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

【双卡/带卡】段子一发,字面意思的水仙和带卡成分x


1.大概是暗部卡x六代目✔

2.关于暗部卡,因为是忍术+科学一类制作出来的复制品,以战后六代目做的蓝本,所以并没有写轮眼,但是记忆停留在暗部时期。对于他来说他周围的一切对于他都没有任何意义,只有六代目是他唯一的存活意义,有点病态依赖注意✔

3.活在记忆里的土哥✔

以上能接受的话祝您食用愉快x关于这个段子的具体解说在最后✔

+++++++++++++++++++++

“您该回去了。”

银发的暗部立在六代目的身后恭敬的半跪在柔软的草坪上,双眼却毫不避讳的直视着前方人的背影。他看着他在这里僵立了许久,久到他生出了些许的担心,开始考虑要不要强行把衣着单薄的火影带回家里。好免得第二天他还要去满木叶抓一个病号,阻止他带病继续为村子挥洒心血。

“再等我会儿吧。”

六代目在他的暗部看不见的角度眨巴了一下眼,依然停留在慰灵碑上那一片划痕上指尖轻轻的颤抖着,冰冷的温度自石碑扩散到他的全身。他又想起了他和那个名叫宇智波带土的人在战场上的最后几面,不论如何,他终是无法遣散一直盘旋在心底的那份阴郁,被它幽灵一般的身影长期困扰着。

虽然有关这里的带土的事情,他其实曾同他说过。但对于银发的暗部来说,这里并不是属于他的世界,所以不管这里的带土变成了什么样子都与他无关。他的记忆里永远只有一个定格在十三岁的阳光少年,而不是一个罪大恶极的四战BOSS。因此他没有资格和立场去评论他们的事,或者假惺惺的去安慰对方。

如果做不到感同身受,那么还是闭嘴的好,建立在自恃聪明上的劝慰往往会叫人更难受。

“不,您该回去了。就算您不想考虑自己的身体,也要体谅一下我啊。”

无奈地起身,少年径直走向他会为之献出一切的人,把身上的斗篷脱下来披到了那人身上。

“毕竟你可是我的啊。”


END

解说:

其实最后暗部卡表达的意思就是【我只有你了,所以你不能死】xd既是温柔又是残忍xd暗部卡真的是很关心六代的,因为根本上说是一个人,他对于六代的心理就算不能完全理解但是也能猜到个六七层x他知道六代对于他自己什么态度,出于【不想被抛下的私心】和单纯的关心,他于是就这么表达了,虽然他知道他这是在束缚六代xxx关于土哥,两只卡都是都是喜欢着的啊xxx尽管一个是记忆停留在少年时期,一个是成年以后碎成了渣xxx( •̀∀•́ )

评论(1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