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兼大型生肉站。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狐汉三。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Zeli给硝挑的正装系衣服www小Zeli表示超满意x

摸鱼!阿鹤鹤家的小天使硝君x

我家的猫系少年Zeli酱x在政/府工作时期的着装x

右边是长的过膝,左边是短吊带,大腿的带子也是带刀的xx然后腋下枪/套x领结是蝴蝶结x小马甲xxx脖子上有颈圈x是政府定位用的xx左边的小腿/外/侧预计应该有个生产码【?】的东西xxx就是克隆人肯定会有的x后期那里缠绷带也是为了遮x

【黑毛组】祝你生日快乐!

祝我的罪君生日快乐!!【儿童节快乐x】(。・ω・。)ノ♡

++++++++++++++++

因为最近突然加大的工作量,鹤阿和湛水罪已经差不多快有一个多月脚不着家了。忙忙碌碌的工作虽然并不算棘手,但机械性的重复和琐碎的细节也让人头大。好容易挨到能在家好好休息几天的时候,湛水罪几乎是撑着眼皮洗了个澡就把自己塞进了被子,以至于忙得忘记了时间的他根本没记起来明天到底是个什么日子。


因而次日上午在一堆布偶里醒来的时候,湛水罪的脑子是当机的。他瞪着自己那双鸦黑色的眼眸有那么几秒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是否还正常躺在自己家里,直到目光扫到自家窗户外熟悉的景色时才重重地松了口气,在布偶海里挣扎起身,一个不留神还抓了一只狐狸形状的玩偶在手里。


鸭子、绵羊、猪、牛、狐狸还有鸽子,各种动物混合在一起几乎淹没了寝室的房门。湛水罪坐在床上思索了一会儿,挑来捡去也只有鹤阿那个家伙会没事跑进自己家里放一大堆玩偶,并且自己还没有中途被惊醒,一觉睡到大天亮。


事到如今,即便迟钝如湛水罪也反应了过来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日子。盯着手里白色的狐狸玩偶看了一会儿,湛水罪最终没能抵挡住可爱毛绒物的诱惑,抱着这个柔软的一团站到了家里的日历前点了点。


嗯……五月、六月,六月一日。


日历上标注着儿童节的那天被谁用红笔画了个并不算好看的花丸,还在空余的地方标了个小小的吐舌的表情,不用想都知道是哪个人画下的。


无奈地柔和下面部的线条,湛水罪把狐狸玩偶揣进衣领,光脚进了厨房。他本来想给自己做个简易的早餐,却在拉开冰箱门的一刻被里面塞的各种菜肴吓了一跳——已经根本不是早餐的级别了,那个程度根本是午餐或者晚餐了吧?呆愣地从冰箱里拿出一碟炒菜,湛水罪混乱的脑袋里想到的只有“根本吃不完吧?”,这一个根本不能算是问题的问题。然后把菜肴放在微波炉里热了热,便有点小心地试了一口。


非常正常,没有刺激性的味道也没有奇怪的添加,正常得不像是鹤阿能在他生日的时候干出来的事情。


虽然对这个结果有点惊奇,但几番思索之后湛水罪还是安心地接受了这份还算不错的生日特别待遇。


那么问题来了,策划了这一切的鹤阿去哪儿了?他们两个在过去的一个月一样累的半死,昨晚到了宿舍就各回各家梦约周公去了,要是按照他自己这个疲惫度,鹤阿到底是什么时候醒过来溜进他家,弄了一大堆布娃娃又用菜塞了一个冰箱的?


百思不得其解的湛水罪享用完美味的早餐后换了一套比较休闲的衣服,准备出门逛逛,顺带看看鹤阿在不在家。凭着和鹤阿搭档了这么多年的经验他猜到对方昨晚这些后十有八九不可能老老实实待在家里,于是只是象征性地敲敲门确定了一下,随后便抱着轻松愉悦的心情上了街,盘算着今天要不要去买点什么来做一顿丰盛的晚宴。




久违踏上村里街道的感觉着实不错,尽管湛水罪并不怎么喜欢和别人交流也很喜欢站在满是人气的街道里,不受干扰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由于上午的蔬果一般比较新鲜,所以他决定现在就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中意的食材,好在晚上试试他之前就有学完却一直没来得及尝试的新菜品。


“哟,湛水君回来啦。要买些什么?今天的菜都很新鲜哦。”


一复一日在菜市场报道的好处就是在菜市里混了个脸熟,差不多所有的老板看见他的时候都要和他寒暄几句。一开始湛水罪还有点不太习惯有陌生人主动和他打招呼,但久而久之也把这当成了习惯,甚至时不时主动挑起一两个话题。


“嗯,请给我装一些茄子和番茄。土豆也要些,刚按往常的量,谢谢您了。”


“欸呀,你才是出任务辛苦了。都快一个月没见了,送你一些萝卜吧,做凉菜也可以。”


卖菜的老板看见久不见面的湛水罪都很热情,简短的交谈间除却要买的食材又塞了一大堆应季蔬果给他。结果左塞几下右塞几下,还没走上小半条街,湛水罪的手上就没了空闲的地儿,连本来预计要买的点心都买不了了。


“嗯?前辈?”


正当他思考接下来是要回家还是去做些别的的时候,不远处熟悉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他自然地出声想问对方晚上要不要来自己家里吃饭,却没想到对方在听见他声音的刹那间像是逃跑一样立刻瞬身转移,留他一人停滞在原地满脑袋问号,整一个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今天穿得很奇怪吗?


湛水罪下意识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穿着,怎么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离最后一道炖菜做好还有三十分钟,湛水罪看了眼时间,手肘撑在餐桌上眼皮上下打架。按理说他昨晚睡得够饱了,现在不应该再打瞌睡,可不知怎么的,他就是驱不散自己的睡意,在一番挣扎之后还是睡了过去。这一睡就不知道睡到了几点,醒过来的时候眼前乌漆墨黑一片,显然是被什么东西蒙上了眼睛。


“……?”


身边很明显有人的气息,熟悉的声音让他提不起一点警惕。他慢慢抬手拉掉那条本来就系得不太紧的布条,一时间明亮起的视野里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仿佛魔法一样,房间变成了巧克力色的天地。各色的可爱物什堆积在各处,原来简洁的有些发空的房间此时被可爱的气息填了个严严实实,即便是最普通的日常用品也被点缀上了可爱的饰品。而无疑是“罪魁祸首”的他的搭档和前辈笑着看着他,一人头上顶了一对毛茸茸的狐狸耳朵。


“祝你生日快乐呀,罪君!”


也祝你,儿童节快乐。




END


【天使组】工作什么的推迟一点也是可以的

是硝、Zelig【泽列格】和一号三只一起住在Zeli家的状态,终于把Zeli第一次看日出这段也一起摸出来了w

++++++++++++++++++++++

如何快速地置人于死地?


若是拿这个问题去问曾经的泽列格,他可能会犹豫不决地给不出答案。第一次握刀的时候,他的对面是一个年龄和他相仿的孩子,那孩子被束缚在实验台上,和他一样是案板上的鱼肉,却可怜的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惊恐地盯着拿着刀的他,漂亮的棕色眸子里被水汽打湿,湿漉漉的让他没来由地感觉脊背发凉。


没有所谓的怜惜和负罪感——在后来读过的书里认识了这两个词,可始终不太明白他们所代表的含义,他记得自己向那个孩子举起了刀,刀刃首次刺入温热的身体,带出大量散发着腥气的液体。


那个孩子没有马上死去,他的刀错过了要害。人被割开单侧肺叶之后短时间内还是可以呼吸的,而他的刀不巧就只刺中了其中的一片,连带着割开向上的一大片肌理。可怜的孩子在被他自己的身体捂热的台面上疯狂挣扎,张大的嘴巴因为肺部的抽痛发不出一点声音。


如果他不做的话,他会和这个孩子得到一样的下场。所以基于这个借口,他不必把眼前的这位当作自己的同类。他的哥哥为了他自愿死去,那么,他绝对不能因为这么无聊的理由止步于此。


于是泽列格重新握稳了刀柄,在白衣恶魔刺耳的威胁里静静地用刀刃抵住那个孩子的脖子,如同他现在把刀贴在追杀他的人的脖颈上,大力地抹开一道艳红,然后被喷溅出来的鲜血浸湿了衣物和脸颊。


颈部、后脑、后脑、两肋和腰,随便一个地方就能干脆地将人送入死亡。多年的杀戮已经将当年那个刀都会刺偏的孩子培养成一个谙熟于取人性命的人形武器,雪亮的刀刃即便被折断,也能以尖锐的断面毫不留情地切入左软肋的脾脏,甚至转过一圈将那里的血肉翻搅揉碎。


敌人的血和自己的血混交在一起滴落到地面上,在最后一只政府的走狗头身分离之后,他的身体也几乎到了极限。失血过多带来的眩晕感让泽列格几乎撑不住发软的身体,虚弱感像水草一样抓住了他的身体,企图把他拖向无意识的深渊,每一下的呼吸都像是下一秒就要终结般的脆弱。


就在这时,天空起了微妙的变化。一直疲于奔波的少年这才记起他几乎用去了整个夜晚逃亡。他慢慢地将目光投向那燃起一簇金色的远方,天幕与地面接合的地方正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灼化覆盖在他眼上十余年的黑夜,展示给他这世间本来的面目。


他知道,黎明到来了。




“天边的黑色先是浅了一些,然后边缘泛起了柔和的白色。灼目的圆日从平直的地平线徐徐升起,带着透明的金红将大片的天空晕染成长岛冰茶的色泽,流淌进看见这一幕的人们心里,勾着人们沉醉在它的美丽与宁静中。”


书上说的日出和他那次看见的有些许不同,但依然是足够他记上一辈子的绚丽。他特地将这一段简短的描写记在心里,而他所见到的景象亦没有让他失望。


难得是个好梦。


躺在家中柔软被子里的泽列格睁开眼默默想到,有点意外自己什么时候躺在了床上。昨天接的单子难得让他受了重伤,一路跌跌撞撞回来,坐到地板上用虽然有效却无比刺痛的特效药止血的时候他已经神志不清,接近于半昏迷的状态,草草地往主创口上裹了一层纱布就两眼一闭不省人事。现在竟然好端端地躺在床上,想必应该是被家里的两个人醒了之后搬上床的吧。


理清好头绪,知觉也随之一点点回到了身体之中。敏感的身体让那些本就令人难以忍受的疼痛更加强烈,即便全身都是被柔软的床铺温柔包裹着的,泽列格依然能感觉到那苦楚如石磨一样不断碾压过他的四肢百骸,残忍地撕裂他的神经,就连维持生命的呼吸在这种情况下也仿佛索命的诅咒一样,扯得他的胸腹一阵阵颤抖。


不过只是这种情况的话,他也习惯了。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带着半伤的身体持续进行过任务,拖着那长期过载的身体他也都坚持了下来,而如今他的身体比以前好了很多,想来这个程度的伤害,他应该还是还能应付的。


考虑到之前连续接下的单子,泽列格对着天花板发了几秒呆,然后便强支着身体抬起上身,打算下床去吃些东西。这个时间一号和硝大概已经吃过早餐去逛早市了,不管怎么说他也要先找点东西补充一下体力。


努力同酸痛的身体做着斗争,一时间连注意周围环境的注意力也被挪用去抵抗躺回床上的惰性。本就因为在家而放松了警惕的泽列格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个人正向自己快速靠近,猝不及防地让对方按着他的额头把他塞回被子。


“硝?一?”压根没反应过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的泽列格怔怔地问,看见一下子甩掉拖鞋窜到床上的一号便更茫然了,完全搞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伤患就好好在床上躺着,出门禁止哦。”


“出门禁止!”


两个人围在他身边一唱一和地给他下了禁令,衔接度精准的像是排练过一般。闻言乖巧不动的泽列格躺在被子里眨眨眼,似乎明白了什么,嘴角忽地弯出了一个自从他和硝学习过笑之后最自然的浅浅笑容,连带着那双一向不经意间散发着凌厉的眼眸也融化了下来。


“好。”


工作稍微搁置一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END

最后,还是约稿hhhh这是一张有声音的图片x抱怨搭档二人组x大约是喝高了的俩x之后要相约揍搭档hhh
【太宰啊!!!】
【鹤阿啊、那家伙啊!】

Zeli相关x p1是约稿x

【原创/人设】天使组




分别是 @狐漢三。 阿鹤鹤家的孩子硝,和自家孩子Zeli的设定x他们是天使!估计之后会持续更新信息★

【综漫/原创】大型归档集合,持续更新


【坂田银时/旗木卡卡西】(银毛组)

《灰色与青》(完结)上篇    下篇

《越界行为》(完结)01

《不良嗜好》(完结)01

《育儿日》(连载中,混原创黑毛组)01



【G氏宇宙空间中心医院】(罗罗诺亚·索隆/坂田银时/旗木卡卡西)(连载中,香索元素注意)

[设定篇]

[日常篇]    01



【带卡/香索/土银】我和我令人头疼的邻居们(完结)

01



【鹤阿/湛水罪】(原创/黑毛组)

[各式段子集合](持续更新)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求助】想和前辈组队结果好像被前辈嫌弃了怎么办qwq](连载中)

01    02    

[【爆炸】罪大冰块更新照片了!!!](连载中)

01    02    03    04    

[祝你生日快乐!](完结)

01



【硝/Zelig/一号】(原创/天使组)

[各式段子集合](持续更新)

01    02



+++++++++++++++++++++

此后你们还会发现这个归档会丧心病狂地混合进来很多东西XD原创组的故事大多会时不时混合各种别的剧组人物XDD混合进啥看我最近喜欢啥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