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这里是Guilt,感谢你的关注。喜欢温柔的人,也想对温柔的你倾注全部温柔。CP向见作品,是个偶尔会涂鸦的写手兼大型生肉站。信息渴望症患者。选择性回FO,极少主动FO人。和隔壁的白毛狐狸同族@狐汉三。是两个黄鹤老板。大型综漫原创混合型选手,不定时刷新三观。

【新快】乐高

1.可爱的一发日常✔

2.来自空间的关键词写脑洞,本次是【乐高】,特意用作复健认真写了✔

3.和之前写的脑洞【北极熊】有所关联✔

以上能接受的话,祝您食用愉快(๑´ㅂ`๑)

+++++++++++++++++++

建造一座桥梁需要花费几年的时间,烤出一盘香喷喷的苹果派则需要几个小时。不论是复杂还是简单的创造都需要以小时为单位来计量,可如果借由手里这小小的立方块来实现,上面那些东西也不过二十三分钟就能建造完毕——按理来说本来应该是这样的。面对眼前那一大堆五颜六色混杂在一起的积木块,黑发少年泄气般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顺势将右手攥着的那一小块积木丢回了由它的同伴组成海里去。


牛皮吹得太大,牛会飞到天上爆掉。


如此浅显易懂的道理,从小开始就在快斗的耳朵里进进出出过不下几千遍。可时至今日,在吃了不下十几次的亏之后,他还是重蹈覆辙,再次栽在了这个年代久远的坑里。


魔术师灵巧的手可以从虚无中捏出一只玫瑰,却不能在简单图示的指导下轻松地拼接出一只鞋子。眼瞧着离工藤带两个小魔头回家的时间越来越近,只拼出了三分之一的模型是万万拿不出手的。毕竟在两个小不点离家前他可是信誓旦旦和他们说过这世界上可没有什么能难得到他这个魔术师的事。


就算一直干盯着眼前的惨况,积木也不可能自己跑到自己应该在地方。在普通地完成任务的可能性已经无限接近于零的情况下,黑羽果断地开始在脑袋里搜寻其他解决问题的方法,捏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旋即露出了一个狡猾的笑容。




“我们回来了。”


去超市大采购了一番的三人拎着一大堆的东西(其实只有工藤在拎)走了进来,还没来得及放下食品袋就看见黑羽得意洋洋地托着一个盖着红布的东西向他们走了过来,那副心情大好的样子让工藤本能地感到背后一阵恶寒——凭这么久的同居经验来讲,一旦黑羽无缘无故地露出这种笑容,那就代表他离倒霉不远了。


线索:出门前的约定、被红布盖着的不明物体、黑羽莫名的笑容。


只见在头脑里飞速整理出一条思路的工藤身子一颤,丢下手里碍事的重物就要往最近的厨房跑。可早就做好了安排的黑羽又怎会让他顺利溜走,电光石火间便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带着过于浮夸的演技和工藤来了一个激情碰撞,硬是把原本还算整洁的玄关在几秒钟内变成了车祸现场,日用品同食物可怜兮兮地躺在散落得满地都是的乐高积木间,不幸成为黑羽肉垫的工藤只觉得自己的后背受到了一万点伤害,离瘫痪可能就只差那么一点点的距离。


“痛痛痛,糟糕!名侦探你怎么也不接住,我拼了半个小时的杰作就这么全毁了,要怎么给他们看啊——”


预料之中拉着长音的埋怨在头顶上方响起,知晓了黑羽到底在打什么算盘的工藤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心情嫌弃起对方近期明显增加的体重。不就是给自己拼不完积木找理由吗,要是他今天从地板上起来发现自己后面起了淤青,他百分百要断了黑羽快斗一周的点心。


“好了,我要被你压死了。快起来收拾。”


熟悉了套路的工藤不打算接黑羽的话茬,平淡地把还在喋喋不休的人从自己身上推开。要是过了这么久还习惯不了对方的做事风格,那他现在恐怕就不能安稳地在家里发愁怎么收拾黑羽造成的混乱,而是直接被气死躺在棺材里了。


不过好在目的达成了的黑羽也不在意工藤的态度到底如何,只是心情好地从工藤身上慢悠悠地爬起来,拍拍自己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眼瞧着就要闭着眼昂首阔步离开“犯罪现场”,却在前脚落地的那一刻痛苦地发出了惨叫,接着失去平衡回归了大地母亲的怀抱。


踩到乐高的疼痛级别是几来着?


冷漠地盯着被黑羽踢到自己手边的乐高,工藤又默默在后面添了句“活该”。



END

评论

热度(26)