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兼大型生肉站。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狐汉三。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坂田银时/旗木卡卡西】育儿日①

1.此为坂田银时与旗木卡卡西的cp向作品✔

2.此文里出现的鹤阿与湛水罪皆为友人与我的私人人设,想了解他们的事情可以戳我的主页和【鹤阿与罪君】这个tag✔

3.银毛组带孩子的点梗,来自 @咯咯哒污污污 ✔

4.此为段子集合体,不知道会更新多少发,基本日常温馨有趣向✔

5.此篇与银毛组的短篇【灰色与青】相关,两人的相识均取这篇的设定,没看过的可以自行戳我主页补一下,因为分上下两篇所以嫌麻烦就不贴链接了✔

以上,能接受的话,祝您食用愉快(๑´ㅂ`๑)

+++++++++++++++++++++

『01』


“喂,你开玩笑的吧?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带孩子,这明明是你的后辈。”


眼前的黑发孩子貌似天真地看着长了一头和他全然不同的的卷毛大人,像是完全没察觉对方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不愉快一样,伸出肉乎乎的小手准确地握住了对方正朝自己戳来的手指。眯起来的双眸颇有孩子长大以后的风范,亮晶晶的让银时的心里有些发虚,不得不迅速收手,抬起头看向身旁那位抱着另一个孩子的白毛。


“这不是缺人手吗。而且这两个孩子又没有别的相处比较好的人,要我一个人照顾他们两个还是让我吃一发O派气功来的痛快。”


卡卡西完全没有把人拉下水的负罪感,一手撑着怀里孩子的背又往自己的肩上颠了颠,而孩子也很配合地任他动作,不哭不闹,侧着头直勾勾地盯着卡卡西的面部,板着一张小脸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你也真是会找人。不过人偶君盯着你的脸的视线好可怕哦,你确定他不是要做什么吗?”


话音刚落,被卡卡西抱在怀里的湛水罪就很应景地迅速揪住了卡卡西的面罩用力往下拉,完全不在意卡卡西本人的感受,执着于把那块黑色的布料从卡卡西的脸上扯下来。以至于卡卡西的脸被拉紧的面罩边缘勒出了两道红痕,印在那张缺乏色素的脸上看起来极为显眼。


“等等,罪!松手!”


“哈哈哈哈哈!遭报应了吧,稻草人君!你——喂,你在做什么?!快住手,不要学人偶君啊!就算你们俩长得像也不是双生子啊,就不要搞什么心灵感应的梗了!阿银我的头发可是很宝贵的!听到没!可恶的直发小鬼!”


还没等银时有空嘲笑疲于应付湛水罪的卡卡西,他面前的鹤阿也对他的头发发起了难,刚刚还握着银时的手指的头发不知不觉地摸到了银时的头发上,开始肆无忌惮地揪弄银时的头发,疼的银时把住鹤阿的腰就跳了起来,想要把对方扯下去,又怕用力过大伤害到孩子的身体。最后只能僵持在那里,努力和卡卡西一样苦口婆心地劝调皮作死的孩子放过他。


可怜三岁的孩子正处于精力无限的阶段,又不是特别能听懂大人的话,所以他们对两个人的劝说置若罔闻。直到觉得玩的没趣,才嫌弃地松开手,蹭着两个被他们折腾的筋疲力竭的大人的颈窝讨好地眨眨眼,一副“我超乖,别生气”的样子令两个大人自动给他们插上了小恶魔的角和尾巴。


小孩子绝对是恶魔,绝对是。




『02』


“……银时,把你手里的奶油蛋糕放下,你没看他们都快哭了吗。”


端着一锅肉末菜粥的卡卡西出现的客厅里,及时阻止了银时给两个并不喜欢吃奶油的孩子强加个人喜好的行径。




『03』


家里并没有适合孩子穿的衣服,因此他们必须给这两个短时间不能变回去的小不点买一些衣服穿。于是两个长得很像的帅气银毛大人抱着两个两个长得很像的可爱黑毛小不点出现在大街上,顿时把街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引起了一大波迷之讨论。


“哇,这是什么情况?两兄弟带两孩子吗?但是孩子也长得很像啊,感觉是双胞胎?其中一个的孩子?”


“别瞎说啦,我看他们一定是一对儿,那俩是他们的孩子,不然怎么那么像。”




『04』


就算到达了服装店,卡卡西和银时的耳根也没能落得清净。曾经驰骋于战场的他们的耳力都相当的好,时至今日也没有任何退化的迹象。就算他们本人并不是特别想听,那些窃窃私语也会毫无例外地飘进他们的耳朵,就如此刻。


“你说孩子的衣服都挑完了,要不要给他们推荐一套情侣装?”


“我觉得可以。”


聊的兴高采烈的导购小姐们并没察觉到她们谈论的对象早就把她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




『05』


即便是变成了小孩子,有些事情也是不会发生改变的。就像现在困的不行的湛水罪一下一下地点着头,却并不愿意被抱上床,硬扯着旁边鹤阿的衣服死活不撒手,仿佛鹤阿才是他睡眠的保障。


“罪,乖,困了还是要回床上睡的。”


温和派的卡卡西还在试图用语言劝小不点上床,旁边已经累的不想动弹的银时含着棒棒糖直挺挺的在沙发上躺尸。他听着旁边的人絮絮叨叨地和不听话的孩子单方面沟通,觉得对方简直白费力气,传说中天才的智商还隐隐有下降的趋势。


“我说你直接一起扔床上去不就好了吗?干什么这么费劲啊。”


终于受不了的银时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拿出嘴里的棒棒糖半死不活地指着还在僵持的湛水罪与卡卡西,眼里的鄙夷之色溢于言表。


“……”


然后他的头就遭到了一大块木质积木的袭击,一边的尖角准确无误地扎进了他的头皮里。



TBC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