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兼大型生肉站。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99%狐味巧克力 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授权搬运】twi:@8esu_

应要求搬运了一下织田作和安吾两个人带幼稚园双黑♪真的超可爱的wwww主要还是双黑就不带安吾和织田作的tag了w

禁止二次上传,禁止转载♪

双黑无差,请不要在评论ky——谢谢合作www

【双黑】干部大人的那只猫

1.是和 @亦没肝 子亦君的脑洞!养猫咪宰宰的中也干部!✔

2.纯糖无毒✔

3.双黑无差不要在评论ky哦✔

祝您食用愉快ε==(づ′▽`)づ

++++++++++++++++++++
最近港口黑手党里流传出了一个怪谈——中原干部脑袋顶上的帽子下时不时会露出一条尾巴。

那是一条怎样的尾巴呢?纯黑又柔软,说起来并不能算是很长。但即便是如此短短的一截,末尾处还硬是要缠上两圈绷带,有一搭没一搭地在干部的头顶晃悠,有时被中原发现后拍了拍便委屈地缩回帽子里,安静得仿佛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中原干部从来没养过什么动物,所以部下们也理所当然的没往那个方面想。而且就算退一万步来说,向来严谨的中原干部也不可能带宠物来上班,更别提冒着风险让一只有尖爪的动物待在自己的帽子里,要是中途让宠物不小心跑到哪儿去,那肯定有损干部的威严。

如此一来,干部帽子里冒出的那条尾巴的由来就变得扑朔迷离,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就变成了席卷港黑的流言汇交点。有不少人声称那条尾巴是中原干部帽子自带的,那个帽子活了;也有人说是有恶魔栖息在干部的帽子里;最离谱的是有人猜测那是从干部头上长出的尾巴。此话一出,这个胡说八道的可怜人就瞬间被中原干部手底下的忠实追随者给暴打了一顿,不过有关于干部帽子底下的窥视行动倒是一点也没有少,反而在那只后又频繁了很多,多到连干部本人都有些看不下去,开始头疼要不要和下属们说明实情。

不管别人怎么猜测,事实就是,英明神武的中原干部确实养了一只宠物。然而这宠物却也不是一般的宠物,每天中原干部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帽子摘下来让睡了好几个小时的猫咪透透气,那黑色的小猫就支棱着柔软的耳朵,几下跳到他的怀里来撒娇讨食,粉色的小舌头舔过他的指尖又蹭过自己柔软的掌心,乖顺得一点都不不符合这张脸的模样——一点都不符合太宰治的那张脸。

莫名其妙地在公园拾到的小家伙不是异能的产物,也不是太宰治本人。他并不会说话,只能咪呜地叫,想要什么会对着他比划。观察几天下来也就是个三四岁小孩子的智力水平,平时最爱做的事就是窝在他的帽子里睡觉,再不然就是蹂躏自己身上散下来的绷带以及啃蟹肉,同一只普通的奶猫没什么区别,除了他有着和人类一般的身形。

可长了太宰的脸,就注定这只猫也不会怎么省事。虽然他确实不会喝中也的红酒或者故意扯坏中也的帽子,但他却捏准了中也的弱点。仗着中也不会打他就每天从他自己的猫窝爬进中也的被窝,中也睡到一半脚底蹭到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吓得立马从睡梦里惊醒,生着气怕踩到他要教训一顿,只是拎着小家伙的后颈看了一会儿那双闪着光的大眼睛又瞬间没了脾气,最终向“黑恶势力”低头把小猫圈进被窝,蹭着对方蓬松柔软的发回归梦乡。

诸如此类的事情小不点没少干,开心了喵喵叫着要中也摸头,不开心就用没长好的小尖牙啃中也的手,上个桌子碰掉了中也喝水用的水杯,还有洗澡的时候誓死挣扎差点掉浴缸里淹死,去超市的时候扒着超贵的蟹肉罐头不松手……任性且不讲理,可谓是对这个小不点最确切的形容了,偏偏中也又舍不得狠心罚他,所有的咬牙切齿都融化在对方尾巴尖勾起的弧度里,连带捎着火气的训斥也被一同掐灭。

“喵。”

猫咪眨了眨眼,看着对他叹气的中原干部歪了歪小脑袋。

END

【授权转载】twi:@8esu_

是上周的中太六十分~大概就是宰宰给了中也压岁钱,然后中也直接拿压岁钱去买烟被收银员小姑娘鄙视这么大了还收压岁钱hhhhhhh

期末爬出来发一发XD

禁止二次上传,禁止转载>3<

好滴尖叫完一下午我来Repo惹♪首先感谢各位参本人员的付出!拿到本子的一刻我真是心怀感激ε==(づ′▽`)づ尤其感谢 @麻雀 麻雀君!组织本子辛苦啦(。・ω・。)ノ♡

本本里大家写的都很美味,有肉真是出乎我意料xxxx我本来以为是全年龄?!不过两篇肉都很香,吸溜吸溜,好可爱啊XDDDD

@黑眼圈聚集 黑君的这篇我好心动宰宰的反应哦,小声嘟囔“那你不也喝完了吗”真的是可爱飞x虽然是中也第一人称但是完全没有违和感!开篇第一篇就让我感动到了xxxx做里面谈正事什么的wwwww最后还报复地铐回来︶///︶要不要这么可爱啊你们xxxx最后衔接到剧场版那里也很自然,感觉回去要的报酬一定wwww

@但丁神曲 唤醒君的这篇大概是我这本里第二喜欢的一篇xxxx我很喜欢【牢牢握住了他继续施力的手,所有的痛苦在刹那间灰飞烟灭。只留下一颗鲜活的、跳动的心脏捧在手里,献给你……】这里,就是看的一瞬间一下子被击中的感觉xxxxx很有一种代入感啊xxxxx唤醒君这篇我是断断续续看的,因为太激动,不时在QQ和我的小甜狐小窗怒吼【x】总体来说这篇给我的印象真的很深,不论是太宰的掌控力,还是对于双黑间的关系,中也喊出【用老子替换掉那个冒牌货】那里,有种,对方的身边只能有自己的感觉——在最危及的那个时刻x一起加速下坠真是wwww能HE真是太好了(ˉ﹃ˉ)

然后是 @阳咩咩 向阳君的!!本次合志里喜欢的top1!!!说实话真的是让我眼前一亮!之前完全没想到还有这个时期的这个角度可以切入!!保护与被保护,双方互相渴求的一部分解放,有种真的是只有他们才能完美契合于对方的感觉,无可替代呜呜呜TwT宰宰亲额头简直太可爱了——无关其他,那个吻那么单纯又可爱,真是太shock我了!不过中也回去之后要讨回来的肯定是不只一个额头吻吧wwwww和剧场版的衔接也是让我觉得我要升天的点︶///︶还有关于中也的内心那里——把赞美都献给您!!!实在是太喜欢了!!!爆字数辛苦啦!!!

关于HP paro和【愿望】两篇就不艾特了xd因为并没有get到lof是啥【其实愿望那篇我有存您的多谢款待来回舔但是您lof我xxxxx】HP趴那篇真的是糖度超高,默默关心的宰宰真是可爱x小别扭欸嘿嘿wwww肉也炖得很香!而【愿望】这篇,由于我舔了那么多遍【多谢款待】我一眼就看出这是那篇续篇是不是!有生之年居然有续篇我真是感动哭了TxT您的中也男友力依然满满啊qqqq习惯了被中也喂食的宰也好可爱呜呜呜xxx我特喜欢宰宰把中也抱怀里蹭hhhhh场面实在太可爱了wwww而且我也很喜欢您双黑的对话,是那种一吃【?】就是双黑的味道xxxxx中也的愿望已经实现了真是太好了ε==(づ′▽`)づ

最后献给麻雀君吧——虽然你说你是整本唯一的BE搞得我心惊胆战,但是读起来其实也并不算刀,这一别没有隔阂也没有不谅,也有完好地道过别,也不算不圆满啦——亲吻指尖什么的啊,真是wwww包容着太宰的中也我真的是非常喜欢——(ˉ﹃ˉ)

欸呀虽然说是最后,但也感谢四方空城君的G和洵太太的封面xxxxx同样也是很美妙的一部分,感谢你们的付出(ΦωΦ)


【授权搬运】twi:@8esu_

禁止二次上传,禁止转载!

【双黑】少年记事簿②

这篇是根据太太的图写的段子,因为十分喜欢这张就脑了一下(ΦωΦ)

食用愉快>3<

++++++++++++++
No.2『下坠』

“你已经没有退路了!”

拿着枪的男人高声喊叫着,破了音的字句在太宰的耳里飞驰而过,甚至没能留下一点痕迹。他示弱一般地在那人的枪口前退却了几步,但疏于掩饰的表情充分证明了他的无聊,轻阖的眼眸几乎是毫无掩饰地传达着轻蔑。

“好像是这样呢——那么你要怎么处理我?走投无路的中田先生。”

太宰轻轻笑出声,双手搭在身后的栏杆上,冰凉的手指摩挲着同样冰凉的金属表面。不利于对方的证据已经在几个小时前被他的手下悉数找出,现在紧逼着他不放也只是为了赢得一条生路,希望自己在被清查的情况下最后还能平安无事。

然而连筹码都不曾拥有的人又怎么能有资格参与一盘赌局?被对方的天真磨光了耐心的太宰以双手为支点稍稍用力,就将自己的身子撑上了栏杆。过大的动作让他的身姿摇摇欲坠,披在肩上的黑色风衣也在突然掀起的狂风里猎猎作响,自大楼下方看来简直像是乌鸦伸展开的漆黑羽翼,正在为起飞的一刻做好准备。

人类并不会飞翔,而太宰的异能也并不是能用来让他飞的类型。倘若从这么高的楼上跌下去,那后果十有八九是要摔成一团肉泥,搞不好是要在地面留个难以清理的路标,留给路人感叹。

要是换成别人在当下的情况,那是肯定不会想掉下去的。可太宰不一样,他巴不得能快速地脱离这个腐朽的世界,于是他将自己单薄的脊背微微倾斜到没有支撑的空中,那双抓着护栏的手虚虚的,似是下一秒就会松开。

男人的手开始发颤,细微的抖动在太宰暗到发黑的眸里漾开了几圈波纹。无论是歇斯底里的威吓还是强撑起来的模样对太宰来说都劣质到极点,今天他写好的剧本必将同以往一样被顺利完成。

“既然如此,您也说不出别的什么有趣的话了,我们就就此别过吧。”

最后虚情假意的完结词没能盖得过鞋跟与地面的撞击声,重力所带来的过快速度使太宰在风中几乎睁不开眼。他近乎期待地感受着脊背因腾空所发出的刺痛,自然伸出的左手在空中比成了一只手枪。

“Bang。”

加速的下坠让太宰免除了被鲜血喷溅到身上的危险,美妙的死亡在短短的一瞬于他的面前炫目地绽放。一切的一切都向着可见的终点迫近着,只是太宰知道今天的自己注定仍然无法死去。

——轰鸣的引擎声将他从地狱的边境拉回了现世。

TBC

【授权搬运】twi:@8esu_

混合一发太太有关宰宰的合集,第一张是我近期特喜欢的一张,安静又温柔xxxx顺便太太的宰有的时候真的让人好感觉寂寞啊【见4、5的感觉】,寂寞到要死掉了TwT

禁止二次上传,禁止转载!(ΦωΦ)

【授权搬运】twi:@8esu_

双黑和小不点双黑们的日常——按照太太日常没有特殊说明就打两边的习惯我就打了太中/中太,但是评论请不要ky,组合打call喊双黑就好x

请不要二次上传,请勿转载(๑´ㅂ`๑)

是我最喜欢的日本画师(twi:8esu_)的作品!感谢我家亲爱的帮我要到的授权,能够搬运过来分享给大家x

今天搬运的主要是太太在近期的中太六十分里面的作品x我超喜欢太太的线条构图和故事,感觉软乎乎的很温暖又帅气xxxx最后一p是授权,以后放图就不会一起放出了,请不要随意盗取,或者把太太的图片二次上传,请记住所有没有作者允许的在公开平台的二次上传均属于侵权x

ps:太太虽然是日本人,但是中文很不错哦xxxx

psss:突然想起来今天18最后一天,那么祝大家新年快乐【?】x

【中太】今天太宰医生得到亲亲了吗?①

1.是双儿科医生的中太✔

2.一个抱着开短篇的心弄出来的中篇QxQ✔

3.大概是治愈的,HE✔

希望客官食用愉快!_(:з)∠)_写的吐血q
++++++++++++++++++
“太宰哥哥——起床了哦!中也哥哥已经叫你好多次啦!”

热而柔软的嘴唇贴上了太宰的脸,把他从冗长黑暗的梦里拉回了现实。即使双眼还未睁开,也能感受到明亮的光温暖地包围着自己,令人安心的小小热源附在他耳边轻轻地喊着他的名字。

“啊……早安哦,耀君。”

太宰凭着良好的直觉将身边的孩子带入自己的怀中,动作温和的像是在对待一件脆弱的艺术品。这双并不算柔软的手曾沾过无数人的鲜血,然而此刻它们的用途只剩下完成一个拥抱,以十根微凉的指抚过男孩的脊背。

“不用担心,我醒了。”

不掺谎言,亦不含虚假。犹如童话里被王子吻醒的公主,他弯着眸轻笑着说。



太宰治是何许人也?

一问起这个,这个医院的人都要有话说了。他们很多人都讲太宰医生是个好人啊,虽然有自杀癖,但医术是十乘十的好,不知道多少孩子的生命是由他延续的,也不知道有多少孩子曾受过他的照顾,这样会给孩子们柔声读故事的太宰医生,那当然是天底下最大的好人啦!但也有人说太宰治这人是个没有人性的恶魔,因为他们曾亲眼见过太宰拒绝过对一个孩子的救治。那时候的太宰的脸是冷的,垂下的眼眸里黑的连光都被吞没了进去——“对不起我们不能再接收人了。”明明是一句平淡的不能再平淡的回复,却叫听的人硬是连心底都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

可对于孩子们来说,太宰哥哥就是太宰哥哥,没有大人们说的那么伟大也没有怎样的卑劣,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甚至需要他们的吻才能在早上睁开眼睛,然后温柔地对他们说早安。

一吻换一天。

这仅仅是一个约定,有关于他和他们之间的约定。



“终于起来了啊?居然挤上孩子的床,你是来查房的还是来蹭床的?!”

小个子的橘发医师还是一如既往地只对他坏脾气,拿着笔的手正勤快地往记录表上填写早上查房得来的信息,对着懒洋洋地披着白大褂的太宰扫过去了一记眼刀。而习以为常的太宰不仅没有当回事,反而还贼兮兮地凑过去,故意惹人厌般把头搁上了对方的发顶。

“当然查房的嘛,但是耀君的床太软了,坐了一会儿就忍不住睡了——中也你也该试下,就知道我说的绝对不是假话啦。”

“呵。”

被称作中也的青年冷笑一声,一抬手就把手上的垫板砸到了身后人的脸上。鬼都知道太宰治这会儿又在胡说八道了,医院的床要能软和,那岂不是可以直接开旅馆副业了!

“要补觉回办公室补,下午还有手术,抓紧时间把你那死人脸恢复恢复。”

懒得再做什么纠缠,中也简单明了地拆穿了太宰的伪装。就算他再眼瞎,他也不会错过对方眼下的两个黑眼圈,更不要说那白了两度的脸,一看就是工作过度外加睡眠不足闹的。

见实在忽悠不过去(虽然他本来也没指望能忽悠过去),太宰撇着嘴揉了一把被中也打红的脸,晃晃悠悠地向着办公室的方向离开了,关门之前还不忘对中也做个鬼脸。

等到太宰的脚步声彻底消失在门外,中也这才叹了口气弯下腰摸了摸一直在旁边听他们讲话的辉的头,带着些无奈地开口问道:“他昨晚没有吵到你吧?”

“没有!但是昨晚有一直抓着我的手……中也哥哥,太宰哥哥他没事吧?”

“没事,他大概只是做了个噩梦,你们知道他胆小的很。”

有些事情是不能和小孩子说明的,中也故作神秘地冲辉眨了眨眼睛,换来对方一个夸张的了然表情。

“我知道了,我不会和别人说的——那中也哥哥再见!”

“嗯,再见。”

安了心的辉挥挥手,留下中也维持着摆手的姿势留在房内。良久,中也默默地把笔别到自己耳后,将记录表收到自己宽大的口袋里。

太宰的噩梦是很久之前就有的,在他们还做着黑手党的时代,那噩梦就如影随形,在每一个夜晚潜进太宰的脑袋,把太宰本就偏凉的手变得更冷。不过,他发现这一点也是在他们同住在一起一个星期之后才发现的,那时太宰的噩梦还不像这个时候的这么多,也不像这个时候如此复杂。着了梦魇的太宰往往是安静但不安分的,他不哭也不叫,只是一双手紧攥着,好似一个断定自己抓不到浮木的溺水者,绝望且冷漠,理性地任自己下沉却又忍不住伸手去抓握什么,可怜的和白天那个耍皮气他的乖戾少年判若两人。

这种关头任中也平时再怎么讨厌太宰也生不气来,谁又能狠心放着这样一个无助的人不管呢?于是他也只能把自己的手硬塞进太宰的手里,努力用自己的体温去感染太宰,让他好歹有根上浮的绳索。

而现在呢?现在也依然如此,曾经的小少年至今也依旧没有长大。


TBC

注:这里的乖戾是指性格别扭哦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