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

#TMNT2012#RL#日常段子一则

挺久没写的了x有点手生xx不过食用愉快w

+++++++++++++++++++++++++

他们又吵架了,一如既往。他愤怒地指责着他系着蓝色头带的兄长,眼中的怒火近乎要将对方燃烧殆尽,蒸干那两潭暗流汹涌的深水,探知到那人心底积郁下的一切。

温度仿佛降至了零点,剑拔弩张的不安萦绕在他们其余两个弟弟的心头。但年长的两人最终却没有动手。红色头带的变异龟反常的沉默不语,紧接着连一句话都不愿留下,大步离开了他们地下的巢穴。因他脚下生风而飞舞起的尘土散在空中,弄得剩下的三人不自觉的打起了喷嚏。

穿梭在楼房之间,夜晚的纽约仿佛一片沉着繁星的海。他疾行在这翻滚着海浪的地域中,翻飞的血红在他身后肆意张扬。此刻的他全身心的将自己投入到这场直到他的能量耗尽为止才会停下的奔跑,塞了太多令他烦躁的画面的大脑在窒息感中变得空白。

血、差点被刀刃刺穿的胸膛、碎掉的双刃和——那双看不到底的眸。

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又看见了地狱,短暂的失神让他脚下一滑重重的摔在某栋高楼的楼顶。他俯身在那冰冷的水泥表面上剧烈的喘息,胸口紧贴地面。尽管缺氧带来的麻痹感拂去了脚腕上传来的抽痛,但长时间的超负荷的运动依然让他动弹不得。

发黑的视野中不知为何又浮现出他哥哥的那张阴魂不散的脸,那人扬起的温和笑容叫他作呕。就因为这个人的自以为是,他今晚差点就要再一次体会到失去自己的兄长的感觉。他眼睁睁看着那该死的大脚帮的忍者的刀刃逼近兄长的胸膛,若不是紫带的弟弟及时出手,恐怕他今晚一定会抱着那混账的尸体回家。

狗屁的自我牺牲,狗屁的责任。

他咬着牙翻了个身,仰面看着漆黑的夜空。温热的液体在他眼角旁的布料上晕染开一片深色,浅淡的痕迹很快就被夏日温和的夜风吹干了。

“多少,也试着依靠我吧。”

微不可查的呢喃不知飘入了谁的耳。




END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