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毕达鸽拉斯。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Zelig】孽障

“Zeli,答应我,活下去。”

孩子空洞地睁大双眼,看着与他长相无异的人用刀冷酷地切开了自己的脖子。残忍的一切只发生在短短的几秒之间,那人的指传递到他的脸颊上的温度甚至还未冷却。

对方自始至终是笑着的,就算重重地跌落到地上,他的嘴角也不曾停止过上扬。Zeli觉得他的哥哥应该是高兴的,可被对方的血液溅了一身的他却不懂这里到底有什么有趣的事能让对方笑的出来。他只知道他的哥哥要死了,而他则要被对方独自留在这个只由金属构成的冰冷的世界里。

血,全部都是血。尖锐刺耳的警报声几乎将他的耳膜震裂。他茫然又无力地跪坐在他哥哥血汇集成的血泊之中,含在眼中的晶莹不自觉地从眼眶中滚落了下来,慢慢冷却,最后坠入一片纯粹的红。

世界仿佛停止了运作,所有的色彩在他眼中悉数殆尽。绝望的战栗悄悄爬上他了的脊背,在他被穿着白大褂的人粗鲁地按倒在地的瞬间爆发开来,将他游离在外的精神束缚回狭小脆弱的躯壳间,勒得他无法喘息。

这时他才想起来他是会说话的,然后发疯般地在满是鲜血的地面上挣扎起来。他试图去拉住他那已死的哥哥的衣襟,可创造了他们的人并不打算给予他一点机会。

痛,好痛啊。

因为失去了珍贵样本而愤怒的人咒骂着把他头重重地按到了地上,大量属于那个人的鲜血顺着他的口鼻呛进了他的气管和食道。痛苦不堪的咳嗽声从他纤细的颈间发出,那恶心的腥甜熏的他快要失去意识。

活下去。

在快要死掉的煎熬里他拼命地呼吸着,Zelig变得混乱不堪的脑子里只剩下他哥哥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那温柔的嗓音在这地狱之中反复呢喃,成了他这一生要背负下去的孽障。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