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

【香索/双索】意外发生事件(5)(等级:NC17,中长篇)



“没关系,本来这店时日也不多了。”


“什么意思?”听见对方干脆的回应,山治张大了双眼,他不觉得这种事也能被如此平淡的说出口,特别是说话的一方充其量也只是个早熟小孩子而已。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她活不了多久了,所以打算把东西都处理掉。你看她脖子上的色素沉积,和照片里那两个人的情况一样吧?那是癌症的并发症——虽说你们这里大概没有这种叫法。”


不等少女自行进行深层次的解释,医生幽幽地插入了他们的谈话。不知道是不是山治的错觉作祟,他竟觉得医生的语气里夹杂了一丝怒气,似乎是刻意针对那位少女的。


不论怎么样,为难女士可不行,哪怕对方身份不明。


绅士之魂熊熊燃起的山治正准备贯彻他的骑士道,不想那边的两人的相处出人意料的安定,你来我往的问答间倒是交流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原来那女孩子原本是这个岛上名门望族的大小姐,前几年父母因不明病症双双去世,留下她和因为治病的巨款而败落下的家族苟活。她本以为失去双亲又沦落到这般田地已经是最坏的情况了,却没料到自己也会和父母患上相同的疾病,在经济情况下绝望地放弃了寻找医治她自己的方法,蜗居在这条不起眼的小巷,等待有缘的人带走那些她用不上的传家宝物。


这便是这家店充斥着死气的原因,因为它的主人一开始就没打算活下去。


少女低垂着头,不知道现在自己该作出何种的姿态面对面前两个很明显不是一般人的客人,特别是那个动怒的绿发男人。对于任何一个尽职的医生来说,像她这种人是最糟糕的吧。


明明她还是想,活下去的。


“喂,别那副样子。告诉我,你想活下去吗?”


惊讶间,她抬头看见医生立在她的面前。就像是听见了她内心的祈求的神,向软弱的她伸出了通往救赎之路的手。


“我发誓,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让我想要保护的人离开!即使是死亡要带走他们,也必须给我滚开!我发誓!”


泛黄的身影淹没在记忆的长河中,与无数的眼泪一起埋葬在过去。


从右胸后外侧的切口入胸,环绕肺根部剪开纵隔胸膜。山治站在旁侧看着医生用手术剪灵巧地剪开人体组织的一部分,简直难以置信那个和索隆拥有一张无异面孔的男人竟可以娴熟地做这种一直以来都是乔巴负责的精巧工作。他本以为儿科大夫是不会做这种外科手术的,第一天听说这家伙是儿科医生的时候也只是觉得对方顶着绿藻头的样子凶神恶煞地站在一堆小孩子里面颇为搞笑,万万没料想过自己会亲眼见到对方主持一台手术的姿态,并且折服于对方高超的技术。


覆有白色一次性胶皮手套的双手沾染上鲜艳的红色,牵引开上下肺叶之后,肺门血管就大大方方地裸露在他们面前。医生小心地分离开肺部浅面上的静脉,分别结扎并切断了上叶和下叶静脉之后开始着手于动脉的工作。幸亏他有随身携带一个装有简单手术器械的小皮包的习惯,不然在这种异世界想要找到合适的手术器具,不说是海底捞针,怕也是差不了多少。


如法炮制地处理完难缠的动脉,接下来向前牵开下叶。哪里缝合,哪里又需要切断,在医生的眼里这些都清楚的像是有人预先做好了标记。尽管他记不得这是他做的第多少台肺部部分切除手术,但是他知道自己应付的责任和义务。


守护好的他的病人,竭尽所能抵挡住死亡挥下的镰刀。


“小鬼,再拿些线拿过来。”


游离出肺下静脉,医生目不转睛地盯着创口,轻轻拿过山治递过来的普通肠线。这些专门用于皮下组织结扎血管和缝合感染伤口的肠线是以羊肠或牛肠粘膜下层组织制作的易吸收缝线,缝合后用不着拆线,能够直接被人体所吸收,在这种场合使用是相当恰当且安全的。


房间里空气变得凝重,山治一动不动地静候在一旁等待医生的指示。不懂医学知识的他帮不了别的忙,只能充当医生的临时助手,戴着同样的消毒手套给医生递去他需要的工具,以免浪费珍贵的麻醉剂起效的时间——奈何这是第一回使用这个世界的麻醉药品,医生也没把握这种药物止痛的效果会持续多久,万一中途失效,遭罪的可就是这位小小姐了。



TBC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