生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像眼前的少女这样的孩子,发帘后的眼睛充盈着死亡才会带来的寂静,根本找不到对“生”的渴求。


他一直以为只有成年的浑渣才会拥有那样恶心的眼神。


“哦,婚戒吗。那客官们跟我来吧。外面的东西我猜你们大概看不上眼。”好像没感觉到医生变得不大友好的目光,少女蹬着脚下不矮的高跟鞋,一言不发地带两人进了屋子的里间。


里室的装修和外面相似,不算正对着门的方向的一张红木桌和四个圆凳,空落落的房间里就只剩下用于照明的灯具和几幅巨型照片,再无其他。


少女招呼他们入座,为他们沏了两杯香茶后就恭敬地退出房间去取戒指。只是被留下的山治和医生在这番诡异的氛围下哪里会有品茶的闲情逸致,他们戒备地观察遍四周,搭在桌子上的手指碰也不碰茶杯,任由杯子里的茶水由滚烫转为温凉。


他们注意到墙壁上最大的那张照片的内容和其他五张的不太一样,它拍的不是风景,而是少女店主和一对男女的合照。照片里左边的西装男人看起来三十上下,笑容得当,服装打扮一丝不苟,少说应该是个普通的上流人士。而右边的美人亦是姿态优雅,虽不能准确地估出年龄,但也不像是能到三十岁的人,紫色双眸剪水,一袭简单的黑色长裙落落大方,眉眼间和少女的模样颇有几分相似。


那样的两个人一左一右地牵住照片里比现在还要小上几岁的少女的手,甜蜜的气息扑面而来。


不难猜到后续是有什么不幸的事发生在这家人身上了,不然照片中女孩眼里清晰可见的光芒怎么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呢?医生反复看了几遍照片,忽然发现了他想要的关键。


“小鬼你……”


“两位久等了。”


刚要说出口的话让回来的少女打断了。一只精巧的小盒子被小心地放到两人面前,敞开的盒盖下是两枚表面雕有一圈细而浅的花纹的银色婚戒,大片枝蔓交错的荆棘藤中偶有几朵简化的小花点缀在其间,若是不仔细几乎都会忽略去它们的存在,只看得见戒指本身的美丽。


“不知两位是否还满意这对戒指?看在和两位有缘的份上,这对纯银戒指如果您满意的话拿走就好,我分文不取。”


“不要钱?这有些……”


端详着盒子里双戒的山治疑惑地抬起头,实在不明白这位小Lady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再怎么有缘,随随便便就赠予他们一对银戒也太奇怪了。



TBC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