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

【香索】从A到Z(3)(等级:R,甜度百分百的二十六个单词)



03.【Cook】


白糖一勺,香醋一勺,盐三分之一勺,酱油三分之一勺。将这些调料合成一味再混合上淀粉和清水便可以调成鱼香茄子必要的碗汁。而锅里茄子也已经翻炒适时,油香和豆瓣酱的咸味交缠着在厨房里嬉戏着,只等酱汁浇上小煮即可。


每一个步骤都稔熟于心,手指灵巧的在各种厨具间穿梭。索隆耐心地做着自己今天的午饭,在有条不紊的行动中还抽空给自家厨子发上两条语音,抱怨昨天来的路飞把山治留给他的那点口粮全部吃完了——要不是路飞那个小混账,他也不至于沦落到自己做饭。本来他自己就是非厨子做的东西基本难以下咽的麻烦人物,现在厨子出门参加全国的顶级大厨会议,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没有了粮食的他就只能用自己的手艺先凑合了,毕竟是厨子本人教的他。


抱怨归抱怨,骂归骂,索隆一个二十好几的成年人也总不可能和十七八的小鬼较劲。路飞正还是长身体的时候,小孩子的饭量大些倒也正常,要怪就怪艾斯那家伙对路飞过度溺爱,给路飞养成了吃东西不懂得节制的坏毛病,自己成天还神龙见首不见尾,管不了路飞,本质上一大一小都不是让人省心的货。


一想起来自己是这俩小子名义上的监护人,索隆就觉得各种意义上的头疼。倘若时光能倒流,他一定要告诉那个还是实习医生的自己,千万不要随便答应病人的嘱托。


把酱汁收得差不多的菜盛出锅,油润香软的茄子放在洁白的瓷盘中有种自然的美感。索隆不像山治那样会给自己做的菜摆盘,他的标准向来是好吃就好,品相档次并不重要,何况通常只有他自己能吃上自己亲手做的菜肴,标准自然放的很低。


“那混蛋猴子,等我回去就修理他!竟敢乱吃我给你做的爱心料理!”


放弃在公共场所使用不雅用语的山治在LINE中以文字无声地呐喊,索隆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自家爱人实体化的怨念。他在心里颇有点幸灾乐祸意味的为路飞默哀三秒,抬手关上煤气阀后腾出手来打字回复对方。


“随你,不过下手别太重。我做好饭了,先去吃饭。”


“我家小绿藻就是贤惠♡”


“那也比不过你啊,家务国王。”


没打算和山治继续闲扯下去,索隆锁上手机屏幕,坐到餐桌旁边准备用餐。粉色的围裙早在他切完菜的时候就被他解下来,搭在了他旁边的那把椅子上,虽说他很嫌弃这条围裙恶趣味的颜色,但鉴于那是他的小病人送的礼物,他一直没有扔掉这条围裙,反而默认它逐渐取代它的同类们,变为家里仅剩的一条围裙。


甜糯的米饭、温鲜的清汤和色香兼具的鱼香茄子。索隆合上双手,对着空荡荡的餐厅道了一句“我开动了”,就开始享用起他忙活了大半天的午餐,一口下去四溢在口中的甘美让他有一瞬间产生了吃到厨子做的菜的错觉。


“回来必须要让他好好补偿。”


勉强吞咽下嘴里的食物,索隆悠悠地想,眼前浮现出几年前厨子第一次教他做菜的情景。那双太过温柔的水亮蓝眸害的他烧糊了他的初次尝试,难以下咽的涩味至今仍留在喉间,久久不能散去。




TBC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