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

【罗索】月见酒*(等级:G)



即便在海面下也挡不住一群人玩闹的热情。庆祝索隆生日的宴会吵吵嚷嚷的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直到大家一个个都醉的不省人事,混乱的场面才终于安静下来,放眼望去只剩索隆一个人还清醒着,脚边堆了一大堆大家送来作为生日礼物的美酒。


“哦,还真多啊。”


将礼物们抱在怀里,索隆无奈地看了一眼室内躺的七倒八歪、熟睡的家伙们,心里估摸着今晚是注定要他来守夜了——明明今天他是寿星,不过他也并不在意这点小事罢了。


穿过走廊,路过的狭小圆窗外面是一片漆黑的海。索隆站在窗前向外张望,意料之中的什么都看不见,只有偶尔有过的几尾奇怪的小鱼因为自身的蓝色荧光被他纳入视野,点点碎光一瞬即逝,令他有些失望。


“果然看不见月亮,难得今天有这么多酒。”


索隆小声的自言自语,遗憾下不由得回想起自己还生活在东海的日子。那时满月总会伴随着满天飞散的樱花出现,粉嫩的花瓣浸在柔媚清澈的月光中,仿佛落入了一潭清水,而他亦在那潭水中,同无数落花一齐仰望头顶上方的月,美美地饮尽杯中的清酒,一杯接一杯,待到天蒙蒙亮的时刻再舒服地窝在樱树下睡去,过几个小时携一身樱花醒来。


某种意义上说,他现在的情况和那时相似,都是在“水下”,只是今日缺少了一轮明月。


真想再看看那样的月亮。


这么想着,索隆移开视线,准备重新开始走他的路。但突然他感觉脚下一空,连人带酒被传送进了潜艇里的哪个房间,几瓶酒在不平衡的位置不慎从他的怀里掉到了地面上,滚到了唯一会使用这种能力的“罪魁祸首”脚边。


“喝这么多酒不好,索隆当家的,而且他们的警戒性太低了,万一遇到敌袭,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啰嗦,我不是还没醉吗?况且这些酒对于我来说根本不够塞牙缝。特拉男,你只是来说教的吗?”


无所谓的某人挑起眉,一双吊梢眼在这个动作下少了几分戾气,却增了一抹的妖娆。若是勾上红色的眼妆,想必那一定会是书画里描绘的专属于妖精的美丽眼眸。


“不是。”


罗拾起酒瓶的手顿了顿,视线不自然地与对方的视线错开。他的确是有其他事情想问索隆的,可见到本人后竟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准备好的对话模板统统宣告报废。


“生日快乐。”


“啊?……唔,原来你是为了说这个。”


让罗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弄得反应迟钝的索隆眨眨眼,差点以为自己得了幻听。


“谢啦。不过没想到你竟然——”


“还有。”


“嗯?”


“索隆当家的你想要什么礼物?”


送过生日的寿星生日礼物当然无可非议,就是由于当事人的双方变成了罗和索隆,本来挺正常的一件事便变得不太正常了。不说别的,你能想象两个成为同盟不久的强悍海贼像老朋友一样发生以上对话吗?


答案八成是否定的。虽然问问题和被问问题的人全然没应有的自觉。


“我想赏月喝酒。”


“但现在不能浮到水面上去,索隆当家的。以我们的情况,贸然行动会很麻烦。”


“那种事我当然知道,我只是负责回答你的问题。”


他们两个人都是会审时度势的人,所以索隆的原意自然仅是解决对方的问题,不关心自己说的东西是否能实现。然而当他望见罗藏在帽子下的淡金色,他临时改变了主意。


“索,索隆当家的?”


猝不及防地迎上绿发人凑近的脸,罗僵直了身子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们之间的距离第一次缩的如此的近,近到他能数清对方纤长的睫毛的数量,还能感受到对方打在他脸上的温暖呼吸。


现任红心海贼团团长,特拉法加尔.罗,十分丢脸的觉得自己心脏简直要停止跳动了。


“月亮。”


“什么……?”


“特拉男你的眼睛和满月一样。”


笑的肆意张狂的人用食指指着罗张大的眸,千里俊秀也抵不上他的笑意正浓。


“今夜月色真美。”


是个开怀畅饮的好时候呢。



END


*注:月见酒就是赏月时喝的酒。



******************

此文是p站某个罗索太太的短漫的改文x周日能上p站的时候再把太太的p站ID贴出来x由于并不懂日文,所以这篇只是大致情节相同,实际上对话是不大一样的x而且中途加了自己的一些妄想x

招待不周,请多包涵x


评论(11)

热度(37)

  1. 啊啊啊啊啊零酱~Guil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